目前分類:§短篇§戰國basara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喜歡做夢

喜歡夢裡全能堅毅的主上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的刑事警察局非常熱鬧,因為大家的太陽、精神治療器、可靠的夥伴德川家康大明神終於出院了。

「歡迎德川小隊長出院!」

警局大廳中被歡迎布條、拉炮、小點心、花束和拿著這些物品的男女塞滿,裡頭除了家康、元親隊上的人,甚至還有調到別的單位卻特地趕回來的舊部屬或同事,人數之多、聲勢之浩大都快引起局長嫉妒了。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成站在大谷的收藏室內,抬起手輕輕撫過壁櫃中的刀具,從刀鞘末端一路往後摸,最後握住刀柄將刀拿離刀架。

他將刀鞘抽離一半,凝視銀色刀刃上的紋路,隨意翻轉翻轉幾回後,倏然收刀再抽刀,空刀架瞬間被砍成兩半。

大谷正巧在刀架上半部摔下來時進門,懊惱的看看剛陣亡的木架,上前將架子放回原處道:「三成你別拿我的東西出氣啊,雖然不是什麼昂貴的東西,但也有感情了。」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市的工作室在距離夜店車程一個小時的郊區,該區是眾多有錢人別墅的坐落地,

風景優美且遠離商業區的吵鬧,還搭配最新型的保安系統和比普通社區多上四五倍

的私家警衛。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可原諒……

「三成?」

──嘴上說著『羈絆』、『羈絆』,卻把我最重要的羈絆奪走!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空氣中裡充斥血腥味,放眼望去不是死屍就是斷刃,灰黃的戰場上殺戮無止境的展開。

他踩著殘肢破旗前進,途中砍殺的人多到數不清,鮮血如同小溪般勾出行走的軌跡,但白色陣羽織上卻沒有半個血點。

幾名士兵注意到他,一面嘶吼一面高舉刀或長槍衝過來,神態之瘋狂叫人忍不住懷疑他們是不是失去理智。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康將車開入警局的地下停車場,他想知道鑑識結果又害怕知道鑑識結果,矛盾之下花了比平常多兩倍的時間才把車停好。

家康帶大谷、明智上到警局一樓,腳剛踏上一樓地板就引起周圍人的注目與包圍。

這些人都是來關心家康。家康因為個性開朗、會照顧人又不容易生氣,在局內外的人緣都很不錯,這次意外捲入殺手案件又連續四天沒到局裡露臉,不止同僚擔心,甚至還有退休的前輩也回來關心。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以為抓住一線曙光,回頭才發現還有更深沉的夜在等著──這就是家康此刻的寫照。

他在從北条府開回家的路上滿腦子都是元親的話,雙手掐著方向盤咒罵自己的疏忽,竟然因太急著向三成証明自己沒背叛忘記更重要的事──三成的謀殺罪指控。

這個問題遠比查出誰洩密還棘手,家康和佐助、大谷一樣,雖然沒具體證據但都隱約或確定三成殺過人。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康對北条這個名字有點記憶,當他還是國中生時曾經隨父親去北条府拜訪過,印象中是個頗有歷史的富豪之家,至於詳細內容就記不得了。

而在家康實際聯絡北条府傳達會面請求後,證實他沒有記錯,對方的確是權傾一時的財閥──僅限於十年前。

家康開車穿過北条府最外圍的鐵門,一面前進一面觀看周圍的風景,翠綠的林木、老舊但是打掃乾淨的馬路、偶爾出現的石雕像與園丁,再再顯示宅邸主人相當重視門面。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城市的夜晚是絢麗的,聲色場所聚集的街道尤其如此,燦爛的霓虹燈、華貴又帶有暗示意味的門面、穿著窄裙踩高跟鞋的女郎與貪婪嗅聞女郎香水味的男客們齊聚一堂,編織出一幅充滿官能刺激的圖樣。

小早川就站在這與自身格格不入的風景前,西裝筆挺神志清晰還一副準備慷慨就義的神情,怎麼看都不像是來消費的。

這是理所當然的,他本來就不是來掏錢泡溫柔鄉。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康這方重新振作後以迅雷不知掩耳之勢展開行動,三成那方卻沒有任何進展。

由於三成在掙扎時把自己的傷口扯開,在加上大谷、家康那番威嚇,讓最上決定先把人送到醫院處理傷勢,確定嫌疑犯沒有發燒發炎發瘋起疹子……一切正常後才送到看守所。

然後整個下午的時間就這樣消磨掉了。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上來的突然走的也突然,一大票人像陣風般掃進掃出不留痕跡。

家康站在窗戶前目送箱型車、警車開走,直到連聲音都聽不見時,才轉身盯著元親道:「給我個解釋。」

元親嘆一口氣晃晃自己的手機道:「毛利的主意。他在看守所把松永的計畫問出六七成,簡單來說就是松永這混球設局讓你收留職業殺手──石田三成的身分我們還在查,但毛利覺得這部分松永沒說謊──然後再通知檢方過來搜查。」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個回神的是本多,他原本就在車庫後方整理汽車零件,在鐵捲門拉起來前就聽到腳步聲和交談聲,因此對於陌生人靠近早就有心理準備。

本多迅速上前擋住入侵者,雖然只有一人卻憑著過人的身高、身寬和沉默壓力讓最上檢察官與眾警察止步,一時間竟忘了自己是來做什麼的。

大谷趁這個時候把三成拉回來,用拐杖指著陽台道:「你從那邊走,我會盡量拖住他們,但別抱太大希望。」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家康出門上班時三成還在熟睡中,家康輕輕將愛人揪住衣襬的手解開,放回被子中後輕啄對方的臉頰道再見。

而和出門前的輕柔溫柔氣氛相比,局內簡直是腥風血雨都不足以比擬。

有人手拿話筒還要和兩張桌子外的同事大吼要東西,有人影印到一半後頭排隊的人就激增兩倍,有人的電腦上有五六個視窗,還有人……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康在接近中午時回到家中,他事先打點話要本多把車子開過來,然後連同島津三個人一起把三成抬上車子後座運回家。

島津一併將點滴架、處理傷口需要的工具與敷料留下,甚至當場寫了一張術後處理須知給家康,再三提醒要注意什麼後才離開,足以看出老醫生對三成的重視。

家康自己也是,所以他在將人送出門後沒有做任何休息,馬上返回安置三成的房間──他的房間。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三成分別後,家康連續八天都是在警局度過。

他、元親和毛利在查出監視錄影帶中的人物的凌晨分頭突襲搜索今川生技公司、今川義元本人的住所,兩隊除了帶回十幾箱卷證與電腦外,元親毛利那隊還意外在搜今川家時發現疑似三好三人眾──松永逃逸的保鏢──的蹤跡,只可惜在準備不足下讓人逃掉,但也間接表示今川極有可能和松永掛鉤。

搜索之後就是沒天沒日的閱讀、分析、調查,箱子山迅速佔領作為偵察中心的大視聽室,途中還因為太多台電腦同時運作跳電兩次,整間視聽室瀰漫地獄般的肅殺氣息。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成離開居所一週,這一週的空白讓他一點也不需要擔心沒工作接,一開信箱就有八封委託信躺在裡面──當然,按照三成的規矩通通都偽裝成廣告信。

三成抓出信中的關鍵字,通通貼到另外一個檔案中審視。

以往三成會花上一兩天簡單調查一下目標、委託人和確定難度,不過此刻他只想快點投入案件中,僅是將不是老雇主、價格低於行情的委託刪除後,在剩餘的三件委託中挑了價位中等的一件送出空白回信。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家康和局裡的同仁努力解決監視器問題時,三成也在看自己的問題奮鬥。

三成、大谷和家康分別後 ,的午餐是在一間頗有年代的日式小酒館使用,酒館中的客人坐在榻榻米上,中間由仿格子紙拉門的屏風區隔,頂上掛著的則是泛黃的燈籠,此外還可以聆聽三味琴師的演奏,風雅又別具韻味。

面對如此舒適的空間,三成卻一點也無法放鬆,左手從上計程車就一路握拳到酒館裡。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谷搭乘的班機因為轉機時的天候不佳、臨時機械故障,竟然延誤了整整一天才到達目的地。

不過大谷孤家寡人一個,就連寵物……更正是好友三成也事前寄放在家康那兒,就算遲一天回家也不用擔心什麼。

大谷拖著行李拄著柺杖悠悠哉哉的穿過機場自動門,站在馬路上正在思考要去哪吃飯時,馬路盡頭突然衝出一輛轎車,以驚人的速度飆過大谷眼前後迴轉停下。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有限所以按照慣例鎖起來,密碼提示:本篇的配對是?(兩個字)儘管政宗和小十郎化解心結回去了,煮出來的菜,為了消耗這些菜而請來的醉漢們也不會消失,家康、本多和佐助三人忙到凌晨三點多才把剩菜、髒碗盤處理好,叫計程車把人送回去。

佐助把幸村扛進計程車後座──元親、小早川也在裡頭,自己繞道助手席開門上車,靠在車窗上向家康、本多道:「今天……不對應該是昨天受你們招待啦,下次有大餐別忘了再找我們來。」

「怎麼可能會忘記你們呢。」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