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第六曲:家族Ⅱ§(試閱)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刀撞到泥土,達瑪悟愣住,前一秒還在他底下的人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過是個人類……」

阿迪亞夫的話語隨風飄來,達瑪悟還來不及辨認聲音位置,頭、手、肩膀與腳就被龐大的壓力擠壓,整個人趴在地上。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達瑪悟無法告訴老爺爺答案,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眼前發生何事。

唯一能確定是,只有阿迪亞夫絕對有問題。

達瑪悟必須在太陽下山前摸清一切,或怎至少知道對方大概的底,他焦急的在圓牆前走動,試圖將迷霧掃開看見真相。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迪亞夫所說的捷徑不只是捷徑,還是一條好走、曲折少的捷徑,一行人──包含體力最差的商人──連腳都沒感覺到痠,就已經看到山谷入口的圓木牆。

達瑪悟作為代表來到牆邊,敲敲小木門等待片刻,門旁開出一個方洞,洞後是一張老臉。

「年輕人有什麼事啊?」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樂章:(二)晴天

一夜大雨過後的早晨特別明亮,湛藍色的天沒有一朵雲,空氣清新的叫人忍不住想多吸兩口。

而達瑪悟幾個人在連日奔波外加熬夜下,所有人都睡過頭,太陽快爬上正中央時才起床,一下樓就聞到食物香。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魔術師……你們是說羅樓嗎?」

阿迪亞夫問,眾人的視線從畫轉到他身上,無言的要求解釋。

「羅樓沒跟你們說過他的名字嗎?」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迪亞夫的家距離平坦地不遠,駕車只要五分鐘車程就能看到尖尖的屋頂。

達瑪悟看著眼前的兩層樓房舍,心中一顆大石放下,下車正要叫黑弗斯、泰兒芙把行李傳過來時,忽然聽到一陣悶哼。

聲音來源在車頭,達瑪悟跑到駕駛座邊,赫然發現商人摔倒在馬旁。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達瑪悟一行碰到非常糟糕的狀況:天上下著大雨,地上是又濕又滑的山地,同時車輪還卡在洞裡。

三個大問題加在一起,導致他們被困在半山腰間進退不得。

達瑪悟、黑弗斯和伊貝站在車尾推車,商人則於前頭努力驅趕馬兒前進,四人合力用盡力氣要脫離凹洞。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樂章:(一)暴雨

大雨洗刷著山谷,山坡路變的泥濘不堪,稍不注意就會摔跤。

在山谷入口的小木屋中,老爺爺透過窗戶往外望,考慮著要不要提前休息。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達瑪悟和伊貝對打的結果相當令人意外,至少場上的兩人都很意外。

達瑪悟看著伊貝──教士不知道第幾次摔到在塵土中,忍不住懷疑起對方是不是沒吃飽就上陣。

「可惡……」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馨尼若、克蕾一直待到太陽下山,才因為公務不得不離開。

達瑪悟將兩人送到門口,他關上房門──黑弗斯笑累睡著了──正想向皇帝、皇后致謝,但卻先被克蕾抱住。

土人愣住,直到克蕾放手都維持驚愕的表情,呆呆的看著皇后殿下。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酒精、美食以及馨尼若的風趣言語、克蕾的溫柔陪伴下,房間內的負面情緒一掃而空。

達瑪悟、黑弗斯和泰兒芙坐在床或椅子上,三人雖不至於開心滿足,可是至少皺眉的不再皺眉,緊張的不再緊張,殺氣更是一點也嗅不到。

達瑪悟剛聽馨尼若剛說完某大臣的糗事,嘴角上揚之餘,忽然想起對方的身分,立刻由喜轉憂問:「馨尼若,你在這邊陪我們沒關係嗎?工作應該還很多吧。」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達瑪悟的祈求還沒得到回應,新的麻煩就接踵而至。

達瑪悟剛踏上通往四人──現在是三人──房間的走廊,就覺得有股說不出的焦慮,他加快腳步往房門走去,很快就看到三名教士站在門口。

當達瑪悟再靠近一點時,他又多看到一個人。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儘管達瑪悟說了超過四次〝慢慢享受食物,不需要顧慮我〞之類的話,三人久違的晚餐還是以比普通人快上三倍的速度結束。

油燈熄滅,淡黃色的月光取代人工光源照入房內,令一切都模糊了起來。

達瑪悟躺在自己的床上,他轉頭往左看,魔術師與黑弗斯的床位上沒有人,只有一顆稍稍凸出床墊的頭。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達瑪悟最後一次看到魔術師,是三天前的花園迴廊。

他記得自己去找對方道歉,可是接下來的腦袋就一片空白,直到被園丁搖醒,才驚覺他昏倒在迴廊,手邊放著魔術師的錢包、外套和一封信。

土人問過每個曾經經過花園、四人房間的人,這些人的答案全都令人失望──從女僕、男官到衛兵,沒人看到魔術師。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樂章:(一)不在的人

夕陽穿過拱型窗照在長廊牆面上,淡橘色的光印隨時光流是慢慢拉高、黯淡,使坐於光芒下的土人更顯嚴肅。

達瑪悟待在長廊中段放有桌椅的休息處,前方是來來去去的女僕、男官,頭頂上還掛著馨尼若祖父的畫像。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奏:暴虐的離別曲

他和她從誕生後就一直在一起。

兩人一同遊走在宇宙中,一同穿梭於世界間,一同目睹生與死。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