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條:事前準備(一)調整男女比率

根據不知道哪裡的科學研究顯示,人在甦醒後需要一小時才會真正的醒來。

換句話說,如果有位學生在七點起床七點半到學校,當他坐在椅子上準備算數學考卷時,大腦的開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所以以我剛醒來不到五分鐘,開機率只有百分之八不到的大腦、視力低於0.1的雙眼,會無法分辨眼前是現實還是夢境也是很合理的。

叫我萬分迷惑的畫面是這樣的:一位唇紅齒白五官可比傑※斯系偶像,身材比例宛如職業男模特兒的美少年側坐在我床邊,用足以讓全世界女人恍神的完美笑容對著我。

美麗,太美麗了,美麗到我必須伸手捏這名帥哥的大腿確認真假。

「好痛痛痛痛痛痛!小雅妳做什麼?」

「我就知道是真的!瑞龍寺你這混蛋,我說過幾次不准擅自進我房間!給我滾!」

※※※※

我費了一番力氣才把入侵我房間的傑※斯系美少年瑞龍寺國農先生趕出去,而拜這場早上勞動之賜,我整個人都醒了。

我穿上制服拿起書包走出房間,迎面而來第一個畫面是堆在牆角裝五色珠珠的盒子,再過去則是餐桌邊的兩條人影──剛剛那位闖入我房間的圍裙美少年,和與之相比也毫不遜色的雙馬尾少女。

而一看到他們兩人,我的心情就沉重起來。

圍裙美少年瑞龍寺國農是幾個月前住入我家的房客,而從他穿著與我同樣的制服,也看的出來我們是同校──兼同班──同學,這位先生有著和他外貌一樣完美的成績單、放到白金漢宮也不丟臉的美姿美儀,入學不滿一學期就成為本校女生的夢中情人。

而雙馬尾少女是瑞龍寺的親戚,名喚鳳香院春嬌,本人堅持其他人要叫他品客──不是洋芋片是粉紅色的英文。他是學期中才轉入本班,靠著草莓糖般的甜美面容、比同年齡人好上二點五倍的身材撫慰了本班男同學的心。

兩人堪稱浪漫校園故事中才會出現的完美男女主角,可惜那只是假象。第一,瑞龍寺他一週前向我告白,目前是死會狀態;第二,鳳香院看起來是女的但其實是男人,而且還是瑞龍寺的堂哥,對親愛的堂弟抱有平均值以上的好感。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這兩人都是馬德拉星來的侵略者。

瑞龍寺、鳳香院都是外星人,他們以人類的能量為奪取目標,以地球的正義使者水晶戰士為敵人,努力一學期後獲得的最大成果是……

「你又賴床了!」

鳳香院春嬌坐在桌邊拿著牛奶轉頭看我喊道:「快點過來,要不然我要把妳的份吃光喔!」

最大成果是完美侵略我家的餐桌,地球能由這兩個笨蛋來侵略真是三生有幸。

我無視鳳香院的呼喊,慢吞吞的移動到桌邊坐下

毫不客氣的指本人的頭道:「哎呀,你昨天是怎麼睡的?頭髮怎麼會翹成這種可笑的模樣?你這樣子還算是花樣年華的高中少女嗎?」

「那你當我是枯樹年華的高中少女好了。」

「妳在說什麼鬼話?還沒睡醒嗎?」

我沉默,轉開眼想從烤箱裡拿吐司,結果這一轉就和瑞龍寺四目相交。

瑞龍寺皺著眉頭拉平嘴角,一副失寵小動物的模樣。

「小雅……」

面對出錯小動物的撒嬌攻擊時,人類方務必秉持不拍撫、不餵食、不理會三原則。

「小雅……」

不拍撫、不餵食、不理會、不拍撫、不餵食、不理會……我是有理智有原則的地球人。

「小雅……」

我把咬一口的吐司丟到盤子上,扭頭轉向廚房,向走出來的父親喊:「喂,讓瑞龍寺過來吃早餐就算了,你怎麼放他進我房間啊!」

父親愣了一下,快步走到桌邊放下滿滿一盤炒蛋,面無表情的凝視我幾秒,忽然扭開頭顫抖的道:「爸爸、爸爸是成年人,所以不會阻止小雅交男朋友,可是、可是……在爸爸不知道的地方做爸爸沒做過的事是絕對禁止的!爸爸很成熟,所以會准小雅和國農那個混蛋在爸爸看得到的地方約會。」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從哪點開始罵,為求節省時間直接說結論:「你是幼稚園生嗎?」

「不是!爸爸是成熟穩重的男人,所以只要有我陪同,就算國農那個混蛋想進小雅的寢室,爸爸也會……」

「原來罪魁禍首是你!」

我操起書包丟過去,拍桌瞪著翻倒在地的父親怒吼:「你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啊?一般佔有慾的老爸應該是不准女兒的男朋友進屋子,而不是不只放人進來還開自己小孩的房門,你是想偷窺我嗎?我不記得我有這種變態老爸!」

「變、變態?」

父親彈起來,手指坐在電視前打盹的果凍大喊:「那果凍算什麼?他都和小雅一起洗澡!」

「我不和果凍一起洗,要果凍自己幫自己洗澡嗎?果凍再能幹都只是隻貓啊!」

「那小時候妳洗澡帶果凍呢?」

「那時候家裡沒人,我怕果凍一隻貓寂寞啊,而且當時果凍一進浴室就閉眼睛睡覺……等等!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件事?」

「不要小看爸爸的情蒐能力,這個家中的一切都逃不過爸爸的雙眼!」

「有時間情蒐還不如去把稿子寫完!」

「唔!」

父親往後退,縮在牆角嘀嘀咕咕。

我坐回位子上,單手撐頭往瑞龍寺的方向看道:「還有你,不要告訴我你現在的興趣是偷襲女孩子的房間。」

瑞龍寺回答:「當然不是。難道小雅不高興嗎?」

「哈?」

「我找了一些地球的戀愛相關書籍參考,像是這本。」

瑞龍寺從自己的書包中抽出一本周刊,我還來不及看清楚封面上寫的是『夢夢』還是『萌萌』,他就翻到中間,整本舉到我面前。

上頭畫著的是有閃亮大眼和纖細線條的漫畫,圖中男主角躺在床上,另外一邊是穿圍群拿早餐的女主角,兩人相視而笑。

……為什麼太陽才剛升起,我眼前就冒出一堆不知從何指正起的事呢?

我的眉頭一下一下抽動,深吸一口氣壓下漫畫道:「瑞龍寺,少女漫畫是作夢用,光看女主角眼睛和臉的大小比率……不對,我的意思是,它和現實有很大的差距。」

「欸?可是先前小雅你拿美少※戰士動畫做參考,我們就一直打勝仗。」

「那是特例。」

「那羊董他們家呢?我在同出版社的另一本雜誌看過很相似的故事,一家人原本以為自己是異性戀,結果一個一個因緣際會找到真命天子。」

「那是妄想。」

「呃……那幸雄叔呢?我在同一本雜誌看過一個作家一樣很會拖稿、很暢銷、長的也很帥,而且花錢方式也很莫名奇妙,家裡堆滿各式熊布偶或玩具。」

「……」我被最後一句重擊,我們家的一樓倉庫目前是被熊貓布偶與玩具佔滿沒錯。

「小雅?」

天國素未謀面的媽媽我想回到現實啊啊啊啊啊啊──

我趴在桌子上,決定無條件擱置議題,回歸正事道:「總之,我不管你是在哪本雜誌上,看到哪個地球人被他人擅自入侵寢室會高興,但我不是那種人,懂了嗎?」

瑞龍寺垂下肩膀,收起雜誌靠近我問:「是我做的不好嗎?入侵方式不對?」

瑞龍寺可不可以拜託你不要在這種地方認真?你是侵略地球的侵略者,不是侵略女性房間的侵略者。

我有預感把話說出來會造成更多問題,改挑別的理由回答:「和你無關,我不喜歡被人看到睡臉,人剛睡醒的時候不是很呆就是很醜。」

「才不會!小雅明明很可愛!」

「碰!」

巨響勾走我的注意力,客廳內的人通通看向鳳香院。

鳳香院左手拍在桌子上,左手掐著完全扁掉的三明治,雙目含淚雙肩發抖的掃視全場,頭一甩踢翻椅子吶喊:「情侶什麼的通通去死啦!」

怒吼的餘威還沒散去,鳳香院人就已經揪著三明治叼著書包跑掉了。

桌邊瞬間陷入尷尬的寧靜中,尤其是瑞龍寺,他一手撐桌面一手留在原位,想追又在猶豫要不要追的樣子。

我為了讓瑞龍寺冷靜下來,認真凝視他的眼睛提醒:「總而言之,不准擅自進我房間,記住了沒?」

「記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