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盜心殘香》心得活動的獎品文。《盜心殘香》作品介紹

◎但由於根據當時的票選,本文的背景不是原背景,是現代背景。

◎另外兩個屬性是騎乘位、ABO

◎沒看過《盜心殘香》應該也看得懂,只是可能會稍稍點破書中的伏筆,請自行斟酌閱讀。

◎預告一下,《盜心殘香》續集進行中!

 

當岳千山打開自家大門時,相迎的除了幽暗的玄關,還有落在跟前的鐵絲──自己插在門縫的預警道具,他愣了一秒迅速將手伸進西裝外套,抽出槍袋裡的配槍,放輕腳步貼著牆壁往屋內走。

他沒有開燈,僅憑藉窗外的燈光、對自家擺設和格局的記憶前進,近乎無聲地巡過客餐廳、廚房和浴室,隔著紗門掃視後陽台,再前往自己的臥室。

臥室的木門處於半掩狀態,岳千山靠近門縫向內窺視,視線掠過堆滿文書的電腦桌、披著風衣和西裝褲的折疊椅,最後落在被褥凌亂的單人床上,凝視蓬鬆的棉被片刻,放開手槍甩開門扉,大步走到床前一把將被子掀起。

被子下躺了一名青年,這名青年身高和岳千山相仿,但肩膀的寬度和厚度都遜於前者,裹在合身青袍內的腰肢也更加纖細,折起的手足更是修長優雅;及腰黑髮披散在肩膀於枕頭間,凌亂卻未給人毛躁感,在霓虹燈和街燈的照耀下甚至微微泛著金光。

而青年的容顏雖被髮絲掩去大半,可是單憑新雪般的面頰、紅梅似的唇瓣、宛若玉雕的鼻頭,便能讓人感受到這張臉的美麗,並且深深被其吸引。

……當然,前提是不清楚青年的身分和性格。

岳千山屬於清楚的那方,因此他僅是將被子扔到一旁,雙手抱胸注視床中人道:「卷殘香,別裝睡了,我知道你醒著。」

青年──卷殘香──長睫一顫,睜開雙眼望向岳千山微笑道:「哎呀,這不是岳兄嗎?三個月不見,你的氣色更糟了。」

「還不是拜某個興趣是順手牽羊的混蛋醫生之賜!你知道你在大英博物館幹的事,讓我加班多久嗎!」

「國際刑警真是辛苦啊,需要為你配一副補氣調神的藥方嗎?」卷殘香偏頭笑問。

岳千山的臉上浮現青筋,開手正要把人轟出去時,一股梅香忽然撲鼻而來,令他的身體一秒僵直,望向卷殘香目光由惱怒轉為驚愕:「你是Omega?」

「是的。」

卷殘香從床上坐起,看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刑警問:「你為何這麼驚訝?最常用『萬年發情Omega』來形容我的人不是你嗎?」

「但我沒想到你真的是Omega!」

「Omega大多外貌出眾、體態纖柔,就我的外型,我是Omega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卷殘香偏頭問。

「單就外型判斷是,可是……可是哪有Omega能獨自撂倒一個小隊的Alpha!」

「話可不能這麼說,正是因為一整隊都是過分自信的Alpha,我才能盡情玩弄他們。」

「你……唔!」

花香再度襲向岳千山,先前因為過度詫異而被遺忘的Alpha本能隨之抬頭,讓刑警的體溫開始攀升,西裝下的肌肉由舒展轉至微隆,跨下更是迅速充血。

而這一切卷殘香都看在眼裡,嗅嗅空氣中越漸濃重的梅香,偏頭苦笑道:「儘管在中招後十分鐘內便打過抑制劑,但對方的誘發劑是特製的,又正巧對上我的週期,還是沒能壓制下來啊。」

岳千山沉默,在屏住氣息和大口呼吸中掙扎,為了維持理智將指甲掐進掌心,並且勒令自己挪動雙腿往後退。

「不過雖未成功壓制,也爭取到逃跑的……岳兄,你在後退嗎?」卷殘香眨眨眼問。

「有個快進入發情期的Omega在我面前,我不後退要前進嗎!」

岳千山怒吼,然而此舉令他吸入一大口香氣,後挪的腳跟瞬間定住,投向卷殘香的眼神除了忍耐與焦躁,還有灼熱的慾求。

同時,空氣中飄散的也不僅有梅香,還多了一股沉厚的皮革味,兩種氣味在幽暗的房內繚繞,令前者越發甘芳,後者越漸苦醇。

卷殘香仰首深吸一口氣,雙頰泛起潮紅,眼睫半垂陶醉地道:「岳兄的氣味還是如此撩人,光是嗅聞就讓我渾身酥軟。」

「你……你在打什麼主意?」

岳千山抖著聲音問,知道自己該立刻退出房間,可是別說是控制腳足退離了,光是不要撲上去就耗盡他的意志力。

「一個Omega在發情期降臨時,主動來到Alpha的屋中,能打什麼主意?」

卷殘香反問,無視刑警的努力,爬下床鋪來到對方面前,舉手環上岳千山的頸子,將下身貼上另一人膨脹的褲襠問:「這位年輕有為的Alpha,想和可愛的Omega樂一樂嗎?」

岳千山沒有答話,雙目如焰的盯著卷殘香過分端麗的容顏,靜默足足一分鐘後倏然抬起手,用力將人推開。

「岳兄?」卷殘香跌坐回床上。 

「我不幹趁人之危的事。」

岳千山別過頭,一步一步緩慢地走向門口:「我回局裡過夜,這裡隨便你用,但別給我搞出命案。」

卷殘香壓在床畔的手收緊,看著即使渾身僵硬、頸冒汗珠仍堅持朝房外移動的刑警,站起來快步來到對方身後,將收在袖內的銀針刺入岳千山的頸側。

岳千山脖子一麻,本能地轉身往後看,但在身軀才剛迴轉,雙腳就失去站立的力氣,搖晃兩下往前墜。

卷殘香拉住岳千山的身子,讓人坐到門邊的電腦椅上,瞧見刑警睜大眼睛瞪著自己,輕觸銀針嫣然一笑道:「放心,這只是暫時的,把針拔去後休息個五六分鐘,你就又能走路了。」

「你知道做下去會發生什麼事嗎?」

「當然,我是醫生,雖然不是產科,但很清楚Omega在發情期與Alpha結合會帶來何種改變。」

卷殘香將手伸進衣袍內,解開褲頭上的鈕扣道:「在被Alpha咬破腺體、進入生殖腔射精下,該Omega有七成的機率會受孕,然後百分百會被該Alpha永久標記;而就算不咬破腺體、射在生殖腔外,也會造成至少三個月的暫時標記,以及一成的受孕可能。」

「既然知道,你為何……」

「因為我想要。」

卷殘香鬆手讓布長褲落地,跨過堆疊的布團,岔開裸足跨坐在岳千山的腿上,捧起對方的臉道:「我想被你標記,因你受孕。」 

岳千山睜大眼瞳,看著卷殘香久久不語。

「說實在的,我沒想過自己會渴望被某個Alpha標記。」

卷殘香抽出岳千山的腰帶,挑開釦子拉下拉鍊,掏出刑警長也粗得驚人的陽具,溫柔的撫弄道:「也沒妄想過,會有人在將我摸透後,還是溫柔的對待我。」

「我對你才不溫柔!」

「不,岳兄很溫柔,非常非常溫柔。」

卷殘香抽去內褲的綁帶,將接近全濕的絲質內褲扔到地上,讓岳千山粗大的性器靠上自己嫩白如玉的半身,目光熾熾的凝視刑警道:「一個Alpha可以標記數名Omega,但你不會,你這個Alpha一旦標記一名Omega,就不會在看其他Omega。因此,作為覬覦你這位Alpha的Omega,會先下手為強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卷殘……」

岳千山沒將話說完,因為卷殘香在他說話之刻將雙手按上對方的肩膀,抬高臀部將刑警的肉柱吞入體內。

卷殘香抿起雙唇,儘管他未曾被標記,但在性事上並非一張白紙,反而有著比大都數Omega都豐富也都瘋狂的經驗,技巧上更是勝過八九成的同胞,然而即使如此,在容納岳千山的半身時仍有些卡頓,沒能爽快的一坐到底。

不過當他忍著脹痛將刑警完全吞入,內穴淌流的水液被肉莖擠出,渾圓莖頂抵上閉合的生殖腔門時,迸發的酸爽感也勝過昔日任何一次經驗。

「果然……無人比得上岳兄啊。」

卷殘香陶醉地呢喃,看著一臉緊繃的岳千山,前傾上身輕啄對方的面頰一下,再踮起腳尖扣住刑警的肩頭起落,感受腸徑於眨眼間撐大、輾平、盈滿,生殖腔的腔口烙上龜柱的形狀,滅頂般的快意在體內爆發。

只是這個姿勢雖能讓性器進得又快又深,對主導者負擔也較大,更別提卷殘香剛結束與仇家的追趕跑跳碰,而Omega的身軀在發情期時又會本能的放鬆、抑制出力好保存力氣應付長時間性交,讓卷殘香很快就感到吃力。 

──早知道就在最佳狀態下手。

怪盜在心底低嘆,身體渴望更激烈的媾和,手腳卻無法回應熾熱的慾望,內壁則在得不到滿足下頻頻抽動,激發的痠麻感進一步消耗所剩不多的體力。

拜此之賜,卷殘香在十多回的抬與坐後,不得不停下來稍作休息,然而他才坐下不到四五秒,臀瓣便忽然被岳千山一左一右托起。

「岳兄……嗯啊!」 

卷殘香倒抽一口氣,岳千山在他說話時鬆手,拖出半截的肉根在地心引力、當事人的重量下,不但迅速歸位,更將生殖腔頂開一條縫,敏感的腔門夾著龜頂,將另一人的軟硬、形貌清楚釘進腦殼。

這僅是開端,岳千山很快便重複相同的動作,掐著卷殘香的圓臀托降,就算以Alpha為標準都過度碩大的性器一次次深插快抽,猙獰柱身裹滿掌中人泌出的水液,再以此為潤滑進入怪盜。

「呃、呃啊!好撐,岳兄的……嗯喔!插到了,生殖腔又……啊哈!」

卷殘香軟下腰肢,搭在岳千山間上的手搖搖欲墜,腳趾在陰莖搗上腔口時捲曲,眼瞳也籠上一層水霧,抖著雙腿沉浸在刑警的充盈中。

包圍兩人的空氣也悄悄改變,皮革味和梅花香由壁壘分明轉為彼此纏繞,前者的苦澀降低些許,後者的甘柔也褪去幾分。

──生殖腔……要打開了。 

卷殘香扶在岳千山的肩頭喘氣,具體感受到刑警的性器頂開生殖腔的腔門,渾圓的龜頭、微微翹起的冠溝、粗硬的莖身擦過腔口,正式進入未曾被Alpha沾染的器官。

這令卷殘香湧起顫慄感,他的生殖腔的位置天生比別人高,即使是Alpha也不容易觸到腔口,可是岳千山不只碰得到,還能將陰莖插入一截。

而當岳千山小幅度挺抽腔口時,顫慄感頓時化為令人心神蕩漾的極樂,使卷殘香嗚咽一聲,難耐的擺動腰桿相迎。

「哈……完全、完全鬆開了,我的生殖……嗯、嗯啊啊──」

卷殘香折起長腿吟喊,強烈的乾渴感由腹部升起,他渾身一抖本能地收縮肉徑,吸吮深埋在自己體內的莖柱。

「卷殘香……」 

岳千山的聲音與吐息吹上卷殘香的肩頸,沙啞的話聲、濃厚的皮革香既令怪盜安心,也加重腹內的飢渴。

「快點……」

卷殘香轉過頭,將頸側──腺體所在位置──靠向岳千山,抽抖著腔穴喘息道:「標記我、注滿我,讓我……懷上你的孩子。」

岳千山以動作代替回答,張嘴咬上卷殘香細白的頸子,陰莖根部在嘴巴咬破腺體時膨脹成結,熾熱的精液隨後注入生殖腔。

卷殘香揪緊刑警的襯衫,在岳千山釋放同時射精,下身隨著體內精水的噴濺輕顫,暖意由生殖腔擴展到全身,將意識融化在高潮和溫暖中。

※※※※

當卷殘香回過神時,已從刑警的大腿移動到單人床上,腿間不見彼此的體液,身上還蓋著一件皺巴巴的西裝外套,空氣裡飄盪著微甜的皮革香,卻不見當事人。

「……別下床。」

岳千山的人與聲音由右方出現,他端著一杯水走進房間,將八分滿的玻璃杯遞給卷殘香。

卷殘香接過水杯,瞧見岳千山坐在床邊拿起手機撥號,靠近刑警窺視螢幕道:「你所屬支局的號碼……你要報警抓我?」

「錯,我要請假。」

「岳兄這種工作狂居然會請假,真稀奇。」

「你以為我想嗎!」

岳千山瞪向卷殘香,不過這記瞪視只持續不到一秒就結束,刑警轉開頭按下撥號鍵道:「Omega的發情期會持續五到七天,這段期間不能和標記自己的Alpha分開超過一小時,我不請假難道要帶你去上班嗎!」

卷殘香烏瞳圓睜,望著一臉惱怒的刑警,揚起嘴角靠上對方的肩頭道:「方才有強上你真是太好了!」

「好你祖奶奶的!把水喝掉,別纏著我!」

「岳兄餵我──」

「自、己、喝!」

岳千山怒吼,不過吼聲還沒散盡,掌上的手機便傳來同事的聲音,讓他急急忙忙推開卷殘香,以彆腳的謊言請假。

卷殘香凝視岳千山的側臉,將玻璃杯中的水一口一口嚥下,口腔、食道和胃袋因水而降溫,但後穴也因此濕潤,水液由臀縫滴下,讓他在刑警放下手機的同時,傾身吻上粗厚的嘴唇。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