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印量調查開始,歡迎填寫!

 

在不少影視、小說或漫畫作品中,吸血鬼是一群白日長睡不醒的怪物,但事實上夜血者──吸血鬼的原型──的生理時鐘固然與人類顛倒,可是清醒的時間、白天昏睡的程度卻是因階級、魔力量與攝血種族而異。

一般來說,領主級夜血者會比戰士、平民級睡得淺;而以日之種族為攝血對象的夜血者,又會比吸食夜之種族的早醒。

曼托菲爾是以森林精靈──日之種族──的血為食的領主級夜血者,在升階前從事還是高風險的賞金獵人工作,導致他不但在同族中特別淺眠早起,還練就無論魔力多低身體多疲倦,只要靠近自己的不是熟悉且預想中的氣息,就會立刻甦醒的防衛本能。

此時此刻,曼托菲爾正因這個項本能睜開眼簾,反手抓住站在床邊俯身靠近自己的不速之客,一個翻身將人面部朝下壓在被褥上。

「哇啊!」

「你想……瓊安?」

曼托菲爾鬆開手收回抵在瓊安背上的膝蓋,望著金髮高束、身穿女僕裝的女精靈,困惑地問:「妳在做什麼?莉亞呢?」

「她輸……不是,她有點不舒服,所以由我代替她服侍您更衣與用餐。」

瓊安從床上慢慢爬起來,瞧見曼托菲爾赤裸的上身,面頰一紅急急忙忙地別開臉道:「我想、想知道您醒了沒,才稍微靠近……接近床鋪看一眼,沒有偷襲的意思,絕對沒有!」

「有也無妨,可以當作訓練。」

「怎、怎麼可以!我、我會把持不住啊!」瓊安捧著臉頰高聲道。

──把持什麼?

曼托菲爾在心底發問,但為了避免瓊安進入混亂狀態,他沒將問題說出口,而是默默下床拿起衣架上的襯衫、長褲與皮帶。

他在換衣服時湧起暈眩,這是身體對主人連續熬「日」所發出的抗議,可是夜血者僅是靜止兩秒,便無視抗議動手脫下睡褲套上西裝褲。

當曼托菲爾繫上腰帶回過身時,瓊安人已經離開床舖,但是臉上的紅暈卻有增無減,淺棕色的圓眼更是呆滯如木丸,一動也不動的對著夜血者。

曼托菲爾愣住,想起自己十多秒前所做的事,挑起單眉問:「莉亞沒告訴妳我怎麼換衣服的?」

「她當然沒……呃!不是,有……只是我、我……啊啊啊──」

瓊安抱頭尖叫,在床邊繞圈跑跳,口中斷斷續續吐著「太、太過分了!」、「我要換工作!」、「莉亞妳這臭蘑菇!」之類的話。

曼托菲爾在叫聲中走向床鋪與壁爐之間的圓桌,在靠於桌側胡桃木餐車上看見五顏六色的水果丁、燙熱的花草茶、一小罐蜂蜜與一大杯鮮血。

曼托菲爾面色轉沉,盯著九分滿的血杯片刻,才伸手拿起杯子一飲而盡。

房門在曼托菲爾放下杯子時開啟,雅絲抱著圖紙走進房中,瞧見在床邊蹦跳不已的女精靈,鎖起眉頭道:「瓊安,靜不下來就去沖水,這樣喧鬧太難看了。」

「難看?」

瓊安恢復冷靜,看向雅絲挺起肩膀道:「等一下!今天猜拳獲勝得到服侍曼托菲爾大人資格的人明明是我,你來做什麼!」

「猜輸你的人是莉亞,又不是我。」

「這跟當初說的不一樣!明明說好我贏就讓我一個人……」

「服侍大人更衣和用餐,我知道,但我不是來幫大人穿衣服或倒茶,是報告森林外圍防禦工事的補強進度,以及森核的備戰狀況。」    

「居、居然鑽漏洞!你這狐狸眼女裝男!」瓊安指著雅絲的鼻子大喊。

「女裝男又如何?無論是精靈、人類還是夜血者的律法,都不禁止男性穿裙子,更何況我只是選擇最能展現自己優勢的服裝。」 

雅絲撩起裙襬伸長右腳道:「我的父母賜給我如此完美的雙腿,包在長褲裡豈不浪費?肥藤腿女。」

「你、說、誰、肥、藤、腿、女!」瓊安怒吼。

「誰應聲就是……」

「夠了!」

曼托菲爾低吼,見到男女精靈一同震動上身,垂下肩膀稍微放軟聲音道:「瓊安,把床邊矮櫃上的梳子和髮繩拿過來;雅絲,告訴我森林的狀況。」

「是!我這就拿過來。」  

「遵命。曼托菲爾大人,請看這張地圖……」

雅絲將手中半身高的圖攤平在圓桌上,瓊安則抓著梳子與髮繩奔至曼托菲爾身後,於同族的解說聲中替夜血者梳理髮絲。

曼托菲爾的手指顫動一下,他的本意是要瓊安將工具拿過來,然後自己整理頭髮,可是女精靈顯然誤解對方的意思,也沒給當事人制止或解釋的機會,導致夜血者只能繃著頭皮,努力將注意力放在面前的地圖與雅絲的聲音上。

「……以上,雖然狂蟒藤的生長速度稍稍不如預期,可是樹冠吊橋、攻守樹塞、箭矢和陷阱的建造進度都超前不少,清水與糧食的儲備量也穩定增加,應該能在大人訂下的日期前,將布洛捏爾森林要塞化。」

雅絲放下手中的筆記本,注意到曼托菲爾抿起嘴唇,立刻傾身向前問:「有什麼問題嗎?」

「你沒提到庫雅荷加,那邊的精靈王還沒回信嗎?」

「有,庫雅荷加女王會持續敞開庫雅荷加與布洛捏爾間的靈脈之路,直到布洛捏爾中最後一名精靈逝去。」

「我問她的不只靈脈之路,還有肯不肯接受布洛捏爾精靈。」

「您的確有,但這個問題被刪除了。」

「……你說什麼?」

「魯雅大人在信件寄出前,將『是否願意收容由敝林出逃的精靈,請盡速回復』幾個字塗掉了。」

雅絲平靜的回答,瞧見曼托菲爾驚愕的瞪著自己,直起腰桿地道:「布洛捏爾的精靈無論男女老幼,沒有一人打算放棄家園,讓您一人對抗紐奧良的獅人王。」

曼托菲爾的肩頭下垂幾分,深吸一口氣道:「夜血者的奪領宣告是……」

「是對領主與其血親、血子發出的檄文,不過只要領地內的居民在進攻開始前離開,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瓊安替曼托菲爾把話說完,放下梳子站到雅絲身旁道:「我們知道,通通知道,但我們不會走,一個都不會。」

「……即使我下命?」

「即使您下令。」瓊安與雅絲同聲道。

曼托菲爾放在腿上的手握起,望著兩名年輕、纖細但神情堅毅如岩的精靈,靠上椅背輕聲道:「接下來我自己來,你們兩個可以下去休息了。」

雅絲的肩膀猛然僵直,瓊安也變了臉色。

「我沒生氣,只是……我想獨處一會。」

曼托菲爾解釋,朝餐車上的花草茶伸手道:「出去吧,如果你們不肯離開,那麼今晚都要守夜,需要積蓄體力。」

瓊安張口想說話,不過雅絲扣住她的手臂,向同族搖搖頭後拉著人離去。

曼托菲爾聽見開門與關門的聲響,在聽見後者時放下伸向花草茶的手,靜坐須臾後低下頭抬起手,將臉藏在併攏的掌中。

這一藏就是四十多分鐘,當曼托菲爾放下手時,花草茶已從燙熱轉成半冷不溫,水果也有一部份氧化變色,他面無表情的將茶水吞下肚,拿起叉子正要吃水果丁時,房內忽然冒出一長串叮咚聲。

曼托菲爾先嚇一跳,接著才想起那是自己的手機鈴聲,站起來在房內繞了兩圈,總算在窗邊書桌的文書堆中找到震動的手機。

手機螢幕沒有顯示來電者,這讓曼托菲爾的手指停在通話鍵上,而手機也在同一秒回歸寧靜。

不過短短三秒鐘後,手機再次亮起咆嘯,這回螢幕上顯示的是曼托菲爾熟悉的號碼與名字,因此他毫不猶豫的按上通話鍵,將手機舉到耳邊道:「埃德蒙多大人?您打來做什麼?」

「不要喊我……算了。」

曼托菲爾的老友兼前雇主──芝加哥的影蝠主埃德蒙多疲倦地嘆氣,先打一個大大的哈欠再說話:「我睏得要命,所以接下來不要打斷我,對於我的問題只能用單字簡答,可以嗎?」

「可以。」

「很好,首先,你沒有接到我的電話,芝加哥對布洛捏爾與紐奧良的鬥爭保持中立,如果你或任何人拿出通話紀錄宣稱我有聯絡你,我會說那是我在床上翻滾時壓到手機,懂嗎?」

「懂。」

「好,那麼第二……」

埃德蒙多拉長尾音,停頓了將近十分鐘才接續道:「糟糕,睡著了,我說到哪了?」

「二。」

「第二,我的某個屬下目前正請假進行全美墨西哥捲餅巡迴之旅,然後你的森林西南方的加油站旁,正好有一家風評不錯的墨西哥餐廳,因此即使他多年來一直遠離布洛捏爾,還是決定壯起膽子過去品嚐。」

「……」

「我建議你也去嚐一嚐,」

手機那頭再次響起哈欠聲,埃德蒙多停頓幾秒才慵懶地道:「最好現在就出發,出門前稍微變裝一下,給我的屬下一個驚喜,我相信他為了回報你,會給你一些不是你最想要,但絕對必要的東西。」

「……」

「我要說的話說完了。再會了,希望明年的社交月還能看到你。」

語畢,埃德蒙多沒有等曼托菲爾便直接結束通話,將精靈主獨自留在映著午後陽光的房間內。

曼托菲爾放下手機,盯著漆黑的螢幕片刻,再次喚醒機子翻出骨骸騎士的號碼。

「古魯塔克,備車,我要出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