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印量調查開始,歡迎填寫!

 

萊奧睜大眼睛,遲了兩三秒才抬起手臂反抱凱瑟琳道:「老天啊,妳也變太多了,我完全認不出來。」

「彼此彼此,我在被你絆倒前,也沒發現坐在池邊耍孤僻的小混混是你。」

「我才沒有耍孤僻,我是在沉思。」

「該反駁的是『小混混』吧。」

凱瑟琳捶萊奧一拳,放開對方揚起紅唇問:「有空和我喝杯咖啡好好聊聊嗎?我請客。」

「我的時間永遠為妳空著。」

萊奧誇張的欠身行禮,再直起腰桿皺眉問:「不過妳真的是凱瑟琳嗎?我記憶中的凱瑟琳不喝咖啡只喝酒,而且永遠忘記帶錢包。」

「當然是!不信的話,你可以現場考我『鐵血戰域』的成就獲得條件,一代到十代隨便你挑。」

「……我相信妳是我認識的那位凱瑟琳,全世界只有她會背這種沒用的東西。」

「掐爆你的蛋蛋喔。」

凱瑟琳對萊奧比中指,再一把勾住對方的手臂,將人往廣場外推。

萊奧沒有抵抗,隨凱瑟琳一同繞過水池經過教堂穿過馬路,來到開在廣場對面的咖啡廳,在店門邊頂著白陽傘的露天座位坐下。

凱瑟琳揮手招來店員,問過今日有的品項後,替萊奧選擇本日推薦咖啡,自己則挑了大杯冰咖啡、木盆沙拉、果醬鬆餅、炸物拼盤和總匯三明治。

「我還沒吃午餐。」

凱瑟琳在萊奧開口前主動解釋,靠上花藤造型的鐵椅背吐氣道:「我一整個上午都在大街小巷裡跑,走到鞋跟都快斷了。」

「妳為了觀光也太拼命了。」

「不是觀光,是工作。我的一個屬下很看好布洛捏爾的發展潛力,而後也的確有做出一點實績,這座城市市中心的大型購物商……」

凱瑟琳見萊奧茫然地望著自己,愣了一下從外套內袋中掏出名片遞出道:「這是我現在的頭銜。」

萊奧拿起名片念道:「阿普頓地產公司董事兼執行長,凱薩琳˙富蘭克斯……妳現在是公司的老闆!」

「精確來說,是老闆之下最大的人。你沒有其他想說的話嗎?」

「其他的話……」

萊奧拉長語尾,思索片刻後指著名片上的公司名道:「妳認識一個叫泰勒˙摩傑克的男人嗎?我上上個月在布洛捏爾的購物商場碰到這個人,他自稱是阿普頓地產公司的經理。」

「他是我的屬下之一。」

凱瑟琳沉著臉回答,單手支頭注視萊奧問:「你該不會忘了吧?」

「忘了什麼?」

「忘了我是個明明被你救過一命,卻因為前男友的一通電話,就不告而別還偷走你的信用卡的女人。」

凱瑟琳瞧見服務生端著托盤走近,闔上嘴等對方將盤上的飲食放下,才拿起叉子攪拌沙拉道:「老實說,我以為你在認出我後,會直接灌我一拳。」

「我沒有揍朋友的興趣。」

萊奧端起滾著金邊的咖啡杯笑道:「再說,你沒把我的卡刷爆,然後所謂的『救過一命』,也不過是給你一杯熱牛奶,再借你一張沙發睡覺。」

「對身上只有雨水、幾枚零錢和小嬰兒的年輕媽媽來說,這是救命沒錯,更別提你之後還幫我帶孩子。」

「誰叫你連抱小孩都抱不穩嘛。」

萊奧聳聳肩膀,喝一口咖啡再放下杯子認真問:「安迪還好嗎?」

「很好,現在這個時間,應該在保母家睡得正香。」 

凱瑟琳叉起裹著紅酒醋與橄欖油的生菜葉,舉在眼前平靜地道:「我在找到那個軟爛男──我的前男友、貝蒂的生父──後,才知道那傢伙聯絡我的原因不是想復合,只是欠藥頭的錢欠到被逼賣腎而已。」

「我可以說:『不意外』嗎?」

「請便。」

凱瑟琳咬住生菜,咀嚼幾回嚥下道:「他要我把你的卡交給藥頭,以往我一定會照他的話做,但當時……怎麼說呢,像是忽然醒過來一樣,我拒絕了,賞了他一巴掌後抱起安迪離開,刷卡買機票回紐約投靠爸媽。」

萊奧的眼睛睜大幾分,勾起嘴角欣慰地笑道:「妳把我的話聽進去了呢。」

「是啊,『家人間沒有不能談的事』,雖然我還是覺得你這話說得太天真了。」

凱瑟琳搖搖頭,再度叉起菜葉道:「我爸媽接納了我和安迪,並且在那孩子大一點後,把公司──阿普頓地產──交給我。」

「如果是妳的話,一定能經營得有聲有色。」

「真希望公司的董事和你有同樣的想法,他們在看過四期財報後,才肯把我當成執行長而不是需要管教的小女孩。」

凱瑟琳望向萊奧問:「你呢?現在在做什麼?」

萊奧的嘴角微微一顫,靜默幾秒才開口道:「在城堡莊園當實習男僕。」

「這附近有城堡?」

「不是這附近,是車程大概一個小時的地方,我和我的上司目前在放假,所以才會在這裡。」

萊奧瞧見凱瑟琳朱唇微啟,在對方說出任何一個字前,靠上桌沿擺出興致勃勃的表情問:「對了,你身上有小貝蒂的照片嗎?我想看看她現在的樣子。」

※※※※

接下來整整兩個小時,萊奧就在小貝蒂的生活照、影片和日常趣聞中度過了,若不是凱瑟琳接到祕書的電話必須返回公司,這亮照片、放影像、說瑣事的時間恐怕還會更長。

「好!這樣你就有我的私人號碼了。」

凱瑟琳站在深紫色的轎車旁,將自己的電話號碼輸進萊奧的手機,再將印著大寫髒話的手機還給萊奧。 

萊奧收起手機,替凱瑟琳拉開轎車駕駛座的車門,於朋友坐進車內後關上門,彎腰微笑道:「就算趕時間也不要飆車喔,這附近的警察抓超速抓得很兇。」

「多謝提醒,我開過來時已經吃過罰單了。」

凱瑟琳繫上安全帶,雙手放上方向盤數秒再滑下,轉頭看向萊奧問:「你需要幫助嗎?」

萊奧垂在身側的手指稍稍曲起,搖了搖頭反問:「不用。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我沒見過你那麼頹喪的模樣。」

凱瑟琳舉起手隔著車窗指向廣場道:「其實我在摔倒前就注意到你了,只是因為你戴著帽子看不到臉,又陰沉得像從雷雨雲裡挖出來,才沒認出你來,畢竟我所認識的萊奧˙多米尼克可是無冕影帝,除非喝醉酒,要不然無論是失戀、失業、生病、受傷還是照顧的流浪貓死了,你都能裝作沒事一樣,讓旁人無從安慰甚至壓根沒發現你受創了。」

「我只是天生粗神經而已。」

「最好是。」

凱瑟琳從車窗內伸手捶萊奧的肚子,仰望青年故作疼痛的臉認真地道:「如果有需要援手的地方,不用客氣,打我的電話,我現在住在紐奧良,開車過來只需要兩個半小時。」

「謝謝。」

萊奧握住凱瑟琳的手,再將其輕輕推回車內道:「假如我需要人包養,會第一個打給妳,再見。」

「你……開這種玩笑,小心我真的養你喔!」

凱瑟琳搖晃中指,動手升起車窗握住方向盤,踩下油門將轎車由巷內駛向大路。

萊奧目送轎車開遠,直到完全看不見深紫色的車尾,才轉身從另一端離開巷子,踩著人行道朝棲身的獨棟住宅走。

當萊奧回到住宅所在的街區時,天空已被夕色染紅,道路兩側的黑鐵路燈半明半滅,合攏的格窗後隱約能聽見電視或交談聲,馬路與人行道上也充滿返家或出門吃飯的男女。

萊奧拉低兜帽穿過這些人,快步由大道拐入小巷,在遠離人聲、車響與夕陽的小路中東拐西繞一陣,才來到與賽巴斯欽同宿的住宅後方。

萊奧打算從後門進入宅內,可是通往黑木小門的階梯上多了一個人,讓他猛然停下步履,睜大眼睛盯著此人。

此人穿著樣式偏老的白襯衫與黑長褲,一頭銀髮僅以黑繩簡單束在腦後,未釦起的衣襟中垂著一枚精緻的祖母綠墜飾,與寶石同色的眼瞳起初對著足下的石階,直到聽見腳步聲靠近才抬起望向聲音源,與停在巷尾的萊奧四目相交。

萊奧的血液、呼吸與心跳瞬間凍結,看著此人壓著階梯扶手緩緩站起來,感覺自己的眼眶迅速發熱,立在龜裂水泥磚上的腳生出拔起奔跑的慾望。

不過萊奧沒有,因為他害怕眼前的人並非自己所期待之人,或者根本是光線晦暗下產生的錯覺,只要自己稍稍一動、一吐息就會消散,因此他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

那人在萊奧的注視下由樓梯上緩緩站起來,步下階梯來到巷末,凝視眼前人的臉龐片刻,才開口以人類熟悉的聲音、口氣輕喚:「萊奧。」 

萊奧的嘴唇先抽動,接著毫不費力地揚起,對面前的夜血者畫出自然、無虛假更沒有一絲演技成分的笑靨道:「曼托菲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