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稿中留言慢回><


【諸神靜止旅遊團】08 第三天:上高地之遊覽車組


魄曦坐在長椅上發呆。

他一向喜歡綠色植物,在生前甚至常常親自照顧花園裡的草木,如今拜旅行之賜,可以坐在一大片修長、翠綠的森林中,享受帶有幾分冰寒的乾淨空氣吹撫,應該會感到十分高興才對。

但魄曦還是坐在長椅上發呆,因為他累壞了。

昨天晚上,他被子夜強制扒光、換衣,然後拖到不知為何空無一人的溫泉池,看著前魔神用黑色觸手在池子裡打拍子唱歌。

和子夜其他行徑相比,這種行為算是可愛的惡作劇,可是對纖細的前仰日大主祭而言,這已經讓他差點精神崩潰了。

所以,即使魄曦身處優美的斜頂屋下,眼前盡是美麗的溫帶林,他還是一點精神也沒有。

而這也是魄曦選擇坐遊覽車到停車場等人的原因,他實在沒力氣走路了。

相較於魄曦的精疲力盡,伊爾則是精力充沛到讓凡賽斯頭痛。

對於朋友特地留下來陪自己,凡賽斯不能說他不感動,只是這些感動很快就被朋友惹出的問題掩蓋。

「凡賽斯……」

伊爾站在停車場休息處的二樓,趴在粗圓的欄杆上遠望森林道:「聽說這裡有熊。」

「真的?」

凡賽斯將目光從藝品店櫥窗轉到伊爾身上,注視綠林的視線染上幾分憂慮。

「真的,卡西歐說過。」

伊爾瞇起眼睛,露出可怕的笑容問:「你喝過熊肉湯嗎?」

凡賽斯的腦袋足足空白兩秒鐘,才意識到伊爾在暗示什麼,他馬上抓住朋友的手,非常用力的搖頭道:「不行!伊爾我們是來旅遊不是來打獵的啊!」

「打獵也是一種旅遊。」

「你要是真的在保護區獵熊,我們會回不了台灣的啊!」

「我們本來就不住台灣。」

「……」

凡賽斯瞪著伊爾,以夾帶憤怒的嚴肅口氣道:「總之,不要去動那些熊。」

伊爾拉平嘴角,看上去是聽從了凡賽斯的話,可是熟悉火之真理的人就知道,那只是暫時性的忍耐。

不妙,這樣下去他會比熊更早遭殃!凡賽斯焦急的尋找能轉移伊爾注意力的東西,逛藝品店?伊爾又不是女人;去找地方喝茶?伊爾又不是女人;去森林裡走走?伊爾會去找熊!

凡賽斯挫敗的垂下頭,眼角餘光掃過左側,看到一條掛在欄杆上的破布。

不,那不是破布,是陷入嚴重消沉狀態的子夜。

伊爾和子夜是各種方面的好朋友,兩個人湊在一起絕對不會沒事做,所以只要……

不行,這樣自己和日本人都會有生命財產安全。

凡賽斯深深嘆一口氣,閉上眼睛正想稍作休息時,聽到了讓他心跳加速的話語。

「喂子夜,起來給我玩。」

凡賽斯一抬頭就看到伊爾用刀鞘猛戳子夜的頭,非常不耐煩的催促道:「你要趴到什麼時候?不過是沒辦法和卡西歐一起撐傘,手牽手親親密密的走在氣氛很好的地方,讓小落可以趁機抱住你老婆,這有什麼好失落的?」

凡賽斯費了一番力氣才讓下巴不至於掉到地上,伊爾居然一口氣說出這麼多、這麼長、這麼分明是故意刺激對方的話,他該慶幸老友找到發洩管道,還是害怕老友的怒氣接近爆錶?

不過話說回來,敢這樣猛踩魔神的地雷,伊爾的勇氣真是令人敬佩。

在凡賽斯於心中對伊爾致上敬意時,子夜已經抱著欄杆哭起來了,黑色的淚珠很快就滴到樓下,引起其他遊客的注意。

當凡賽斯察覺到這點時,一樓已經聚集近十五名男女了,他連忙將子夜拉離,用英文責備對方怎麼把鋼筆捏破了。

凡賽斯將子夜拖到二樓的餐廳中,一群中年男客人中忽然插入三個西方臉孔的人,從店員到客人都忍不住轉頭注視。

凡賽斯尷尬的笑了笑,強迫伊爾、子夜坐下,他看見兩張幾乎完全不一樣的臉,火之真理笑容燦爛,壓力完全釋放;德里斯伯爵哭喪著臉,像個小女孩般不停抽泣。

……往好處想,至少伊爾的問題解決了。

凡賽斯不知道也不想讓子夜提振精神,因為根據他對伯爵的側面了解,消沉的魔神比蹦蹦跳的魔神安全。

但再刺激下去,難保不會有不良影響。

凡賽斯站起來,在離去前拍拍伊爾的肩膀道:「我去洗手間,你看好伯爵,絕、對、不、要、惹、麻、煩。」

伊爾點頭,算是答應了凡賽斯的要求,紅眼從朋友身上轉到子夜臉上。

凡賽斯帶著些許不安離去,下樓到位於隔壁棟的洗手間。

停車場的廁所是獨立的,看上去酷似渡假小木屋,有著和飯店豪華廁所不同的淳樸感。

凡賽斯處理完生理需求,走出隔間洗手,他的視線不經意的滑過出口,看到一黑一紅的人影站在那兒,滴滴咕咕的不知道在研究什麼。

凡賽斯愣了一會,猛然意識到那是子夜和伊爾,他匆忙的關掉水龍頭走過去,再到達同時看到一枚百元硬幣晃過眼前。

「成功。」

冷淡的口氣配上詭異的笑容,伊爾掐著一條細線,線的末端是凡賽斯看到的硬幣。

子夜、伊爾圍繞一個鐵製投錢箱,火之真理將細線上的硬幣取下,讓沾有黏膠的線垂入箱子中。

看到這裡,凡賽斯完全知道這兩個人在做什麼,他面無表情的往上看,一張告示貼在那裡,雖然不懂日文,可是大概能靠漢字猜到是〝使用一次投一百元〞的意思。

告示下是募集廁所運作資金的投錢箱,而他的朋友正利用傭兵時期的生存技能釣錢。

「伊爾……」

凡賽斯顫抖的碰觸伊爾的肩膀,盡量壓低聲音道:「把錢放回去,拜托。」

伊爾緊盯著錢箱道:「我會放回去,等錢全部弄出來後。」

凡賽斯的心涼去一半,他清楚聽到背後觀光客的竊竊私語,儘管語言不通,但大概是疑惑前面這三個人在做什麼。

這樣下去不行,他們全部都會被逮捕的!為了不讓事態發展的更嚴重,唯一的辦法是……

「伊爾,我們去獵熊吧!」

凡賽斯抱著必死的決心提議。獵熊雖然也是犯法行為,可是只要不遇上熊,就不會有犯法問題。

───────────────────────────────

除了地點之外全部虛構,而且不太有趣的一回。

上高地的停車場不小,感覺上和高速公路休息站差不多,只不過它是位在森林中的休息站。

說到森林,我一定要來大叫一點:日本連森林都比台灣整齊啊啊啊啊啊──果然溫帶林和熱帶林看起來是很不同的,充滿格林童話的感覺。

令外停車場的廁所要付費,因為當地的水不易取得,所以上一次請自己投一百元硬幣。(我差點忘記投,因為投錢的地方不是很醒目)

隨著記憶流逝遊記越來越難寫……OTZ接下來是午餐時間,請期待子夜的復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