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靜止旅遊團】09 第三天:上高地午餐


第三天用餐的地點是上高地風景區中的溫泉旅館,尖頂、被林木包圍的日式房舍十分雅致,進入玄關後還必須換上拖鞋,空間雖不大,可是氣氛絕佳。

卡西歐、小落、香奈可和虹電待在一樓大廳左側的休息區,一面觀看牆上的上高地風景照片,一面等待其他同伴到達。

四人背後響起旅館人員的聲音,一回頭就看見魄曦正在換拖鞋,五雙眼睛交錯,扣除小落之外的人同時問:「其他人呢?」

「沒和我(們)在一起。」

又是四個聲音疊在一起的回答,玄關前、玄關後的人看著彼此,臉上都掛著疑惑。

卡西歐離開休息區,走到魄曦面前驚訝的問:「沒和你在一起?你們不是一起在休息區搭旅館的車過來嗎?」

魄曦低下頭,略帶愧疚的道:「對不起,我一回神,其他人就不見了,在到這裡來之前還以為他們先到餐廳了。」

卡西歐沉默,包含魄曦在內的人也臉色難看的站在原處。子夜、伊爾和凡賽斯,隊伍中性格最有問題的兩位,和戰鬥力最弱的那位失蹤,會導致什麼後過,沒有人想的到。

卡西歐頭一個打破沉默,轉身帶著疲憊又頭痛的表情宣佈:「今天的午餐延後,我們先去把人找回來。」

沒有人有異議,小落從椅子上站起來,香奈可拿起軟椅上的包包,虹電放下看到一半的明信片,魄曦走回放鞋的架子,正要離開溫暖乾燥的旅館時,門口忽然傳來碰碰碰的敲擊聲。

眾人的動作停頓,一抹濕淋淋的綠影竄入旅館中,卡西歐一個箭步推開魄曦,香奈可反射動作壓倒人影,以手做刀朝對方後頸敲下去。

虹電在千鈞一髮之際抓住香奈可,帶著半張驚恐的臉提醒:「香奈可,這不是敵人。」

香奈可愣住,低下頭看被自己壓倒的人,凡賽斯狼狽的正面著地,富有時尚感的優雅西裝除了泥土、雨水又添上皺摺。

香奈可又驚又疑惑的站起來,小心翼翼的搓搓凡賽斯,蹲在花花公子身邊問:「喂,你還活著嗎?」

「熊、熊走了嗎?」

凡賽斯沒頭沒腦的問,香奈可不知道怎麼處理,以眼神向卡西歐求助。

卡西歐單手摸著下巴,在腦中迅速綜合各項資料,放下手精準的問:「凡賽斯,你和伊爾、子夜是不是去找熊了?」

凡賽斯緩慢的轉動頭顱,還沒開口回答,門外就傳來交談聲,子夜、伊爾心情愉快的走入旅館。

伊爾的眼睛對上卡西歐,卡西歐在火之真理吐出足以讓眾人坐牢的問題──譬如要不要一起喝熊肉湯、有熊肉要到哪煮?──前抬起手,萬分嚴肅的告知:「要吃午餐了,你有什麼話上遊覽車再談。」

伊爾閉上嘴巴,帶著幾分不悅換鞋,提起凡賽斯的後領將人拎走。

卡西歐鬆了一口氣,一轉身就看到子夜閃亮亮的笑臉,馬上指著伯爵道:「你也一樣。」

※※※※

在卡西歐明快的處置下,午餐十分平和的結束了,眾人坐在長條桌旁喝茶談天。

香奈可剛剛描述完一次演習活動,誇張的口氣和動作引起大部分的人的笑聲,女軍官滿意的環顧全場,赫然發現卡西歐對自己的故事毫無反應。

香奈可不太高興的走到卡西歐背後,正想抗議老友的無視舉動時,她發現對方一臉困擾的盯著茶杯。

香奈可的注意力馬上被引開,她好奇的坐到卡西歐旁邊的空位問:「你在看什麼?」

「茶。」

卡西歐以杯就口,輕柔緩慢的飲下一口茶,閉眼皺眉道:「難得的好茶啊,可惜沒有容器裝。」

「啊?」

「我沒把水壺帶下車,沒有容器裝茶。」

卡西歐在說話同時,惋惜的凝視胖胖的茶壺,嗅聞杯中茶香道:「真是太失策了,我很喜歡玄米茶。」

香奈可總算了解卡西歐在懊惱什麼,正想拿自己的水瓶給卡西歐用時,一個玻璃瓶忽然闖入眾人的視線中。

「卡西歐用!」

小落以雙手高舉大玻璃瓶,那是一個有成年人半隻手長度的窄口瓶,透明的瓶子上印有金色花紋,優雅、圓弧的瓶身還繫有紅繩。

卡西歐默默看著玻璃瓶,手指瓶中央大大的〝酒〞字問:「這是誰買的?」

在場的大人轉頭的轉頭,擦刀的擦刀,沒有一個人敢和卡西歐的視線對上。

卡西歐的臉色越來越陰沉,這群人……小落不可能自己賣到酒,一定是其中某個人背著他這個監護人去偷買,是誰?是哪個傢伙用酒精荼毒小孩子!

卡西歐在憤怒之下,完全忽略〝小落其實已經上萬歲,不是小孩子了〞這件事情,專注於用呼吸、臉色分辨誰在裝蒜。

虹電、魄曦這兩個乖乖牌不可能幫小落買酒,香奈可應該不敢觸他的逆鱗,凡賽斯和小落交情不深,最有嫌疑的人是……

「伊爾、子夜……」

卡西歐雙手抱胸站在兩人面前,金瞳中閃爍殺氣,清楚告訴對方不說實話就當場刑求。

子夜、伊爾看向對方,火之真理在伯爵轉頭的瞬間揪住朋友的頭,粗暴的推向卡西歐道:「他買的。」

卡西歐的眼睛放出金光,雙手扣住子夜的頭,喀嚓一聲直接將魔族的脖子扭斷。

子夜軟綿綿的倒地,伊爾面無表情的注視好友不知道第幾次死亡,更加確定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他才不要為了一瓶酒就被卡西歐殺掉。


◎沒有地方放的復活(?)劇場◎

卡西歐凝視茶杯,帶著複雜心情喝下杯中最後一口茶。

在小落之後,香奈可主動提供水壺裝茶,可是卡西歐一開蓋子就聞到濃濃的酒氣,女軍官這才想起自己昨天用同一個瓶子裝過酒。

卡西歐失望的交還水壺,剛剛復活的子夜跳過來,拿起旅館的茶壺直接放入口中,他連忙抓住壺把阻止。

「就算躲的過服務人員的眼睛,我也不想喝從你肚子裡挖出來的東西!」

卡西歐壓低聲音制止子夜,同時還要用身體遮擋服務人員的目光。

忙碌一陣,卻還是沒有把茶水打包的方法。卡西歐深深嘆一口氣,打算再次倒茶時,他看到自己的黑色水壺放在桌上。

卡西歐愣住,沿著水壺往上看,子夜笑瞇瞇的站在那兒,開心的像搖尾巴的狗。

「……謝謝。」

卡西歐略為僵硬的道謝,轉開水壺的蓋子裝茶。他忘了子夜的特殊能力,只要被伯爵碰觸過的東西,伯爵都能透過影子移動到該物體處,要拿一個水壺根本不成問題。

等等,被碰觸過的東西?

卡西歐停止倒茶的動作,抬起頭嚴肅的問:「子夜,你什麼時候碰過我的水壺?」

「昨天下車前完間接接吻時。」

伊爾代替好友回答,翹起二郎腿注視子夜再次遭到卡西歐痛毆。

───────────────────────────────

只有場景和怨念是真實的遊記快破十回了(灑花)

我愛玄米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是台灣好像很少地方在賣,在日本也只有第三天上高地午餐有喝到,而且還沒有瓶子好裝(淚)

大概是第二天的午餐太可怕,我對第三天的午餐很滿意,尤其是茶水,玄米茶萬歲!

除此之外,當天的用餐地點也是日本行中唯二要換鞋的(另外一個是加賀屋),入口玄關非常有日本動畫中小旅館的感覺,只不過是放大版。

順便報告一下目前新系列的進度,第二集六萬字突破,整體完成度為75%,魔術師黑心模式全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