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故事背景也是,但年代不同),以大綱看來感
 覺會更高一些。

◎另外預購開始啦!2/22號截止,CWT48首賣,預購價550,寄賣店600,預購期結束後恢復原價600

◎不過印量調查會繼續開到最後一回,有意收本但不走預購的朋友歡迎填單。

 

曼托菲爾整個人僵住,睜大眼瞳盯著阿里亞德與穆爾舵,看著兩人與其於紐奧良的戰士返回廂型車上,直到車門上釦的脆響拍上耳畔,才肩頭一抖回過神,垂著還在冒血的手臂急急踏上柏油路,步履不穩的朝車輛駛離的方向走。

這個舉動驚動了瓊安──她在穆爾舵喊話時趕到森林外圍的樹塞,全靠同伴壓制才沒跳出去助拳,和幾名同伴一起跳下要塞,追上歪斜前進的夜血者問:「曼托菲爾大人,您要上哪兒?」

「布洛捏爾市。」

「現在?不先休息一下……」

「時間已經過去一天,沒空閒休息了!」

曼托菲爾大吼,吼聲讓他的頭殼湧起刺痛,一瞬間失去對身體的掌握,整個人右摔。

瓊安連忙扶住曼托菲爾,本想讓人坐下來療傷,卻馬上被夜血者拖著往前走,睜大眼瞳慌張地喊道:「曼托、曼托菲爾大人您等一……您如果一定要現在去布洛捏爾,至少坐車去,不要走路去啊!」

「我比車快……唔!」

曼托菲爾鼓動體內的魔脈,然而在獲得力量前,暈眩先衝上他的頭殼,將夜血者的意識硬生生掐斷。

當曼托菲爾再次睜眼時,人還在馬路上,但不是站著而是躺在三四件斗篷上,而且身旁的精靈也不只有瓊安一人。

曼托菲爾在這些精靈臉上看見濃厚的擔憂,而這令他清醒過來憶起自己的責任,收起急切之色輕聲道:「叫古魯塔克開車來接我。」

精靈們打結的眉頭舒展大半,身上有手機的人──曼托菲爾的手機在阿里亞德引爆銀劍時震裂了──有些聯絡大宅傳達夜血者的命令,有些告知森核戰況、傳達需求,其餘人則持劍握弓守在主人左右。

在手機撥通後不到十分鐘,魯雅和古魯塔克就由森核與宅邸趕到馬路旁,老祭司準備了血、泉水、紗布與傷藥,骨骸騎士則帶來一套新衣和車庫內最快也最昂貴的跑車。

「大人您放心,只要無視限速和交通規則,我二十分鐘內就能開到布洛捏爾!」古魯塔克如此保證,然後下一秒就遭魯雅、瓊安與一眾精靈狂敲頭蓋骨,要他安全駕駛不能讓曼托菲爾傷到一分一毫。

可惜,精靈們的威嚇毫無效果,因為曼托菲爾在古魯塔克壓著頭殼進入駕駛座時,輕輕說了句「二十分鐘內到達,我幫你繳清所有分期付款」讓骨骸騎士毫不猶豫地將油門催到底。

而靠著對金錢的執念,古魯塔克只花了短短十五分鐘就飆到布洛捏爾外圍,再開不到四分鐘便進入賽巴斯欽和萊奧居住過的街區。

「十一號、十一號、十一號……看到了!」

古魯塔克望著八九多公尺外的獨棟住宅,正想將車子開到門口時,方向盤忽然被曼托菲爾扣住。

「停在這裡。」曼托菲爾道。

「但是還沒到……」

「停在這裡,」

曼托菲爾重複,解開安全帶道:「我自己過去。」

古魯塔克張口還想說話,然而曼托菲爾用一記瞥視讓他閉上下顎,乖乖將跑車停在人行道旁。

曼托菲爾開門下車,在踩上人行磚時身體稍稍晃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穩住重心,關上車門朝住宅走去。

深夜的住宅區只有街燈做照明,鵝黃色的燈光照亮人行道與馬路,但也拉長分隔島、垃圾桶、電線杆與房舍圍籬的陰影,形成一個個大大小小好躲藏易忽略的灰塊。

不過對身為夜血者曼托菲爾而言,被街燈暈黃的人行磚,與夾在圍牆和灌木間的階梯同樣清晰,坐在階上縮肩垂首的青年更是如此。

曼托菲爾的身體猛然緊繃,他隔著一間住宅的距離注視青年,對方穿著鐵灰色的連帽運動服,焰紅色的短髮收在兜帽中,古銅色的側臉籠在陰影中,雙手交叉抱住胸口,套著褪色牛仔褲的腿一屈一伸,像是條疲倦卻仍維持警戒的獵犬。

青年被曼托菲爾的腳步聲驚動,抬起頭朝人行道看去,靜默幾秒後低聲道:「曼托菲爾。」

「萊奧。」

曼托菲爾回應,停頓六七秒才接續道:「我收到你的口信。」

「我想也是。」

青年──萊奧──從台階上站起來,偏頭指指身後的住宅大門問:「你身上有鎖匙嗎?我想進去談。」

「沒有。」

「我想也是……等我一下。」萊奧從口袋中掏出細長的鐵片與鐵針,蹲在大門鎖頭前鼓搗插刺。

曼托菲爾走到門前看萊奧動作,隱約覺得人類似乎有些不對勁,正想前傾身子凝神細看時,前方的人忽然站起來,讓他只能急急後退避開對方的頭。

「開了。」

萊奧收起開鎖工具,扭開門鎖將球鞋留在玄關,朝牆上隨手一拍打開天花板上的吊燈,走進餐廳拉開餐桌的椅子坐下。

曼托菲爾也跟著入座,他坐在萊奧對面的位子,看著人類拉下兜帽,忽然找到自己感到異樣的點──萊奧的臉上沒有笑容。

以往無論萊奧心情是好是壞,精神飽滿或倦怠,嘴角、眼底總是噙著讓人溫暖的笑意,然而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人類卻如放涼的灰燼般,死寂、寒冷、尋不得一絲活力。

「在正式談我要談的事前,我想我需要先說明一下,我這幾天做了什麼。」 

萊奧靠上椅背,面無表情地道:「我要求一個人、威脅一個人,然後和一個夜血者結盟。」

「紐奧良的獅人主?」曼托菲爾問,發現自己的話聲低了八度,在收到口信後熄滅的怒火也開始蠢蠢欲動。

「正解。」

萊奧點下頭,以毫無起伏的口氣道:「我偶然發現他進攻布洛捏爾的理由,靠朋友幫忙消除這個理由後,借他的手小小報復一下始作俑者。」 

「……我不明白。」

「你還記得泰勒˙摩傑克嗎?那個在我倆第一次約會時,跑出來破壞氣氛的地產經理。」

「記得。」

「他是阿里亞德的炮友。」

「……啊!」曼托菲爾呆住。

「阿里亞德不是在華盛頓的晚宴上,喊我『小狼狗』嗎?」

萊奧抬起雙手比一個狗耳的手勢,再放下手道:「他這麼喊的原因不是認為我們有一腿,而是先從摩傑克口中知道我是你男友。」

「摩傑克為什麼會……呃。」

曼托菲爾頓住,腦中浮現萊奧在服飾專櫃旁摟著自己的肩頭,囂張、強勢、毫不留情地趕走泰勒的記憶,當時他被人類大膽的舉動嚇一跳,之後又忙著變裝開溜,完全沒時間思考這些舉動會帶給旁人何種觀感。

「摩傑克一直想開發布洛捏爾,可是布洛捏爾超過半數的土地都在你名下,而你不願意出售或出租就算了,還放任『小狼狗』當眾羞辱他,讓摩傑克在盛怒之下,決定用自己的肉體策動獅人主直接搶走你的領地──『肉體策動』是阿里亞德的原話。」萊奧道。

曼托菲爾的嘴角緩緩下垂,沉著臉與聲音問:「你怎麼消除『理由』的?」

「我朋友是摩傑克的老闆,我告訴她我的發現,然後要她看在我倆的交情上,威脅摩傑克:『如果布洛捏爾的精靈主有個三長兩短,我就立刻解雇你,並且動用一切資源讓你在地產界混不下去。』」

「……你告訴外人我的身分?」曼托菲爾的尾音微微拉高。

「她不是外人,是我在『鐵血戰域』中的戰友,一個在聽完我的奇幻故事後,沒有把我扭送精神病院的好女人。」

萊奧認真糾正,垂下眼看著桌面繼續道:「凱瑟琳──我的戰友──答應我的拜託,我在她要脅摩傑克時找上阿里亞德,告知他摩傑克很快就會請求他停止攻擊布洛捏爾,而我建議他先拒絕,把人好好折磨、恐嚇一番後再接受。」

「他同意了?」

「沒同意。」

萊奧偏頭輕敲桌面道:「所以我改走方案二──我告訴他,如果他進攻布洛捏爾的原因是想和你好好打一場,那這麼做只會讓他失望,因為以雙方戰力的差距,你一定會把大半力量花在保護森林裡的老弱婦孺上,讓他只能和半個森林精靈主交手。」

「……」

「我對他說:『如果你真想和曼托菲爾對打,就用進攻當幌子逼他和你決鬥,這麼一來你既可以滿足自己的幹架欲,也能完成摩傑克對你的請求,因為曼托菲爾絕對會贏──雖然他可能在暴怒之下失手宰掉你。』」萊奧在胸前比了個十字。

曼托菲爾雙眼圓瞪,盯著萊奧五六秒才難以置信地問:「你當著獅人主與他的屬下的面,說你相信我一定會贏,還有可能殺了他?」

「是啊,畢竟你在晚宴上贏過他嘛。」萊奧聳聳肩膀。

曼托菲爾張口再閉口,反覆數次才擠出聲音道:「你這個瘋子。」

「我一直都是。」

萊奧平淡地回應,藍眸輕輕顫動兩下,但馬上就穩住情緒道:「關於阿里亞德的事,你有什麼問題想問嗎?沒有的話我不想繼續談他了。」

「沒有。」

「很好,那就來談你我的事吧。」

萊奧前傾上身,雙手交握靠著桌沿問:「你不能接受我和別人上床,是嗎?」

曼托菲爾藏在桌子底下的手握起,他在收到口信時就料到萊奧可能提起這件事,然而即使早有心理準備,實際聽聞時他的胸口仍因嫉妒、自責、恐懼……種種負面情緒而發疼。

「曼托菲爾?」萊奧呼喚。

「……我是。」

曼托菲爾低下頭輕聲道:「我很抱歉,我不是……我當時不該對你發怒。」

「沒關係,我也有生氣,所以我們扯平了。」

萊奧在次聳肩,望向曼托菲爾嚴肅地問:「你想把我們之間的契約,修改成我只能和你一人上床嗎?」

曼托菲爾抿起嘴唇,靜默片刻才回答:「我想要的不是契約。」

「但你希望我只跟你一個人睡,不是嗎?」

「……是的。」

曼托菲爾的頭垂得更低,指甲深深沒入掌心中:「我不想強迫你,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你不用強迫也不用控制,只要答應我的條件就行。」

「條件?」曼托菲爾抬起頭。 

萊奧開口,沉默須臾後轉向落地窗道:「我曾經收留過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在下雨的夜晚抱著孩子窩在我住的公寓樓下,我將兩人帶上樓,用舊衣服和椅子幫孩子搭嬰兒床,給濕透的女人毛巾與熱牛奶。」

「……」 

「女人和她的孩子成為我的室友,我們在彼此加班、生病、受傷或心情不好照顧另一人,然後也在對方生日、升職、中獎時一起慶祝。」

萊奧的眼睫稍稍垂下,凝視落地窗外暈黃的街燈道:「我在我們同居第二年愛上她,我想和她與她的孩子組成一個家庭,所以我盡可能滿足她的需求、做她喜歡的事、多打一份工存錢,計畫在那年的聖誕夜向她求婚,結果她在萬聖節早上接到前男友的電話,偷走我的信用卡帶著孩子失蹤了。」

「她配不上你。」曼托菲爾迅速、毫無遲疑地道。

「你的恭維我收下了。」

萊奧將視線拉回房內,盯著空無一物的餐桌桌面道:「我的朋友很為我抱不平,他們花了一整晚罵女人是賤人、爛鍋配爛蓋,明明被前男友毆打、劈腿、騙光帳戶、搞大肚子不負責,還不知清醒的貼上去,這種笨女人不要也罷,要我不要傷心。」

「……」

「我告訴他們,我不是傷心,我只是很羨慕,所有人都以為我在開玩笑。」

萊奧停下口舌,頓了數秒才低聲道:「但我不是,我是真的非常、非常羨慕也嫉妒她的前男友,我希望有個人能就算看見我酗酒、賭博、喜怒無常、不負責任、犯下各種該犯不該犯的錯後,仍然愛著我不放棄我。」

曼托菲爾心頭一抽,微微前傾正想出言安慰時,萊奧先一步開口。

「我的條件是──」

萊奧將目光從桌面移到曼托菲爾臉上道:「你得像那名女人對待她的前男友一樣,不管我帶給你多少麻煩、惹來多少罵聲、製造多少金錢甚至生命的損失,都義無反顧的愛著我、把我排在第一位考慮。」 

「萊……」

「我還沒說完!」

萊奧的聲音驟然由平淡轉為激烈,頂著濕潤、爬上血絲的雙眼厲聲道:「這項條件是沒有截止日的,如果你對我厭煩或碰到比我更重要的人,你得在我發現前殺了我,要不然我不會讓你和那個人好過!」

曼托菲爾的眼瞳緩緩放大,看著桌子另一端距離暴怒與哭泣都只有一線之隔的臉龐,感覺自己的心臟、血管與血液迅速發燙,全身上下每一條神經、每一塊肌肉都在顫動。

這股顫動與熱度催促曼托菲爾站起來,繞過餐桌伸手搭上萊奧的雙肩,彎下腰張開嘴,將纖白的獠牙刺入人類古銅色的頸子。

==================================

下回最終回!

然後為了避免沒看過血色封鎖線的讀者???,我這邊說明一下,曼托菲爾沒有要把萊奧吸乾,這是在進行某種夜血者特有儀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23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摯禮摯禮~~~~~!!!
    正文或番外會辦摯禮嗎~~?
    還有萊奧的狼人身分???
  • 摯禮塞不進去,但會有見親友(?)
    萊奧的狼人身分只能看我有沒有機會寫二部了

    M.貓子 於 2018/02/03 11:3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