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曼托菲爾前進的步伐停滯,盯著站在一眾領主與戰士級夜血者之間的紅髮青年──萊奧˙多明尼克,花了足足三秒鐘才確定眼前站著的不是幻影而是真人,神色霎時由驚訝轉為憤怒,大步前進一把扣住人類的手臂,扭頭往距離最近的露臺急走。

「曼托菲爾,你的舞伴……」萊奧遠遠看著被丟在舞池邊緣的女子。

「閉嘴!」

曼托菲爾低吼,在通往露台的花格窗門前看見金髮與棕髮兩名男性,殺氣騰騰地喊了聲「借過」後,推開兩人將萊奧扔進半圓形的露台,接著粗暴地甩上花格窗門,從袖口抽出銀樹葉拍上玻璃,晃動的門扉瞬間定住,自門縫中流瀉而出的樂聲、人語也一並消失,只剩風聲與遠處噴泉的水響陪伴兩人。

萊奧睜大眼睛指著樹葉問:「那是魔法道具嗎?」

「是我做的護符,靜音和封鎖用。」 

曼托菲爾轉身面對萊奧,抽搐著眉頭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是賽巴斯欽要我來的。」

萊奧從外套內袋拿出掌心大小的隨身酒壺:「他要我坐飛機送新鮮的血過來,不過當我出機場準備交血時,古魯告訴我賽巴斯欽一個小時前胃病復發,走精靈的路──我是說靈脈之路──回布洛捏爾了,留話要我代替他陪你跑完剩餘的行程。」

「然後你就這樣直接闖進來?」曼托菲爾質問,音調微微偏高,語尾甚至帶了點抖音。

「嚴格來說,我沒有直接闖進來,我在加長型禮車裡花了約半個鐘頭換裝、梳頭和刮鬍子,然後才拿著古魯給我的邀請函,讓飯店的門房帶我進來。」

萊奧瞧見曼托菲爾的表情越來越猙獰,眨了眨眼困惑地道:「這不是我該來的場合?」

「這還用問嗎!」

曼托菲爾以近乎怒吼的音量回答,望著滿臉問號的人類,反手拍上身後的花格窗門道:「你知道這後面都是什麼人嗎?是動動手指就能扭斷你脖子的夜血者和狼人、是以人類的精氣和靈魂做施法材料或食物的夢魔和黑魔法師、是把混血者和長得極好或極難看的人當寵物買賣的巫妖和惡魔召喚師!」

「……哇啊。」

「哇啊你的空心木!這裡不是人類能來的地方,除非你打算成為某個夜血者或巫妖的所有物,要不然為了你的靈魂、肉體、心靈和自由著想,就算有人拿刀抵著你的咽喉都別走進來,知道了嗎!」

「知道了。」

萊奧緩慢的點頭,不過臉上很快又浮起惑色,偏頭指著曼托菲爾道:「不對啊,我不就是你這個夜血者的所有物嗎?」

曼托菲爾頓住,盯著萊奧不懷疑、不害臊、沒有一絲虛假或玩笑的眼瞳,蒼白的臉龐迅速升溫,緊急控制魔力將湧向面頰的血液壓下,搖頭厲聲澄清:「才不是,你和我只是雇傭關係!」

「是嗎?我還以為我早就是你的東西。」萊奧垂下肩膀失望地道。

「不要隨便說自己是誰的東西!再說你根本不是東西。」

「我不是個東西?」萊奧驚愕地望著曼托菲爾。

「不是那個意思!是……是……」

曼托菲爾張著嘴組織不出文字,既為萊奧的輕率、不懂自保感到惱怒,又對自己的口誤、嘴拙覺得憤恨,壓在玻璃上的手暴出青筋,肩膀也因怒氣而打顫。

距離萊奧第一次踏進亞特伍德莊園已經有一個半月,曼托菲爾本以為自己會漸漸掌握青年的性格,明白如何不被對方用一兩句話堵死,或是因另一人唐突、不顧安危的舉動搞得情緒高低擺盪,然而四十多天過去,他非但沒有找到與人類應對的訣竅,反而更容易被對方扯動心弦。

不過如果萊奧只是個嘴利、不知死活的小夥子倒好處理,麻煩的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隨便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我立刻就離開這裡,而且不管被刀槍還是炸彈押著腦袋都不回來,所以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萊奧平舉雙手道歉,眼中、臉上、聲音裡都透露著惶恐與愧疚,讓他看上去不像二十五歲的成年男子,而是被父母責罵淚眼汪汪的小孩。

這讓曼托菲爾的怒意一秒轉成鬱悶,他並不愚蠢,知道萊奧是看準自己對年幼者的求饒沒有抵抗力,才毫不猶豫的擺低姿態求和,可是這不代表眼前的歉意全是虛假,因為人類害怕被夜血者厭惡、渴望看見對方笑顏的心是真實的。

──怎麼會有這種集虛像與真心、老練與童稚、討喜與討厭於一身的麻煩人類?

曼托菲爾在心底疲倦的發問,放下手挫敗地問:「古魯塔克在哪裡?」

「地下停車場。要叫他上來嗎?」萊奧指著不知何時掏出口袋的手機問。

「要。我帶你出宴會廳,讓他送你去住宿的飯店。」

曼托菲爾側身準備收回銀樹葉,眼角餘光偶然捕捉到萊奧垮下嘴角,停止動作皺眉問:「你有意見?」

「沒有,一點意見都沒有,只是……」

萊奧拉長語尾,臉上浮現混雜失望和幾分苦澀的笑容道:「隔了四天沒見面,好不容易碰面卻講沒幾句話就又要分開,感覺有些寂寞呢。」

曼托菲爾再次感到熱流湧上臉頰,他永遠無法理解萊奧為何能如此自然、直率、毫不羞澀地吐出這種和撒嬌沒兩樣的發言,沉默兩秒後別開頭扯下樹葉沉聲道:「又不是永別,我兩小時後就會回飯店。」

「兩小時啊……雖然有點難熬,但至少比二十四小時好。」

萊奧走到曼托菲爾身側,斜眼掃視夜血者的身軀,傾斜上身靠在對方耳側以氣音道:「你穿燕尾服的樣子好看極了。」

曼托菲爾的頸耳因為萊奧地吐息微微發麻,他偏頭瞪了人類一眼推開花格窗門,發現先前被自己推開的金髮和棕髮男子站在門前,先對兩人仍留在原處感到驚訝,接著猛然認出站在較後方的棕髮男子是誰,立即抬手萊奧阻止人類踏出露台。

「曼托菲爾?」萊奧問。

「別離開我。」曼托菲爾沉聲告誡,雙眼緊鎖兩名男子。

「又見面了,亞特伍德的森林精靈主。」

棕髮男子──穆爾舵──欠身行禮,望著進入完全戒備狀態的曼托菲爾笑道:「您走得太急,讓我完全沒機會和您說上話呢。」

「我和你無話可說。」

曼托菲爾冷漠的回應,說話的對象雖是穆爾舵,注意力卻擺在金髮男子身上。

金髮男子站在穆爾舵的右前方,他的身高和穆爾舵差不多,肩寬還略窄了一兩吋,但是存在感卻遠遠勝過前者,即肩、微捲的金髮讓人聯想到雄獅的鬃毛,銳利的紅瞳宛若鷹隼,輪廓深刻的臉龐稱得上英俊,但和曼托菲爾相比少了高貴增了野性,與萊奧相較減了和煦多了辛辣。

不過外貌或氣質都不是曼托菲爾注意男子的主因,他之所以忽視穆爾舵關注金髮男子的原因只有一個──金髮男子的魔力量遠遠勝過穆爾舵,毫無疑問是領主級夜血者。

「那真是太遺憾了,我和我的主人都對您很感興趣。」

穆爾舵望向金髮男子,壓下腰恭敬地詢問:「是吧?阿里亞德大人。」

金髮男子──紐奧良的獅人主阿里亞德──挑起嘴角,將視線投向曼托菲爾身後,盯著萊奧尖銳地問:「那就是你養的小狼狗嗎?」

曼托菲爾的眼瞳猛然縮緊,殺意與怒火衝上心頭,正要開口警告阿里亞德時,後背忽然被萊奧不輕不重地掐了一下。

掐之後是撫,萊奧在不驚動、讓第三人看到地範圍內輕撫曼托菲爾的背脊,正面接下阿里亞德的目光淺笑道:「您這麼說太抬舉我了,我這種人物頂多幫曼托菲爾大人提鞋,要做他的寵物還遠遠不夠格。」

「他不喜歡你?」阿里亞德問,紅瞳中摻入幾分趣味。

「他很照顧我,即使我完全不配擁有他的照顧。」

萊奧停頓片刻,放下拍撫的手爽朗地笑道:「如果阿里亞德大人喜歡我這型的寵物,我倒可以替您介紹,我保證能找到和您百分百匹配的『狼狗』。」

刻意加重的「狼狗」兩字讓穆爾舵臉上的笑意淡去一半,更讓阿里亞德投向萊奧的視線從單純的輕視,變成讓人光是接觸就感到刺痛的注目。 

這令曼托菲爾從警戒模式直接轉為備戰狀態,下意識想移動腳步擋在萊奧與阿里亞德之間,然而腳跟剛動,人類的手便又按上他的背。

「您不喜歡嗎?」 

萊奧一面輕拍曼托菲爾,一面擺出惋惜的表情道:「太可惜了,我有好幾個口袋名單呢。」

阿里亞德默不作聲,盯著輕鬆承受自己視線的人類,驟然爆出一連串笑聲。

「你這人類比我想像中有趣啊。」 

阿里亞德愉快地瞇起眼道:「不過你會的把戲除了耍嘴皮子外,還有其他的嗎?沒有的話,我可沒興趣買只會叫的狗。」

「這是我最擅長的,其他的……」

萊奧注意到不遠處的舞池,池內的人剛跳完一曲,紛紛挽著舞伴的手走離池子,靈光一閃笑道:「我還會跳舞,雖然不是諸位跳的那種優雅、有歷史的舞,但娛樂效果不錯,很適合拿來炒熱氣氛,有興趣嗎?」

「無所謂,你會什麼盡管拿出來。」阿里亞德道。

「那我就獻醜了。」

萊奧轉身打算走向舞池,不過才前進不到三步,就被曼托菲爾扣住肩膀。

「萊奧!」曼托菲爾低喊,眼底、聲音中都洋溢著濃烈的緊繃和阻止之色。

萊奧愣了一會,蓋住再拉下曼托菲爾的手,按著對方的掌心微笑輕聲道:「放心,我不會讓你丟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