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朋友懶心的生日賀文,原本只打算寫三千字,結果大宇宙意志送來後續劇情,只好寫下去了。

◎人名與名詞的翻譯基本使用台譯,但也有部分因為作者個人喜好使用陸譯(例如部長的名字)

◎原則上三天更一次

◎雖然標NC-17,但要到結尾才會滾床

◎因為作者年下攻病症末期,所以這篇是部長受

 [怪產][Newt/Graves]獨角獸與獅鷲印量調查 ←來開印量調查啦!歡迎大家填寫喔!

 

「沒什麼,只是和他玩一個小遊戲。」

葛林戴華德把目光投向葛雷夫懷中的魏絲──女正氣師立刻緊張到停止呼吸──道:「帕西很寶貝他的屬下,所以同意以『不傷害他的部屬』、『定期讓他確認屬下的安好』為代價,和我玩一個小遊戲。」

「什麼樣的遊戲?」紐特問。

「二選一的遊戲。」

葛林戴華德聳肩輕鬆地道:「每隔三小時,我會讓他進娛樂室和一名屬下見面──帕西有兩名屬下在我家作客,然後我會提出兩個選項給帕西,讓他選擇其中一項施行。」

「……你逼葛雷夫先生選擇如何折磨自己的部屬?」

「我沒有,一切都是他自願的。」

葛林戴華德將視線從魏絲轉向葛雷夫,瞇起詭異的異色瞳輕聲道:「他能在我給的兩種選項中做選擇,也可以兩種皆不選來終止遊戲。哎呀,這麼算起來,我們玩的不是二選一,是三選一的遊戲?」

「你逼葛雷夫先生選擇如何折磨自己的部屬。」紐特重複先前說過的話,但使用的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灰青色的眼瞳也轉沉變銳。

「我不是……好吧,我承認我就是。」

葛林戴華德雙手攤平毫無愧色的承認,將手伸向紐特輕柔地道:「然後由於你的加入,他的選擇變多了。斯卡曼德先生,感謝你為我們的遊戲增添趣味。」

紐特沒有回話,只是仰著頭瞪視葛林戴華德的手與笑臉,瘦瘦高高的身軀明明仍被黑衣男子壓跪於地,卻給人隨時會躍起扭斷眼前人脖頸的威脅感。

「到此為止!」

葛雷夫放下魏絲,起身站到葛林戴華德與紐特之間,擋住奇獸飼育家注視黑魔王厲聲道:「你的目標是我和國會,紐特不是我的部屬也不是魔法國會的人,將他牽扯進來對你沒有任何幫助,只會因為有人在這間房子前失蹤,讓你的行蹤曝光。」

「那種小麻煩換一棟房就……」

葛林戴華德忽然停下嘴,眨眨眼盯著葛雷夫地問:「等等,你剛剛喊斯卡曼德先生什麼?」

葛雷夫的背脊竄起一陣寒顫,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這種要命時刻,犯下如此低級、愚蠢、不可饒恕的錯誤。

葛林戴華德捕捉到葛雷夫一瞬間的慌亂──也是四天以來頭一次的慌亂,故作訝異的問:「你們已經熟到能互喊名字了嗎?」

「沒……」

「我們是。」

紐特以低得不似他本人的聲音回答,直視葛林戴華德的眼眸堅定地道:「不管你計劃的再周詳、挾持或折磨了再多人,你的目標、掠奪和理想都不會成功,此處沒有屬於你的人或物。」

葛林戴華德臉上的假笑驟逝,面無表情地凝視紐特許久,忽然雙手一拍道:「我想到這次的選項了,帕西你準備好了嗎?」

「這是你我之間的恩怨,別把閒雜人等扯進來!」葛雷夫高喊,明知道自己必須冷靜,卻一點也壓抑不了胸口翻騰的情緒

「選項一,對魏絲小姐使用阿瓦達索命咒;選項二,對斯卡曼德先生使用阿瓦達索命咒;選項三,對魏絲小姐與斯卡曼德先生使用阿瓦達索命咒。」

葛林戴華德停頓片刻,望著臉色近乎青白的葛雷夫道:「選項四,給我一個熱情的吻。」

葛雷夫愣住,扭曲臉龐憤怒地問:「你在尋我開心嗎?」

「不,我是認真的。」

葛林戴華德瞇起異色瞳,抬起手以指腹輕輕掃過葛雷夫的下唇輕聲道:「我聽說你的吻技非常好,不少人都拜倒在這片嘴唇下,你不想試試看能不能以此征服我嗎?你應該有對別人這麼做過吧?」

葛雷夫沒有回話,葛林戴華德沒有說錯,他的吻技在歷任情人中的確頗受好評,而即使次數不多,過去自己也曾利用這種技巧去迷惑、欺騙或奪取線人和敵人的信賴。

既然已有先例,那麼以一個吻換取兩條命不該讓葛雷夫猶豫,然而他卻確確實實的躊躇了。

說他不智也好任性也罷不懂得輕重緩急也可,但葛雷夫不想在紐特面前吻葛林戴華德,不願意將奇獸飼育家留在自己唇上的溫軟,代換成他人的氣息。

但如果不選擇代換,紐特或魏絲就會失去性命,而作為魔法安全與執行部的部長、被奇獸飼育家所深深撫慰的男人,葛雷夫不能允許這種事。

「帕西,你選好了嗎?」葛林戴華德微笑詢問,右手按在左手的袖口。

葛雷夫垂在身側的手收緊,看著葛林戴華德輕淺卻囂張的笑臉、袖口中若隱若現的接骨木魔杖杖柄,強迫自己忽視胸中翻騰的抗拒感,舉步走向葛林戴華德。

「帕西瓦爾!」

紐特的喊聲由葛雷夫身後傳來,奇獸飼育家似乎猜到對方想做什麼,微微抖著聲音請求:「別……拜託,還不要,不要現在。」

葛雷夫停下腳步,回過頭看了紐特一眼,再加快腳步伸手扣住葛林戴華德的後頸,挺身、壓脖咬上黑魔王的嘴唇。

物體碎裂的細響同時傳進葛雷夫耳中,他愣了一下還沒判斷出聲音的來源,眼前的牆壁就倏然崩解,濃重的黑霧穿破牆面瞬間捲整個娛樂室,他反射動作扣住葛林戴華德的手臂,想將人固定在身前充當護盾。

葛林戴華德察覺到葛雷夫的企圖,以空著的手朝對方重重一揮,成功以無杖魔法將正氣師甩向放置棋子與紙牌的木櫃,但也因此錯失閃躲的機會,轉瞬間被黑霧捲起拍上天花板。

「主、主人!」

黑衣男子驚呼,舉起魔杖想打散黑霧救下主子,卻忘了自己面前還跪著一個人,魔杖才剛從紐特的脖子上挪開,身體就吃了奇獸飼育家一記頭槌。

葛雷夫目睹黑衣男子後仰摔倒,忍著撞擊所生的疼痛揚手使出繳械咒,一握住男子飛來的魔杖便馬上釋放昏迷咒將對方擊昏,爬起來快步跑到紐特與屬下身旁,一手解開兩人的束縛,一手持杖對準空中旋繞的黑霧。

紐特瞧見葛雷夫的動作,伸手按上正氣師握魔杖的手道:「葛雷夫先生,那是……」

「闇黑怨靈。」葛雷夫打斷紐特的話語,正要將對方的手拉開時,黑霧捲著失去意識的葛林戴華德降至地面,凝聚、交織、變化成一名十二三歲的短髮少年。

葛雷夫看著少年,先覺得眼前的孩子異常眼熟,接著透過對方拱背縮肩的站姿、想看卻不敢直視的目光,猛然認出眼前人是誰。

葛雷夫緩緩放下魔杖,望著少年難以置信地呼喚:「魁登斯?」

少年張嘴再閉嘴,反覆數次才點下頭慎重地道:「是的,葛雷夫先生。」

葛雷夫感覺自己胸中的空氣被人瞬間抽乾,望著眼前死而復生、一擊打倒葛林戴華德的闇黑怨靈宿主,深吸一口氣三步作兩步走到對方面前,將比自己矮了將近一半的少年抱入懷中。

而幾乎在葛雷夫抱住魁登斯的同時,蒂娜也領著正氣師與治療師們從破損的牆後現身,前者迅速擒住葛林戴華德與其信徒,後者則來到葛雷夫與魏絲面前,揮動魔杖檢查兩人的健康狀態。

葛雷夫任由治療師擺佈,眼角餘光瞄到紐特站在稍遠處,隔著兩名正氣師凝視自己,轉過頭朝奇獸飼育家招了招手。

紐特猶豫了一會才走過來,望著葛雷夫不安地等待對方說話。

──你與葛林戴華德對峙時的氣勢上哪去了?

葛雷夫在心底笑問,不過他沒將問題給吐出口,而是鬆手輕拍魁登斯的肩膀一下道:「斯卡曼德先生,你欠我很一個解釋。」

「我知道,我……我會好好說明。」紐特盯著地板道。

「不過我得先回國會一趟,你就在……」

葛雷夫拉長語尾,停頓片刻才接續道:「在我的房裡等我。」

紐特肩膀一抖抬起頭問:「你的房裡?不是辦公室?」

「不,是我的房裡──門口有獅鷲圖騰的那間房。」 

葛雷夫將魁登斯推向紐特,再傾身靠近奇獸飼育家的肩膀,於對方耳邊輕聲道:「這次我不會讓你等上四天,我保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