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12/20出版的BL小說《盜心殘香》的試閱
《盜心殘香》文案&購買處整理
◎試閱內容至第一章,一共七回,週一、二、四、五、日更新!
◎預告一下,之後會有無論歐洲人非洲人都有機會的小活動。

 

 

期待?岳千山愣了一下,腿間的刺激還沒消散,就聽到更讓他困惑的發言。

「恩公的偉岸,小生就收下了。」

「收下什麼?」岳千山問,接著便看見書生張開長腿跨跪在自己身上,挪動臀部對準他的半身緩緩坐下。

岳千山雙眼圓瞪,具體感受到一個柔韌、微溫的孔穴將自己的半身一寸一寸吸入,把燒心的脹痛磨成蝕魂的快意,將思考、理智和情感吹飛到九霄雲外。

終於,在約半柱香的功夫後,書生的臀瓣貼上岳千山的腹肌,兩人不約而同深深吐一口氣,鬆開或垂下肩膀靜止不動。

破廟內只剩漸漸減緩的雨聲,以及岳千山與書生沉重的呼吸,兩人緊密結合的部位在吸氣、吐氣間輕微抽動,更一點一滴放鬆,從略顯吃力的壓合,轉為真正緊密的契合。

好像整個人浸在暖呼呼的池子裡,暈陶陶的什麼也不想做……岳千山在心裡輕嘆,可惜才舒服不到半刻鐘,體內的熱流就又躁動起來,使他不由自主地動了動腰。

書生悶哼一聲,下身同時收緊半分,吸了口氣伸手按上岳千山的心口道:「恩公莫急,小生既已解衣坐下,便一定會讓恩公盡興。」

岳千山雙頰燒紅,書生壓他胸口的手雖是制止,卻如一把鉤子般勾起他的慾火,使這名穩重、自制的捕快像拉滿弦的長弓,理智和肌肉都緊繃到極限。

書生不知是沒有察覺到岳千山的煎熬,或是知道卻想尋對方開心,纖白玉指微微曲起,撥動捕快半開的衣襟,撫過底下的肌膚再撤手。

這蜻蜓點水的碰觸令岳千山從胸膛麻到後背,情慾一瞬間壓過理性,正要憑本能往上頂時,書生先一步提高臀部再沉沉坐下,雙手撐地搖晃上身。

「唔、唔唔!」

「啊哈、哈……」

粗重與綿柔兩種呻吟在樑下旋繞,聲音尚未散盡,新的喘聲與肉體相拍聲便又疊上,聲響逐漸加快、加大、加重,很快就蓋過廟外的雨聲。

岳千山配合著書生坐提、擺動的速率挺腰,而每當將自己的性器嵌入再抽離書生體內,就深切感受到對方的濕熱與軟韌,蜜糖般的舒爽感先浸透每一個毛孔,再隨著兩人的分離化為同等程度的飢渴。

這種感受太危險了,必須停下來──岳千山心中有某個聲音如此警告,然而他既止不住身體的挺進,也壓不下渴求更多的慾望。

這是岳千山人生二十五年沒體驗過的極樂,美中不足的是,礙於光線不足,他看不清書生的五官,更別提對方的表情、眼神流轉與手腳軀幹的緊馳,只能靠耳邊時輕時重的喘氣聲,身上的搖晃和僅有輪廓不見細節的人影,想像對方的樣貌與細節。

人在感到某方匱乏時,總會下意識從另一方獲得滿足,岳千山伸手抓住書生的腰臀,猛烈的舉放挺退。

此舉將書生的聲音撞碎,他按著岳千山厚實的手掌,鼓動細白的腰哀聲道:「恩公別……嗚、嗚啊……要壞了,要給恩公捅破了。」

這哀中帶媚的求饒聲沒能讓岳千山放緩,反而將他的征服慾和性慾撩到最高點,更加激烈的搗弄甜如甘蜜的窄穴。

「啊、啊啊,不可……恩公,請……嗯啊、啊又頂到了。」

書生如泣如喘的呻吟,上身因為岳千山的挺退顫抖不已,那銷魂的股穴更是頻頻抽搐,尤其是在捕快輾上某個點時,滴著潤水的窄道總會發狂的吸吮佔有自己的巨柱。

岳千山察覺到這點,想也不想便朝該處猛搗,將那一度繃緊的股穴大力捅開,挺腰將自己送入書生的最深處,重重戳輾三四下才退出。

此舉讓書生嗚咽一聲,擺動腰臀迎合岳千山的深入,粉嫩的臀瓣在每次落下時貪婪地磨蹭對方的囊袋,穀道更是被操磨得流水。

岳千山看不見書生臀股間的水光,但是他聽得見水聲,感覺得到自己的半身進得更易更深,未解情慾卻飽受淫藥折磨的肉根浸泡在無邊春水中,讓他既舒爽又飢渴,不在顧慮身上人是否能承受,一個勁地投入那令人沉迷的蜜壺。

「恩公,恩公饒……啊、啊好麻……小生受不……哈啊!」

書生仰首抖肩,嘴上喊著求饒之語,內壁卻像是要將岳千山的精血榨乾一般,放肆地吸絞貫穿自己的慾根。

岳千山不自覺的運氣相抗,原本就粗硬過人的性器因此又脹一圈,將書生花穴上的皺褶整個撐開,每回進出都會翻出些許嫩肉。

「竟、竟能……哈、哈啊不要……忍不、不……嗯哈、嗯哈要丟了──」 

岳千山聽著書生放蕩的吟叫,感覺包覆自己的肉壁一點一滴收緊,坐在身上的身軀緩緩轉硬,最後在一次深刻的撞擊下整個人僵直,而岳千山赤裸的腹部同時一陣濕潤。

而幾乎在同一刻,岳千山腦中竄起白光,將精液盡數射入書生的身子裡,鬆開對方的臀瓣吸氣吐氣。

廟外的烏雲在此時散開,月光穿過屋瓦的縫隙射入正殿,岳千山在潔淨的月輝中緩緩恢復理智,抬起頭往前看,先瞧見在腹上橫流的白濁,再捕捉到倒在腹旁的繪梅小陶瓶,最後看見坐在自己身上的書生。

書生披著雪色內衫,未繫上腰帶的衣衫鬆垮垮的分垂於身側,月輝撒在他的右半邊,將腰腹上的薄汗照得晶瑩剔透,令折起的長腿潤澤似玉,而翹起的乳首雖被內衫與陰影掩去一半,卻更顯其煽情。

然而月光雖然讓岳千山看清楚書生半邊身軀,卻沒照亮對方的臉,因為書生垂首低喘氣,右臉被散落的髮絲遮去大半,而左臉又藏在陰影中。

岳千山忍不住想伸手撥開書生的頭髮,不過才剛撐起上半身,丹田就湧起熟悉的熱流,動作瞬間停頓,扭曲著臉盯著自己的下半身。

書生也透過體內的脹大,察覺岳千山跨下的變化,揚起嘴角驚喜地道:「哎呀,單單一次發洩果然無法將毒性排盡,小生得再多加努力呢。」

「等、等一下!夠了,你……」

「恩公無須擔憂,小生雖文弱,但仍比尋常女子有力些,尚能應付恩公的索討。」

「索你祖爺爺的啦!我不是擔心那種事,我是……別、別搖了,我會像剛剛那樣克制不住!」

「無妨,恩公不用克制……啊、啊哈,如此、此碩大,恩公果然非常人。」

「你給我閉嘴停下來啊啊啊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