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朋友懶心的生日賀文,原本只打算寫三千字,結果大宇宙意志送來後續劇情,只好寫下去了。

◎人名與名詞的翻譯基本使用台譯,但也有部分因為作者個人喜好使用陸譯(例如部長的名字)

◎原則上三天更一次

◎雖然標NC-17,但要到結尾才會滾床

◎因為作者年下攻病症末期,所以這篇是部長受

 [怪產][Newt/Graves]獨角獸與獅鷲印量調查 ←來開印量調查啦!歡迎大家填寫喔!

 

 

「該放棄的是你,帕西。」

葛林戴華德靠上椅背,以輕柔卻給人切骨利刃般尖銳之感的口氣道:「承認吧!你付出半生、費盡心力守護的人既不珍惜你的辛勞,更不懂得你的價值,他們沒有理想只求自己的安樂,你不該站在這些人身旁,你應該站在我身邊,和我一起矯正這個世界。」

「你的矯正只會導致毀滅。」

「沒有毀滅就沒有新生。」

葛林戴華德微微一笑,輕敲桌面兩下,家庭小精靈立刻領著餐車走入餐廳,隔空收拾空盤送上甜點。

葛雷夫趁著葛林戴華德的注意力被家庭小精靈引走時,將背脊緩緩靠上椅背,以最小的幅度放鬆身軀,端起酒杯假借飲酒掩飾自己的疲態。

即使已經有了整整四天的經驗,和葛林戴華德面對面交談仍讓葛雷夫疲憊不已,為了獲取反擊的情報,對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與動作他都不能漏聽或漏看,然而黑魔王不知是算準了這點還是天生如此,嘴中吐出的每個字都如同裹著糖衣的毒藥,眸裡投射出的每道視線都像是藏在棉絮裡的冰刃。

葛雷夫知道怎麼與說話虛實交雜的人周旋,也明瞭如何看穿心口不一的人,但是眼前的黑魔王兩者皆非,葛林戴華德所說都是實話,而話中的情感也毫無虛假,但這卻比謊言和假意更加危險,因為聽聞者越是認清現實就越難以反駁,甚至落入被自己的理智質疑的地步。

葛雷夫就是如此,他引以為傲、帶領自己越過重重凶險的理智在與葛林戴華德一次次的言語交鋒中,漸漸從護衛主人的盾變成刺向自身的矛。

而從敵人的勸誘和理智的利矛中保護葛雷夫的,是被囚禁的兩名屬下,和離開國會大樓前最後見到的人。

──我會等你回來。

葛雷夫垂下眼在心中召喚奇獸飼育家的面容與聲音,作為一名老練的正氣師與資深政治家,將某個人視為自身的救贖不智也不妥,可是此時此刻能帶給他溫暖,驅除包裹形骸、遊走神經的寒意的只有紐特。

在所有人都被葛林戴華德騙過時,唯一一個認出那不是自己的紐特;偷偷跟蹤他八天,直到第五天才被察覺的紐特;在下午茶餐廳中,堅持這是觀察不是跟蹤的紐特;於行駛的汽車內,因一點細微、不足一提肢體接觸手足無措的紐特;在國會大樓的高級餐廳裡,被自己的讚美與鼓勵弄哭的紐特。

以及在魔法之月下,親了他的紐特。

葛雷夫抿起嘴唇,想像紐特坐在身旁,薑黃色的髮絲被月光所照亮,灰青色的眼瞳裡鑲著自己的面容,散著雀斑的臉龐微微泛紅,灼熱的吐息與青草味一同吹上自己的口鼻,烙下一個無比青澀也無比深刻的吻。

紐特在他的辦公室裡等他,為此他無論如何都要撐住,不能屈服於葛林戴華德的誘惑。

「噹、噹、噹!」 

低沉的鐘響忽然擊破葛雷夫的想像,他的表情與眼神沒有變化,但晚禮服底下的身軀卻明顯緊繃,藏在桌子底下的手也猛然收緊。

「哎呀,已經到探望『賓客』的時間了嗎?」

葛林戴華德看了牆上的時鐘一眼,推開椅子站起來道:「帕西,我們到娛樂室吧。」

「我還沒吃完。」

「我會交代小精靈別收盤子。」

葛林戴華德走到餐廳的門邊,沒有聽見另一人的腳步聲,轉頭一看發現葛雷夫還留在位子上,停下步履微笑道:「你若是不想來也沒關係,我很樂意代替你照顧……」

「不用。」 

葛雷夫打斷葛林戴華德,起身邁步越過對方離開餐廳,踏上走廊逕自朝盡頭處的門走去。

血紅色的門上掛著一對翡翠蠍子,蠍子感應到有人靠近,先左右散開翹起尖尾備戰,再因為主人──葛林戴華德──的示意而放下尾巴回到原位。

葛雷夫握住黃銅色的門把將門打開,視線掠過冒著火光的壁爐、迷你魁地奇球檯、放置巫師棋與爆炸牌的黑木櫃,最後落在櫃子前雙手遭綑、昏迷不醒的年輕女子身上。

「魏絲!」

葛雷夫快步走到女子──魏絲──身側,將人翻正確認對方雖然臉色慘白,但還有呼吸與心跳後鬆一口氣,回頭怒視站在自己身後的葛林戴華德要求解釋。

「我沒有違背約定。」

葛林戴華德舉起雙手作投降狀道:「我上回進這個房間是三小時前,而這三小時我都和你待在一起,沒機會給你的部屬特殊招待。」

「她比三小時前虛弱多了。」

「我也這麼覺得。」

葛林戴華德聳肩,環顧兩人所處的房間道:「她可能在我們不在的時候替自己找了點樂子,這不令人意外,畢竟這裡是娛樂室──只要能分清楚玩具和刑具。」

「葛林戴華德!」 

葛雷夫低吼,手裡的屬下同時抽動兩下,他趕緊低下頭看望魏絲,瞧見對方緩慢的睜開眼瞳。

「葛雷夫先……」

魏絲的目光越過葛雷夫的肩膀,看到站在正氣師身後的葛林戴華德,臉上的安心頓時消散,哀鳴一聲拱起背起縮起雙腳,死命想躲進上司的懷中。

葛雷夫心頭一縮抱住屬下顫抖的身軀,輕柔的拍撫對方的背脊,在對葛林戴華德的仇恨升高之餘,更對自己的無能與無力感到惱怒。

葛林戴華德悠閒地享受魏絲與葛雷夫的驚恐和惱怒,正在琢磨何時出聲才能對兩人製造最多的壓力時,娛樂室的門忽然開啟,一名黑衣男子神色緊張的走進來。

「主人。」男子如此呼喚葛林戴華德,走到對方身側低聲說話。

葛林戴華德揚起嘴角露出愉快的笑容,以氣音交代男子兩句話,於男子以消影咒離開後,負手來至葛雷夫與魏絲面前道:「帕西高興吧,有朋友來看你了。」

「誰?」葛雷夫抬頭問,然後馬上經由自己的雙眼得到答案。

黑衣男子使用現影咒重返娛樂室,不過他不是一個人歸來,而是扣著葛林戴華德所指稱的「朋友」、這四日中被葛雷夫當作喘息之所的青年──紐特˙斯卡曼德。

葛雷夫感覺自己的肌肉、神經和血液一瞬間凍結,盯著被黑衣男子扣住肩膀雙膝跪地頭顱低垂的奇獸飼育家,對方的髮絲如他記憶中一般欠缺梳理,但青藍色的長外套上卻多了不少皺褶與灰塵,本該繫住領口的黑領結消失了,半開的衣領中能瞧見輕微瘀青的皮膚。

而當紐特抬起頭時,葛雷夫看到了更多──對方的臉色比兩人分別時蒼白,灰青色的眼中攀著血絲,黑暈橫躺在眼窩之下,乾枯的唇邊垂有血絲。

不過紐特看起來雖然如此狼狽,當他和葛雷夫對上視線時,欠缺血色的臉卻浮現安心、溫暖的笑,凝視衣裝整齊的正氣師寬慰地道:「葛雷夫先生……你沒事,太好了。」

葛雷夫的嘴唇顫動兩下,差點衝著紐特大吼「一點也不好!」,全靠在戰場、政壇與正氣師生涯中鍛練出來的沉著,才勉強封鎖怒氣低聲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找我的奇獸。」

紐特望著葛雷夫回答,眼底的喜悅絲毫不因對方冷硬的口氣而減退,反而氾濫得如經歷十日暴雨的窪地。

這讓葛雷夫由惱怒轉為哭笑不得,不曉得該對紐特在這種情況下還笑得出來搖頭,還是對自己的怒火與恐懼居然因為對方的一個注目就消散大半而扶額。

不過葛雷夫很快就不用煩惱這件事,因為葛林戴華德乾咳一聲打散包圍正氣師的暖意,低頭看著紐特問:「帕西,我想邀請斯卡曼德先生加入我們的遊戲,你覺得好嗎?」

葛雷夫肩膀一震道:「這與你我的約定不同!」

「是不同,但你不想讓斯卡曼德先生活下去嗎?」葛林戴華德眨眨眼無辜的問。

「什麼約定?」

紐特插話,看見葛雷夫臉上閃過一絲痛苦,心神一凜抬頭看向葛林戴華德問:「你對葛雷夫先生做了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