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12/20出版的BL小說《盜心殘香》的試閱
《盜心殘香》文案&購買處整理
◎試閱內容至第一章,一共七回,週一、二、四、五、日更新!
◎預告一下,之後會有無論歐洲人非洲人都有機會的小活動。

 

 

「免禮。」

淮鍛儒輕輕擺手,在岳千山直起腰後將人細細看一輪點頭道:「不愧是無準帶出來的徒兒,即使粗衣簡裝也不失英氣。」

常衛騰的腹部抽動兩下,上前欠身解釋:「王爺,岳捕快方結束季巡,午後才返回解懸衙,來不及更衣洗塵,還請王爺原諒。」

「常師爺言重了,本王並無責備之意,何況本王來得唐突,能見上岳捕快已是幸運,若再強求衣裝打扮,豈不是顯得本王迂腐了?」

「多謝王爺的大度。」常衛騰鬆一口氣。

淮鍛儒報以微笑,再次將目光放回岳千山身上道:「本王略聞岳捕快的威名,據說岳捕快單憑蛛絲馬跡,便能尋得賊人的蹤影,且即使翻山越嶺、?水過江也會將人逮捕歸案,是解懸衙中尋人覓物的第一把交椅。」

岳千山皺一下眉有些侷促地道:「王爺過獎了,卑職只是比較固執,盯上一個賊子,不把他抓到就渾身不舒服。」

「為義固執是好事。」

淮鍛儒邊說邊從椅子上站起來,朝岳千山走了幾步,然後毫無預警的折膝下跪。

這一跪讓遙目廳先陷入寂靜,接著迅速掉入驚嚇中,常衛騰倒抽一口氣拐杖落地,岳千山雙眼圓瞪腦袋陷入空白,鷹無準和淮鍛儒的貼身侍衛則是趕到王爺身旁,將手放在老友的肩頭、主子的臂上焦急的問對方在幹什麼。

淮鍛儒推開侍衛與老友的手,抬起頭仰望岳千山蒼白的臉上已不見先前的穩重,取而代之的是濃烈的悲痛,以泣血般的抖音道:「岳捕快,求你救救小兒。」

岳千山的手指顫動兩下,意識一下子從雅致的遙目廳,飛到翻騰的泥水河旁,聽見與淮鍛儒同樣悲傷的哀求。

──大官人,求您救救我弟弟啊。

「只要能救回小兒,無論何事、何種代價,本王都願意做、捨得給。」

──只要能救活我弟,我給您磕頭,給您作牛作馬!

「岳捕快,求你將追物獵賊的固執,借給本王吧!」

──大官人,求您把車上治病的藥,分一點給我弟弟吧!

「……革你老子的。」

岳千山以氣音低語,馬上接收到常衛騰的瞪視,但他沒有理會師爺的憤怒,而是嘆一口氣彎腰將淮鍛儒扶起來。

「岳捕快……」淮鍛儒開口還想說些什麼。

「京兆府那兒一點進展也沒有,對吧?」

岳千山感受到淮鍛儒驟然僵住,立刻明白自己猜對了,畢竟若不是案情膠著多日,導致淮鍛儒內心慌亂至極,堂堂親王怎麼會幹出向捕快下跪這種驚世駭俗之舉。

不過京兆尹查了三天都沒查出像樣的線索,這案子恐怕比想像中難辦……岳千山雙眉緊鎖,和淮鍛儒的侍衛一同將扶人回太師椅上。

岳千山看著淮鍛儒憔悴的面容,稍作思索後開口道:「王爺,卑職是個粗人,大字是讀得了幾個,但和貴族高官應對的方式一竅不通,所以當差八年扣除頭一年外,接的案子全都和冽京無關。」

「岳捕快若是不清楚京城門路,本王能派熟悉冽京的人士協助捕快。」淮鍛儒道。

「那真是多謝了,不過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

岳千山拉成尾音,心一橫豁出去道:「我本來就鮮少和達官貴人打交道,在緝凶時更沒力氣注意禮節,若是王爺指名我處理此案,怕是會冒犯王爺與府中的人。」

「無妨,只要能將小兒尋回,岳捕快當犯便犯,本王絕不追究。」

「多謝王爺。有王爺的支持,卑職會盡全力尋回世子。」

「那就倚仗……咳、咳咳咳!」

淮鍛儒忽然掩胸猛咳,一旁的侍衛趕緊替他拍背順氣,從袖子中拿出一個繪梅陶瓶,拔開瓶塞倒出兩粒藥丸遞給王爺。

鷹無準看淮鍛儒吃力地吞下藥丸,起身遞上茶水道:「鍛儒,我明瞭你尋子心切,可是你的身子也顧,別孩子還沒尋回,自己就先倒下了。」

「我有……留意。」

淮鍛儒接過茶水,飲了一口潤喉道:「我府上有一名大夫,年紀雖輕,但所調丹藥甚是精妙,有他在,你不用擔心我。」

「那就好。」

鷹無準轉向岳千山問:「千山,你還有何事要向王爺說嗎?」

「……」

「千山?」鷹無準抬起手在岳千山眼前揮了揮。

岳千山顫動一下,回神看鷹無準問:「我在!師父你剛說什麼?」

「你還有……」

鷹無準頓了一下,擺擺手體貼的道:「罷了,你先下去用晚膳,用完後再請衛騰與你詳談本案,做好準備,明日一早就到親王府上。」

「是。」

岳千山點頭,在離開前再次將目光投向淮鍛儒的侍衛,盯著對方手中的繪梅陶瓶片刻,才掉頭走出遙目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