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裝02.png

書籍介紹頁

★7/10上市!

★後續活動(抽書、曬書、書評抽獎)敬請期待!

 

戚紹唐在燙熱升至頂點時射精,隨精水一併湧出的高潮佔領了每一條神經,他維持前挺身插的姿勢,直到陰莖軟下,體內的熱度散去才回神。

而遮蔽戚紹唐雙眼的領帶也在此時滑落──領帶的結在兩人激烈活動時就搖搖欲墜了,讓他清楚瞧見管家的樣貌。

杜宇直躺在他的面前,漆黑髮絲凌亂地散落在額上與耳側,雖是男子卻能用明媚形容的眼瞳曳著淚痕,偏尖、令人聯想到雪梅的白臉掛著潮紅,玫瑰色的嘴唇微微顫動,燕尾服的肩線與肩膀大幅偏離,黑色領帶翻起、對折、斜切過頸部,背心與襯衫上滿是皺褶。

皺褶之下是一雙未穿長褲與內褲,僅著黑色絲襪與吊帶的長腿,這雙腿對著戚紹唐打開,膚上找的到淺紅色的掐痕,腿間的陰莖頹軟地倒向一側,莖身上隱約能捕捉到血點。

──血點?

戚紹唐眨了眨眼,低下頭往下看,在自己與杜宇接合之處瞧見血絲,整個人瞬間呆住。

「少……少爺,」

杜宇以有些沙啞的聲音呼喚:「請您……退出來。」

戚紹唐馬上後退,在他將陰莖抽出的同時,混有血液的精液也從杜宇的臀縫流出,白中帶紅的稠液落上酒紅色的沙發椅,看上去既淫靡又疼痛。

「謝謝……」

杜宇放下腳足──他的腳在戚紹唐抽離前都處於騰空狀態,翻身由仰躺改為側臥,停頓三四秒後才撐著椅墊站起來。

戚紹唐反射動作伸手想扶人,然而他沒接到杜宇的手,只接管家禮貌、洋溢距離感的注目。

「紹唐少爺,請容我退下整理衣裝。」

杜宇拿起折妥放在桌上的長褲與內褲,向戚紹唐欠身說了句「我稍後回來」,便半步半步慢慢走向洗手間。

戚紹唐看著杜宇闔上洗手間的門,後退半步坐回沙發椅上,拱起背將十指插入髮中。

作為戚家的汙點、令所有人失望的浪蕩公子,他對自己造成的傷害非但不該動搖,還要為此種「英勇事蹟」自豪;但作為一個自幼就鄙視仗勢欺人之人的男人,他只想回到十五分鐘前,一刀剁掉自己下面那一根。

──從對撞比賽變成對撞事故了。

戚紹唐掐緊自己的頭顱。他不是不知道杜宇的性格──不吃軟也不吃硬,未達目的絕不策退,卻抱著僥倖的心態想等管家自行收手,結果雙方都把油門催到底,一舉撞爛對方的車頭。

「紹唐少爺。」

杜宇的聲音忽然冒出,戚紹唐嚇一跳鬆手從椅子上彈起來,發現年輕管家不知何時西裝筆挺、鬢髮齊整地站在自己前方,扣除臉色有些蒼白外,與三十多分鐘前進門時幾無差別。

戚紹唐雙唇微啟,停頓片刻才開口問:「你……都處理好了?」

「是的,您呢?還有未辦完的事嗎?」 

「沒有。」

「那麼可以返家了嗎?」杜宇微笑。

戚紹唐張嘴再閉嘴,重複三四回後垂下肩膀,認命的點下頭。

杜宇負手走到包廂的門邊,搬開椅子解開門鎖,以再標準也再優雅不過的姿勢拉開門,躬身做出「請」的手勢。

戚紹唐跨過門檻踏上包廂外的長廊,他沒有回頭確認,但很清楚杜宇走在自己身後,因為管家的步履聲一直跟在自己的後方。

不過在他前進超過十步後,杜宇的足音開始放慢、拉遠,直至完全沉默,戚紹唐本能地回頭往後望,看見年輕管家垂首扶牆停在離自己五六公尺遠的地方,愣了一會快步往回走。

「我沒事。」

杜宇搶在戚紹唐的發問前開口,縮緊肩膀低聲道:「只是……站一會就會好了,請少爺先行前往停車場,我隨後便到。」

戚紹唐抿起嘴唇,望著杜宇冒著汗珠的額頭、筆直但細微發抖的雙腿,咂一下口蹲下扣住管家的腰,將人像扛麻布袋般扛上肩頭。

「紹、紹唐少爺!」

「閉嘴!」

戚紹唐拍杜宇的大腿一下,跨大步走向走廊中段的電梯,過程中與幾名酒店少爺和小姐擦肩而過,這些人無一例外地對他投以注目禮,但全被戚家大少無視或狠狠瞪回去──扮演一名沒禮貌的公子哥就是有這個好處。

他扛著杜宇來到地下二樓,電梯口的停車場管理員先擺出營業用笑容上前,再睜大眼愣住。

「這傢伙的車停在哪?」戚紹唐指著肩上的人問。

「這傢……啊,是杜宇杜管家嗎?請跟我來。」

管理員領著戚紹唐往停車場右側走,將人帶到靠牆的停車格後離去。

停車格內有一輛黑色寶馬休旅車,戚紹唐對這輛車沒什麼印象,正想轉頭問杜宇是不是這台車時,休旅車先一步發出解鎖的嗶嗶聲。

杜宇不知何時掏出車鑰匙,靠在戚紹唐的背上道:「少爺,請放我下來。」  

「我想放時就會放。」 

戚紹唐繞過車頭,拉開後車門蹲下身,一手壓杜宇的頭一手圈住對方的腿膝,將人塞到足以讓三人共乘的後座內,伸出手沉聲道:「鑰匙給我。」

「少爺,駕駛是……」

「是我的事,你給我乖乖躺好。把車鑰匙交出來!」戚紹唐將手伸得更長。

杜宇看著戚紹唐的手,停頓片刻才將車鑰匙放到對方的掌心。

戚紹唐握住鑰匙,關門坐上駕駛座,啟動車輛駛出地下停車場。

他在開上平面道路時聽見背後傳來稀疏聲,抬頭望了照後鏡一眼,發現杜宇正撐著椅墊坐起來,立刻厲聲道:「我有準你爬起來嗎!」

杜宇肩頭微微一抖,靜止一兩秒後緩緩臥回座椅上道:「紹唐少爺,我有兩件事必須向您請示。」

「說。」

「老爺差人送來戚府集團各公司本季的財報和下季營運計畫,總計十八本,請問要如何處理?」

「拿去墊桌腳。」戚紹唐停下來等紅綠燈。

「好的。二小姐今早來電,她今晚本要設宴招待藝廊的客戶──來自法國的收藏家艾洛蒂˙羅蘭小姐,但忽然身體不適難以出門,希望少爺代她擔任。」

杜宇似乎在換姿勢,停頓幾秒才接續道:「我希望能代您婉拒這個邀約,考量到您的身體狀況,僅休息短短四小時就趕赴下一場宴席並不妥,您的意思呢?」

「……二姊的聲音聽起來怎麼樣?」

「相當沙啞。」 

「……」

「紹唐少爺?」

「跟二姊說我會去。」

戚紹唐在燈號由紅轉綠的瞬間踩下油門。距離他因傷放棄選手生涯,想轉職擔任教練卻遭到毀滅式的阻礙已有五年,他仍未成功讓父親放棄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