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作介紹:https://goo.gl/hDnix2

◎預定七月底八月初上市,東立出版

◎隔日更新!

 

──阿輾是不可度量之人呢。

岳千山腦中忽然響起師父說過的話,即使與慕容輾已經做了十四載的師兄弟,仍不時被師兄的強悍與無知所驚,陷入只想掘地三尺自埋了事的窘境中。

「三師弟,萬事拜託了。」慕容輾重拍岳千山的背脊,色澤淺淡的眼中滿是期許。

岳千山感覺自己的胃腸隱隱作痛,正考慮要不要再把師兄拉出去相談時,背後忽然爆出暢快的大笑。

「哈哈哈哈──」

魏判撫腿狂笑,沙啞但宏亮的笑聲蓋過棧外的雷響。

尚緋玉蹙眉問:「魏老,你這是……」 

「無事、無事。」

魏判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恢復沉穩之態道:「總鏢頭,我想就讓慕容捕快和岳捕快隨咱們上京吧。」

「這怎麼行!若是讓其他鏢局知道,尚廣的臉要往哪裡擺?往後誰肯給我們鏢走?」

「靠官老爺押標的確丟面子,但是方才慕容捕頭也說了,即使咱們拒絕與他同行,他也會偕同岳捕頭追隨在後。」

魏判看向慕容輾與岳千山道:「論武藝,就算小姐、我、青勁和老胡四人合力,怕也敵不過落扇見殺;比匿蹤之術,咱們也騙不過萬里追跡,既然於明於暗咱們都避不開兩位官爺,何不乾脆同行,若是有什麼狀況彼此也好照應。」

尚緋玉烏眉緊蹙,轉過頭環顧其餘夥伴,以眼神尋求眾人的意見。

複兒第一個和尚緋玉對上眼,嚇一跳慌張地搖手道:「我、我只是下人,不懂江湖規矩,諸位決定就好。」

「妳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

楊青勁握住腰間的闊劍,挺起胸膛道:「不管妳留或不留慕容大哥,我都會和妳一起面對。」

胡安歸雙手抱胸苦笑道:「讓官差陪同走鏢,是比被人奪鏢更丟臉的事,但就像魏老爺子說的,咱們阻止不了慕容小哥,更何況以尚廣目前的境況,要是沒能安安穩穩走完這鏢,別說是下一鏢,連下一頓飯都沒著落。」

尚緋玉置於桌上的手收緊,握拳靜默片刻才轉向慕容輾沉聲道:「慕容捕頭,你若執意要隨我等上京,我不會阻止,但作為尚廣鏢局的總鏢頭,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

「何事?」慕容輾眼睛一亮問。

「若有人奪鏢,請兩位補頭袖手旁觀,讓尚廣自行處裡。」

「這……」

慕容輾的雙眉高高隆起:「即使來奪的人是金切票手,並且危及尚姑娘與其他人的性命?」

「當然同……」

「這除外。」

魏判截斷尚緋玉的回答,並且馬上就收到自家總鏢頭充滿責難的注目,搖了搖頭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總鏢頭還年輕,吃一次虧、失一回面子都還能有挽回的機會,但命只有一條,丟了就什麼都沒了。」

「魏老對緋玉這沒信心嗎?」

「不,我是對我自個沒信心。」

魏判的回話讓尚緋玉一愣,深深低下頭懇求:「總鏢頭,請看在我、老總鏢頭和尚廣鏢局的份上,以大局以自身為重。」

尚緋玉雙唇緊抿,望著魏判蒼白稀疏的髮絲,垂肩闔目痛苦地道:「我明白了,這兩者例外。」

岳千山暗自鬆下氣,正要開口說話時,忽然看見卷殘香提著藥箱朝眾人走來,眉頭一顫倏湧不安。

卷殘香放下藥箱,朝眾人打拱作揖道:「不才何留芳,身無長才忝以製藥維生,見過諸位壯士。」

楊青勁坐得離何留芳最近,這一揖幾乎是行在他眼前,尚殘少年氣息的臉頰猛然轉紅,兩眼直直看著面前宛若出水芙蓉的美人,直到被尚緋玉重踹一腳才回神。

尚緋玉拱手回禮,面無表情地道:「尚緋玉,尚廣鏢局總鏢頭。你是岳捕頭的舊友?」

「不才僅是有幸協助岳捕快辦案,不敢妄稱為友。」

卷殘香淺笑,無視岳千山射過來的殺人目光,環顧眾鏢師問:「方才諸位多次提及『上京』二字,敢問此『京』可是冽京?」

「是又如何?」尚緋玉戒備的問。

「不才受人之託,攜數副藥方與藥材上京,只是一人獨行,若逢凶險恐難脫身,欲顧護衛又怕所託非人。」

何留芳碰柳眉輕蹙,拱手欠身問:「若諸位鏢師不嫌棄,可否讓不才與諸位同路?」

「你要跟我們一起走?」

岳千山話聲既洪又高,他起身兩三步站到卷殘香面前,扣住怪盜的臂膀厲聲問:「開什麼玩笑!你躲了我大半年,現在忽然跳出來說要和我們一起走?」

「岳捕快……」

「捕你祖奶奶啦!你想跟我裝不熟到哪時?」

「岳、岳兄,您如此大力……唔!」卷殘香忽然掩住口鼻,別開頭對著地板打了個噴嚏。

這一打將岳千山從暴怒中拉回,他感受到自己掌中纖臂的冰涼,注視一身雨露、瑟瑟發抖的秀美怪盜,咂一下口放手轉身朝慕容輾問:「師兄,你住在這間客棧嗎?」

「是啊。」 

慕容輾回答,很快便理解師弟的用意,指著立在櫃檯旁的樓梯道:「二樓樓梯口,右邊數來第三房是我的,床邊木櫃裡有兩件乾淨的袍子,盡管拿去用。」

「謝了。」

「師兄弟堅說什麼謝。要替你弄個火盆過來嗎?」 

「要。」

岳千山在回答之時,背後又響起壓抑的噴嚏聲,他回過身一手提箱一手扣腕,拎著藥箱與卷殘香急急往二樓走,一腳踹開師兄所指的客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