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印量調查開始,歡迎填寫!

 

露天市集位於幼兒園與凱瑟琳住的公寓大樓之間,蔓延兩條街的市集中擺滿日出時才入港的漁獲、昨夜或今早摘下的蔬果、二手衣物或器皿、剛出爐的麵包、豬牛雞鴨肉與香腸燻肉,提著菜籃或拉著推車的男女在攤販間穿梭,詢問、殺價、輕笑與爭執聲從馬路推疊到天頂。

萊奧也在這些男女之中,他在市集中走了一圈,離開時左手臂上的塑膠提籃由空轉滿,右手還拎著兩個鼓脹的塑膠袋,他為了不讓塑膠袋內的食物遭行人擠壓變形,把注意力大半放在關注袋子左右,忽略了自己背後的狀況。

拜此之賜,當某人一頭撞上萊奧的背脊時,他不但嚇一大跳,還險些失去平衡把頭叩到金龜車的車窗上。

「怎麼回……咦?」萊奧回過頭注視跪在自己身後的男子,睜大眼睛險些鬆手讓指尖的塑膠袋落地。

男子頂著一頭凌亂的棕髮,白皙偏尖的臉龐掛著熬夜所生的黑影,水藍色的眼瞳爬著血絲,罩在長外套內的白襯衫滿是皺褶還扣錯一顆扣子,深藍色的西裝褲隱約能看見液體乾枯後的痕跡。

不過讓萊奧雙眼圓瞪的不是男人的狼狽,而是他認得這張臉。

「泰勒˙摩爾……不對,泰勒˙摩傑克?」

萊奧呼喚,瞧見男人抖了一下肩頭看向自己,將塑膠袋與菜籃放到金龜車的引擎蓋上,伸出手問:「你還好嗎?」

「我……」

男人──泰勒──凝視萊奧片刻,雙眼猛然由渙散轉為警覺,撐起雙腿後退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買菜。」

萊奧指指引擎蓋上的菜籃、塑膠袋,正要再問一次對方的狀況時,眼睛先在泰勒的頸側與腕間捕捉到不尋常的紅印,站姿也不太正常,靈光一閃明瞭眼前人經歷了什麼,放下手誠懇地問:「需要藥品推薦嗎?」

「藥品?」泰勒皺眉問。

「你受傷了。」

萊奧舉起手在自己的頸與腕間劃了兩道:「這裡和這裡塗一般的消炎藥就行了,但其他的地方……一般的消炎藥會製造不少麻煩。」

泰勒愣了兩三秒,望向萊奧的目光從戒備變成憤怒,嘴角卻揚起劃出笑容道:「你很擅長嘲笑人,不是嗎?」

「我承認我是。」 

萊奧舉起手擺出投降的手勢道:「我知道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收場很糟,你不信任、懷疑、戒備甚至厭惡我都是理所當然的,不過我發誓沒有惡意,只是看過太多人擦錯藥的慘況,才想給你一些……」

「不需要。」

泰勒冷聲打斷萊奧,動手撫平襯衫上的摺痕道:「我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我的回答是:『想都別想。』去找別人搖你的狗尾巴!」

「你覺得我在打什麼主意?」萊奧歪頭問。

「別想套我的話!」

泰勒怒吼,沙啞的吼聲立刻招來左右人的注目,他咂一下口收起翻騰的怒意,盯著萊奧後退道:「收起你虛假的好心,到別處找別人下手吧,我既不會給你情報,也不可能幫你引見。」

「所以你到底覺……」

萊奧停下嘴巴,因為泰勒在他把話說完前就掉頭離開,並且在自己出聲警告前一頭撞上信箱摔倒在地。

基於泰勒的背影上貼著大寫的「敢靠近就咬你」標示,萊奧沒有出手相扶,只是打開車門拿起菜籃與塑膠袋,在將兩者放進助手席的同時,透過眼角餘光確定地產經理有好好爬起來攔計程車。

萊奧在計程車駛遠時關上車門,他本該繞到駕駛座那側上車回公寓,然而雙腳才前進兩步便停下,轉過頭看向沿人行道一字排開的店鋪與住宅。

萊奧不是個喜愛探聽八卦的人,但這不表示他好奇心低落,而方才泰勒那一番意有所指又莫名奇妙的發言勾動了青年的求知欲。

不過泰勒人已經走了,他只能由別處尋找解謎的線索,而眼下最有可能提供他靈感或資訊的是……

「摩傑克先生,你和誰過了火熱的一晚?」

萊奧鎖上車門低語,回想泰勒跪坐的位置、撞擊自己的力道與部位,推估出對方行走的方向後,轉向該處緩步前進。

以泰勒虛軟、狼狽的模樣,他應該是匆忙出門,且這扇「門」不會離現身的地點太遠,而在排除正在擦拭櫥窗的商鋪、透著孩童嘻笑聲或站著澆花老奶奶的住家後,符合條件的房舍只有兩棟。

萊奧停在這兩棟房舍前,摸著下巴思索要用何種方式試探屋主時,頭頂忽然響起慵懶、低沉、宛若岩石碎粒的話聲。

「這不是……森精靈主的小狼犬嗎?」

萊奧肩頭一震,抬起頭往自己的右上方看,在敞開的雙扇窗邊瞧見一名上身赤裸,頭頂黑色浴巾的健壯金髮男人──紐奧良的獅人主阿里亞德。

萊奧不是沒想過自己可能遇到阿里亞德,畢竟紐奧良是對方的地盤,但這座城市有三百五十平方英里、三十九近四十萬人口,要不期而遇也沒那麼容易。

──墨非定律啊……

萊奧在心底苦笑,具體感受到自己的汗毛一根根豎起,雙腳因為求生本能蠢蠢欲動,但他壓下了這股衝動,單手插腰擺出輕鬆的微笑回望窗邊的掠食者道:「我以為你們這個種族沒有早起的習慣。」

「的確沒有,所以我不是起床,是準備去睡了。」

阿里亞德前傾上身,將比萊奧粗也長上一號的臂壓上窗框,俯視萊奧道:「你來做什麼?」

「買菜、當某人的防撞墊,然後基於個人興趣扮演業餘偵探。」

萊奧雙手抱胸問:「閣下呢?你打算拿我這隻流浪狗做什麼?」

「我還沒決定。」

阿里亞德停頓幾秒,蹙起雙眉問:「你喊自己什麼?」

「流浪狗。」

「你捨棄了你的飼主?」阿里亞德挑起單眉。

「讓你失望了,是我的飼主不要我了。」

萊奧的胸口一陣抽痛,但他沒讓痛楚影響自己的表情或聲音,依舊輕挑地道:「我忘記把門口的報紙叼進來,又把他心愛的骨董沙發椅咬爛,所以被掃地出門了。」

「什麼時候的事?」阿里亞德微微瞇起眼。

「你是問報紙還是沙發椅?」

「問掃地出門。」

「上週日。」

「週日、週日……」

阿里亞德沉吟片刻,雙眼忽然睜大,垂下頭笑道:「你被你的飼主寵愛著呢。」

「這個笑話很好笑。」萊奧面無表情地道。

「我沒在說笑,我上週六向布洛捏爾發出奪領宣告,你週日就被踢出領地,足以看出精靈主對你的重視。」

──那我想我肯定是瞎了。

萊奧將這句話含在喉頭,聳聳肩膀漫步在乎地道:「被領主大人親口告知未經許可不得靠近領地,我以此為榮。」

「……你不知道『奪領宣告』是什麼,對吧?」

「貴種族的特殊設定太多了,恕我難以研究透徹。」

「奪領宣告是領主級夜血者的宣戰兼招降書,宣戰對象是目標領地的領主和家人,招降的則是該領地上的居民──只要在開戰前離開領地,發出宣告的夜血者就會饒他們一命。」

阿里亞德停下來打一個哈欠,懶洋洋地望著萊奧道:「精靈主在收到宣告的隔天就趕你走,表示你是他犧牲不起的人,懂嗎?」

萊奧沒有回應,他直直盯著阿里亞德,彷彿獅人主吐出的不是英語,是一串石化咒。

「總之……唔啊──」

阿里亞德再度打哈欠,將身子收回窗內道:「總之就是這樣……還不想死就遠離精靈主的領地,只要你人不在那座莊園或森林裡,我就不會動你。」

「……」

「早安,流浪狗。」阿里亞德關上窗戶。

萊奧維持著注視雙扇窗的姿勢,向後退了一步、兩步、三步、四步……直至背脊碰上電線桿。

困擾、折磨、令自己痛苦十一日的謎題解開了,不過在萊奧因此感到狂喜之前,過去兩個月他所聽過與說過的話先浮現,由乍看之下互無關係的零碎字句,拚合成一張完整的圖像。

──上周寄到莊園的企畫書您讀過了嗎?

──泰勒˙摩傑克,阿普頓地產公司的經理。

──我告訴你是什麼好日子──是我和曼托菲爾第一次約會的大日子!

──那就是你養的小狼狗嗎?

──如果曼托菲爾不是半個布洛捏爾市市民的房東……

──我的一個屬下很看好布洛捏爾的發展潛力。

──我的回答是:『想都別想。』去找別人搖你的狗尾巴!

「……狗娘養的。」

萊奧以輕但灼熱的聲音吐出髒話,起身離開電線杆走向金龜車,大力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座,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抖著手指翻出夜血者的號碼,朝撥號鍵重重戳下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