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印量調查開始,歡迎填寫!

 

曼托菲爾在向古魯塔克簡要說明目的地與可能遇上的狀況後,沒有馬上前往一樓與骨骸騎士會合,而是將房內木櫃中收納的衣褲、領結、帽子、腰帶、圍巾……所有找得到的衣服配件通通翻出來,站在堆滿衣物的四柱大床前,花了將近半小時穿穿脫脫照鏡子,才決定如何變裝。

而當曼托菲爾來到一樓門廳,與站在廳內、門外準備迎接自己的雅絲、莉亞、古魯塔克對上視線時,他認為自己的變裝成功了,因為這三個人第一時間的反應把手伸向腰間或肋骨的武器,而不是躬身道午安。

「是我。」

曼托菲爾出聲,瞧見三人猛然瞪眼張嘴,心中升起一絲得意,以極小的幅度勾起嘴角問:「認不出來嗎?」

「認不出來。」古魯塔克快速搖頭。

「曼托菲爾大人,您這身打扮是……」雅絲的嘴角一下一下抽動。

「惡德。」莉亞握緊的拳頭喀喀作響。

「先前陪萊奧到布洛捏爾治裝時,我遇上不想來往的人,當時萊奧用手邊的材料幫我變裝。」

曼托菲爾脫下鼻樑上的墨鏡晃了晃道:「除了眼鏡外,其他都是當時穿過的衣服,萊奧說我穿起來很有趣,整套送給我。」

「的……的確很有趣。」古魯塔克動了動不存在的喉結。

「您返回莊園後,請務必將這套衣物交給我與莉亞處置。」雅絲陰沉地請求。

「燒毀。」莉亞以更陰沉的聲音道。

──我和現代人的服裝有那麼不配嗎?

曼托菲爾在心底低語,心情複雜地戴回墨鏡,穿過門廳坐進停於大宅門口的寶藍色金龜車。

古魯塔克隨後上車,一面關上駕駛座的車門一面向曼托菲爾道歉──抱歉我看呆了忘記幫您開門,帶著幾分慌亂踩下油門將車子駛出莊園。

而也許是對自身失職的驚慌,或主人新裝的驚嚇,古魯塔克在駕駛途中異常聒噪,從昨晚的方程式賽車結果、上週娛樂圈爆發的性騷擾醜聞,說到莊園廚房的維修進度、雅絲和莉亞兄妹為何要在萊奧面前裝啞巴他實在不懂……善用骨骸騎士不用呼吸的優勢機關槍似的說個不停。

曼托菲爾坐在後座默默聽古魯塔克碎念,不過他只放了三成注意力在骨骸騎士身上,剩下的七成則鎖在窗外的景物上,尋找老友口中的墨西哥捲餅攤。

埃德蒙多給曼托菲爾的提示是「你的森林西南方的加油站」,乍看之下是個模糊不清的指示,但考量到經過布洛捏爾森林的馬路僅有兩條,指向西南方的更是只有一條,影蝠主這句話幾乎可說是明示了。

拜如此直白的指路語之助,曼托菲爾只在車上坐了二十多分鐘,便透過擋風玻璃瞧見加油站與頂著巨大墨西哥捲餅模型的餐廳,立刻伸手拍上古魯塔克的肩膀要對方開過去。

古魯塔克轉動方向盤將車子駛進捲餅餐廳右側的停車場,快步下車幫曼托菲爾開車門,在夜血者朝餐廳走時本想跟上,但馬上被對方以手勢擋下,垂下鎖骨回到車內待命。

曼托菲爾走向由紅、白、綠三色組成的餐廳,握住辣椒造型的門把推開大門,先聽見英西語混雜的嬉笑交談聲,再聞到辛辣中帶有清新的香氣,最後看到走道狹窄桌椅滿列卻幾近客滿的餐廳。

頂著草帽的女侍注意到曼托菲爾,笑盈盈地上前道:「歡迎光臨,先生要內用還是外帶?」

「我……」

曼托菲爾拉長尾音,視線偶然掠過窗邊一字排開的雙人木桌,在瞧見坐在中段吃捲餅的褐髮男子後頓住,目光轉沉低聲道:「是來找朋友的。我已經看到他了,不用麻煩妳帶位。」

女侍張口似乎想說什麼,不過斜後方的客人忽然揮手大喊,迫使她轉身前去詢問對方的需要。

曼托菲爾在呼喊聲中側身穿過走道,拐了個彎來到窗邊,前進三桌來到褐髮男子所在的桌子旁,拉開另一張空椅直接坐進去。

褐髮男子被椅、地摩擦的聲響驚動,抬起頭發現面前多了一名戴鴨舌帽、銀墨鏡男性,立刻放下捲餅惱怒地道:「喂!這是我的位子,你要……」

「好久不見,陶洛斯。」

曼托菲爾截斷褐髮男子──達米安˙陶洛斯──的抗議,脫下墨鏡與帽子問:「捲餅合你的胃口嗎?」

陶洛斯眉眼間的惱火瞬間轉為驚恐,掉頭轉身想要從曼托菲爾眼前逃開,右腳卻被夜血者踩住,一公厘也無法移動。

「我有准你走嗎?」曼托菲爾緩慢地扭動足踝輾壓陶洛斯的腳掌。

陶洛斯張口再閉口,反覆數回才抖著嘴唇道:「那是……針對你的公主是、是團長……是你的兄弟的主意,我沒有……我只是個惡魔召喚師!弱到只能負責、負責情報的三流天蛾人惡魔召喚師,沒辦法違抗……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太陽還沒下山啊!」

「因為我是精靈主。」

「可惡,誤……不、不要再踩了,腳、腳會爛掉!」

「還逃嗎?」

「不逃,我用我的、的靈魂發誓,絕對、絕對不逃!」陶洛斯帶著哭腔道。

曼托菲爾收回腳,靠上椅背面無表情地問:「給我一個讓你活著離開的理由。」

「我退團了。」

陶洛斯舉起雙手,瞧見曼托菲爾的神情沒有變化,趕緊吐出新話:「然後那晚向埃德蒙多大人報信的人是我,是我幫你的公主搬救兵,就這點來說你……」

「你一個晚上背叛兩個信任你的人。」

「我沒……我是、是……」

陶洛斯張著嘴冒冷汗,與曼托菲爾對視許久才擠出聲音道:「埃德蒙多大人派我去蒐集紐奧良的獅人主的情報,我可以將這些情報告訴你。」

曼托菲爾的眼睛微微張大,他表面上看起來平靜,但其實在認出陶洛斯的那刻,累積百年、百條人命的仇恨便將自己的來意、埃德蒙多的暗示掃出腦袋,直到對方提起影蝠主的名字才想起正事。

──他為了回報你,會給你一些不是你最想要,但絕對必要的東西。

曼托菲爾放在桌面下的手指收緊,的確,敵方情報不是他最想要的──他想要讓所有人安然度過危機的方法,卻是絕對必要的資訊。

陶洛斯將曼托菲爾的沉默與張眼誤解為鄙視,連忙揮手解釋道:「我、我不是要背叛埃德多蒙大人!大人雖然沒有要我把紐奧良的情報告訴你,但你也知道,美洲的領主級夜血者中他最喜歡你,會在這個時間點派我到紐奧良探查,一定是想偷偷……」

「說。」

「幫助你……你剛剛說什麼?」陶洛斯問。

「把你知道的,如實、簡潔、不加油添醋地說出來。」

曼托菲爾伸手扣住陶洛斯的手腕,目光轉沉道:「如果你說謊,你的心跳會告訴我。」

陶洛斯的喉頭滾動兩下,先拿起桌上的玻璃杯灌下一大口水,再放下杯子開始講述自己蒐集到的情資。

紐奧良的獅人主阿里亞德出身鬃金原,七年前被父親──現任鬃金原的獅人主──以磨練的名義將他派到人類世界,不過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擔心兇殘好鬥卻又具備領袖魅力的三子威脅長子的地位。

而阿里亞德到人類世界後的作為也應證了父親的擔憂,他在短短三年內就拿下龍蛇混雜,百年間都未曾被夜血者支配的紐奧良,並且屢次單挑北美的領主級夜血者、狼人、獅人或巫妖社群的領袖,戰績雖不到全勝,但就算戰敗也會讓對手重創。

「目前阿里亞德麾下的戰力有一百零三名戰士級夜血者、四百名獅人、十七個黑魔法師、六名巫妖、三百五十名狼人和一百二十一名黑精靈。」

陶洛斯停下來嘴巴,喝一口水潤喉繼續道:「紐奧良的人類黑幫和一部份政府官員也在他的掌控下,不過人類嘛……我不認為他們可稱為戰力。」

「備戰狀況呢?」曼托菲爾問

「沒有。」

陶洛斯感受到曼托菲爾的殺氣,連忙解釋道:「不是沒有查到,是他們沒在備戰!」

「為什麼?」

「因為他們吵翻天了。」 

陶洛斯攤平雙手道:「阿里亞德在發奪領宣告前沒徵詢過任何人,以穆爾舵為首的智囊也不贊同拿下布洛捏爾──他們對你們的評估是能贏但一定是慘勝,而阿里亞德聽完後反而興致勃勃的說要延後兩個月進攻,和精靈們打場『武裝到牙齒』的硬仗,讓底下的戰士謀士們沒心情備戰,通通忙著勸改變主人的心意。」

「你覺得他們還會吵多久?」

「不曉得,但已經吵了十天還沒有結果,獅人主又是出了名的硬脾氣,短期內應該不會結束。」

陶洛斯見曼托菲爾低頭不語,小心翼翼地探頭問:「那個……我可以走了嗎?我知道的全都說了。」

「……付完帳就滾出去。」 

曼托菲爾鬆開手,而在他的手指離開陶洛斯手腕的剎那,天蛾人一手抓捲餅一手拿帳單,從椅子上彈起來直奔結帳櫃台。

夜血者默默看著陶洛斯撞開大門消失,起身本想離開餐廳,可是在他踏上走道前,一名戴著紅帽子的孩童忽然奔過桌邊,銜著青赤醬料的嘴角猛然闖進曼托菲爾的視線中,令他的步伐瞬間停頓。

曼托菲爾在桌椅之間佔了足足五分鐘,直到滿場跑的孩童被母親拉回座位上,他才慢慢坐下,舉起手招來女侍,告訴對方自己要外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