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印量調查開始,歡迎填寫!

 

接下來的時間,賽巴斯欽像是要表示關於莊園、曼托菲爾的話題到此為止一般,除了客氣地請萊奧開火關火、將食材拿過來或放過去外,沒有再多說一個字。

萊奧這方也是,他沉默的聽老管家指揮,把義大利麵拌上橄欖油淋上蔬菜醬,將平底鍋裡的雞湯、炒料和調理機中的馬鈴薯泥組合成濃湯,切開堅果麵包放進藤籃中,然後坐下來與賽巴斯欽一同把麵、湯、麵包掃進肚子裡。

飯後萊奧沒有收拾餐桌──以往不管誰下廚他都會擔下收桌子洗盤子的工作,從衣架上抓下一件黑色連帽外套上後,便不發一語地離開獨棟住宅。

萊奧走在一個多小時前經過的街道上,當時請青年提或送過物品、開車門房門與箱子門的男女大多已返家或前去工作,因此他一路上僅和兩三個人揮手道午安,在遠離獨棟住宅所在的街區後,插在口袋裡的手更是一次都沒抽出。

不過這與萊奧的打扮與身姿多少有些關係,他在進入舊市區後便拉起兜帽遮住半張臉,還刻意垂首拱背邁大步走路,讓熟人就算見著也認不著。

萊奧沒有選定目的地,漫無目的的穿越馬路、拐過巷道,登上階梯再滑下扶手,而當他走到腳底發疼,膝蓋被痠乏感所壓彎時,人已經從布洛捏爾西北方的住宅區,來到東南方的馬門廣場。

方廣遼闊的廣場與萊奧過去照訪時毫無差別,遊客、本地居民、小販與街頭藝人散佈於灰白石板上,場中央立有仕女雕塑的水池旁坐著歇腳的情侶或長者,東側的百年教堂迎著陽光,兩側與正面的彩繪玻璃耀眼如寶石。

萊奧越過半個廣場來到水池邊,撿了一個左右無人、前方不見藝人的位子坐下,彎下腰雙掌交疊撐住額頭,看著被自身陰影籠罩的大腿,腦中再次回放五天前與曼托菲爾最後一次見面的記憶。

他在由森核返回莊園客房後,扎扎實實的睡上十一個小時,甦醒時房內的窗簾全被放下,床、地、桌、櫃、牆與椅子全籠罩在陰影中,幽暗得像即將日落的深昏時刻。

萊奧眨了眨眼,將手伸向枕邊想找手機確認時間,左耳忽然聽見細微的聲響,肩膀一抖地轉頭朝聲音源看,在床邊的骨董椅上看見曼托菲爾。

夜血者穿著昨日的騎馬裝,連人帶椅坐在黑影中,影子模糊了他的五官與線條,銀白長髮也蓋上一層灰霧,只有翡翠色的眼瞳異常清晰,彷彿有人在黑暗中點了兩團青火。

萊奧壓在被褥中的手本能地縮起,不過他很快就將驚嚇轉為驚喜,翻身坐起笑道:「曼托菲爾!你怎麼會在這裡?」

「……」

「曼托菲爾?」

萊奧呼喚,隱約覺得曼托菲爾似乎有些不對勁,瞇起眼凝視夜血者問:「你還好嗎?」

「……沒事。」

曼托菲爾回答,轉過頭將目光投向左側牆面上的畫作問:「你睡飽了?」

「都睡僵了。」

萊奧拉長脖子前傾身子靠近曼托菲爾問:「真的沒事?你的聲音聽起來很沙……」

「我沒事!」曼托菲爾以逼近怒吼的音量與音高回覆,掌下同時響起木頭碎裂的細響。

萊奧猛然停住,靜默幾秒才舉起雙手重新擺出笑容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沒事,是我多話了,對不起。」

「……」

「對了,你會在這裡,是有事找我吧?」

萊奧捕捉到曼托菲爾手指的顫動,知道自己猜對了,掀開絲被踏上地板道:「既然是,直接叫醒我不就好了,我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的人,這麼客氣很奇怪。」

「我沒有客氣。」

曼托菲爾垂下頭道,停頓幾秒才接續道:「約瑟……賽巴斯欽發現莊園有地方會漏水,約了裝修工人要做全面翻修。」 

「需要實習木匠嗎?」萊奧舉手問。

「不用,」

曼托菲爾起身背對萊奧道:「你留著會礙事,把東西收一收,今天太陽下山前,和賽巴斯欽一起離開莊園。」

「沒問題!我的木匠技能……你說什麼?」萊奧愣住,盯著曼托菲爾的背影無法理解自己聽到的話。

「日落前離開亞特伍德莊園。」

曼托菲爾用毫無起伏的聲調重複,不等萊奧做出任何回應便快步走向門口,推開房門將人類獨自留在灰暗不明的房間內。

「大……大哥哥?大哥哥!」

稚嫩的喊聲將萊奧推回現實,他抬起頭往前看,發現自己面前不知何時站了一名綁辮子的小女孩。

「大哥哥,你怎麼了?」

小女孩張著烏溜溜的大眼歪頭問:「肚子痛?肚子餓?還是受傷了?」

「都沒有,謝謝妳的關心。」

萊奧重新掛上笑容,直起腰桿環顧左右問:「你的爸爸媽媽呢?在附近嗎?」

「在那裡。」

小女孩側身指向不遠處對著爵士樂手打拍子的夫婦,再望著萊奧皺皺眉道:「要幫大哥哥打九一一嗎?媽媽說人不舒服的時候,可以打九一一叫白白的車子過來。」

「我沒有不舒服到那種程度。」

萊奧注意到夫婦之一停下拍手看向自己,低下頭與女孩平視道:「妳媽媽在找妳了,回去她身邊吧。」

女孩張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在開口前,她的母親先跑到水池邊,握起女兒的手一臉戒備的將孩子牽回丈夫身旁。

萊奧目送母女走遠,臉上虛假的笑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真實的情緒──恐慌。

是的,不管是和蘇珊太太與眾多鄰居時應對時的歡欣、回答女孩關切的溫柔,還是面對賽巴斯欽的冷怒,通通都不是萊奧真正的心情,他真正的心情是蝕心的恐慌。

萊奧不知道曼托菲爾為什麼忽然趕自己出去──莊園裝修絕對不是理由,他在搬離那日曾想找夜血者問清楚原因,可是賽巴斯欽和其他傭人死死盯住人類,沒讓他有任何開溜尋人的機會。

既然無法直接問,那就改用電話或簡訊問!萊奧抱著這個心思,在乘車前往布洛捏爾時掏出手機撥號打字,然而他撥出的電話轉進語音信箱,簡訊則是始終沒得到回覆。

──我做錯了什麼嗎?

萊奧自問,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可能是在樹屋中索討過度。

當曼托菲爾邀萊奧前往森林時,他大大鬆一口氣,心想著夜血者沒被自己荒唐的過去嚇到真是太好了,這種緊繃多日終得舒緩的狀態,令他在看見對方紅著臉張開雙腿時格外沒有抵抗力,更別提之後那句想要孩子的話。

在這二重重擊下以及月亮──不知為何,每當滿月時他的體力和慾望總是特別高漲──的影響下,萊奧一下子從對情慾、交歡都頗為老練的成熟男子,退回對於戀人的氣息、溫度飢渴無比的十六歲少年,壓著曼托菲爾直到彼此枯竭乏力。

以曼托菲爾羞澀的程度,是有可能被萊奧的反應嚇著,可是當晚兩人分別時,夜血者的眼神、撫觸與嘴唇都極其柔和,沒有一絲驚恐或排拒之色。

但如果不是基於這個可能,萊奧也想不出其他原因了,他冒犯或觸怒曼托菲爾的事不只一件,但這些事全是距今兩個月或一個禮拜前發生──例如要脅對方答應自己的條件、擅自闖進非人者的晚宴,不管夜血者反射弧再長,現在才發怒也太久了。

──那到底是為什麼?

萊奧在心底吶喊,喊聲無人回應,因為能回答的人遠在密林環繞的大宅中,而一向大膽到近乎妄為的人類沒有勇氣衝回莊園。

人在兩個狀態下會極度勇敢,一是一無所有,二是有所依恃,過去萊奧的堅強建築在前者上,如今兩者皆無,他有了無論如何都不願失去的人,卻不確定那人是否還眷顧自己。

萊奧感覺自己彷彿回到少年安置機構,不知道何時、怎麼做才能返家,想要放聲大哭又怕嚇到妹妹,嘴上掛著安撫的笑靨,心裡卻被惶恐所塞滿。

當然,萊奧心裡還是有個聲音提醒他,曼托菲爾是正直、善良、深情且大度的人,會忽然要自己離去一定有正當理由,不要胡思亂想,可是在他被這個聲音所安撫前,另一個聲音先投出質問:你配得上如此正直、善良、深情且大度的人嗎?

──配不上。

萊奧腦中迅速彈出回答,雖然他在住入亞特伍德莊園的第一天,就極力爭取曼托菲爾的好感,可是他始終不知道自己憑什麼獲得夜血者的寵愛,若要論做甜點,賽巴斯欽的功夫比他好;駕駛、木工與打掃上,古魯塔克、莉亞、雅絲大大勝過自己;在性事上整個莊園中也許沒人比自己強,可是萊奧比任何人都清楚,「愛」不是靠「做」出來的。

「……好可怕。」

萊奧垂著頭呢喃,他不是第一次愛上某人,過去也曾有過情緒與心思都隨一人起伏的經驗,可是患得患失、惶惶不安到這種程度卻是頭一回,被莫名驅逐的不安、與深愛之人分別的痛苦,以及長年累積卻毫無自覺的安全感匱乏混雜在一起,令他無論吸入多少空氣,胸口都宛如窒息。

「當我墜入愛河時,

那將會是永恆,

否則,我將永不與人相戀。」

熟悉的女中音與薩斯風聲闖進萊奧耳中,他雙肩一抖抬頭往自己的右手邊看,瞧見先前與曼托菲爾同坐水池邊時見過的女歌手正握著麥克風,擺動被黑色長裙包裹的腰桿微笑吟唱。

「在這令人焦慮不安的世界中,

戀情尚未開始便劃上休止,

那些在月光下繾綣細密的吻,

似乎也在溫暖的太陽下冷卻……」

萊奧的心臟猛然緊縮,大動作轉身望向反方向,卻因此絆倒從自己左方經過的女子,讓對方連呼叫的時間都沒有,就整個人摔到他腿上。

萊奧在對方的面部著地前,緊急扣住對方的手臂將人扶起道:「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後面有人,妳有哪邊痛嗎?」

「沒有。」

女子站穩腳步,頓了一下看向萊奧道:「這聲音……小萊?」

「這是我的暱稱之一……」

萊奧的話聲轉弱,望著面前長髮披肩、一身俐落高檔套裝還踩著三吋高跟鞋的女子,皺起眉頭不確定地問:「妳是……凱瑟琳?凱瑟琳˙富蘭克斯?」

「沒錯,那是我的名字。」

女子──凱瑟琳──對萊奧露出燦爛的笑容,張開手臂抱住青年道:「好久不見,我的好兄弟。」 

====================================================

這回再次引用了之前15回用過的爵士情歌《When I fall in love》(老實說我沒料到會用兩次),這次使用的是前半的歌詞,原文+翻譯如下:

When I fall in love
當我墜入愛河時
It will be forever
那將會是永恆
Or I'll never fall in love
否則,我將永不與人相戀

In a restless world like this is
在這令人焦慮不安的世界中
Love is ended before it' s begun
戀情尚未開始便劃上終止
And too many moonlight kisses
那些在月光下繾綣細密的吻
Seem to cool in the warmth of the sun
似乎也在溫暖的太陽下冷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
  • 萊奧是狼人嗎?!!!
    月亮什麼的...
    是吧是吧是吧((期待
  • 他有狼人血統

    M.貓子 於 2017/12/26 21:1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