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12/20出版的BL小說《盜心殘香》的試閱
《盜心殘香》文案&購買處整理
◎試閱內容至第一章,一共七回,週一、二、四、五、日更新!
◎預告一下,之後會有無論歐洲人非洲人都有機會的小活動。

 

岳千山在離開書房後,先去馬廄替自己的馬添草刷洗,再來到解懸衙西側供巡走補住宿與休息的院落,挑了一個空房將自己的行囊放下。

而在將雜務處理完畢後,岳千山本想找衙裡的大夫替自己把把脈,確認身上的毒是否已經解了,可是一想到大夫肯定會問起毒發時的症狀、如何解毒,踏出門檻的腳就收了回去,掉頭回床上打坐調息。

也許是鷹無準那句玩笑話使然,或是岳千山的大腦與肉體覺得這四下無人、安靜無聲的房間十分適合回味人生第一次,他一闔上眼睛,便看見昨晚破廟內的書生,雙手一疊指腹與掌心就浮起對方臀瓣的觸感,導致他不管怎麼深吸慢吐都無法靜下心,還差點走火入魔不得不中斷打坐。

「掘你老舅子的墳……」

岳千山暗罵一聲後仰躺在床上,雙眼盯著頭頂的木橫梁,思緒飄回早上那間空蕩、只有自己和正午烈陽的破廟。

老實說,岳千山睜開眼時最驚訝的事,是昨晚被他打到噴血的三名地痞流氓不見了,但自己卻毫髮無傷,身上的錢與廟外的馬都沒失竊,畢竟如果三人早他一步甦醒,就算沒膽揍自己一頓也會將馬牽走,而假若這幾個人比他晚醒……晚醒的人怎麼會消失?夢遊嗎?

「只能把人抓回來問清楚嗎?」

岳千山喃喃自語。以那三名地痞流氓的程度,要抓人一點也不難,且考量到這類攔路搶劫犯大多死性不改一搶再搶,也不能放著不管,就算自己騰不出時間逮人,也要請州縣府派出捕快或官兵巡邏。

岳千山在心底粗略擬好通知州縣府的稿子,將心思轉向破廟內另一位消失的人──替自己解毒書生。

說實在的,岳千山不意外書生不告而別,畢竟兩人只是萍水相逢,即使自己從地痞手中救下對方,但在對方騎……解毒過後也已兩不相欠,於情於理都沒必要留下來等岳千山甦醒,或者說留著反而尷尬。

只是岳千山理智上能理解書生離去的原因,心底卻有種說不出的煩悶感,彷彿胸口壓了一顆不大不小的石頭,不令人窒息卻無法忽視。

是因為自己沒有親眼確認書生是否平安離開,才會覺得煩悶吧?岳千山這麼告訴自己,如果真是如此,那只要把人找出來就能除去心上的石頭,但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一個不知名不知姓,甚至連臉都沒看清楚的人談何容易?如果這書生和那幫地痞流氓一般會打劫旅人,倒還能循跡追人,可是……

「小岳啊──小岳你若是聽見,便回我一聲啊。」

「三師兄!三師兄你在這裡嗎?」

年邁或稚嫩的叫喚聲打斷岳千山的思考,他翻身下床打開房門,朝正在廊上張望的柏老與丹兒喊道:「我在這兒,什麼事?」

「侯爺找你。」

柏老和丹兒同聲回答,前者站在原處招手,後者則直接跑到房門前,抱住岳千山的手將人往外拖。

岳千山嚇一跳,為了不讓孩子摔倒沒有抵抗,順著對方的拖行前進問:「丹兒你幹什麼?有必要那麼急嗎?」

「急!當然急!人家都要急哭了呢!」丹兒使勁拉扯岳千山。

「啊?」

「澤親王來了。」

柏老代替丹兒解釋,負手悠悠哉哉地跟在岳千山身後道:「王爺大概一刻鐘前到衙裡,目前正在遙目廳和侯爺說話。常師爺要我和丹兒先把你帶過去待命,免得侯爺或王爺找你時,還得滿衙門尋人。」

岳千山的臉上浮現訝異之色,雖然鷹無準已經向他預告過,王府或京兆府近日就會來委託解懸衙,但怎麼也想不到對方會來的這麼快。

不,會覺得快的人應該只有自己,對痛失愛子的王府而言,這已經算慢了。

三人在岳千山陰著臉思索時繼續前進,穿過三道門、兩個庭院來到與遙目廳相連的偏廳,一打開紅褐格扇門就看見常衛騰的臭臉。

「太慢了!」

常衛騰怒罵,以拄拐杖之人所能達到的最快速走到岳千山面前,將拐杖扔給柏老,伸手整理岳千山亂糟糟的頭髮和衣衫罵道:「你這是什麼鬼樣子啊!活像是在雜草堆裡滾了十幾圈似的!」

「我只是在床上躺了一會。」

岳千山無奈地辯解,將目光投向分隔偏廳和遙目廳的格扇門問:「王爺叫我了嗎?」

「是『召』不是『叫』。」

常衛騰糾正,使勁拉平岳千山的衣襟道:「方才召了。你知曉王爺召你的緣由吧?」

「知道,師父向我提過王府的竊案。」

「並由你自行選擇接或不接?」

常衛騰透過岳千山的表情得到答案,嘆一口氣低聲道:「假若是尋常案件,我不會多嘴,但澤親王並非尋常人物,切勿做出會令侯爺難為的決定。」

「……你認為我適合接?」

「不適合,但我不是王爺,只是個師爺。」

常衛騰放下梳理的手,從柏老手中取回拐杖道:「跟我來。留意禮貌,別丟解懸衙的臉。」

岳千山心中湧起掉頭逃跑的衝動,不過最終還是壓下情緒,認命地走到通往遙目廳的格扇門前,聽常衛騰替自己做通報,再看著師爺推開門。

門內是由松柏屏風、花鳥掛畫和紫檀木架妝點的典雅廳堂,堂內並排而立的太師椅上坐著兩個人,一個是鷹無準,另一個便是澤親王淮鍛儒。

淮鍛儒是一名六十多歲的俊雅長者,灰白細髮圈於金冠中,同色的長鬚滑順如涓流,配上那張文儒之氣多過尊貴之態的臉龐,讓他看起來像書香世家的大家長,多過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叔。

這讓岳千山稍稍安心──他最不擅長應付那種把爵位、品級寫在臉上的大人物,朝淮鍛儒躬身作揖道:「卑職解懸衙巡走捕岳千山,見過澤親王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