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12/20出版的BL小說《盜心殘香》的試閱
《盜心殘香》文案&購買處整理
◎試閱內容至第一章,一共七回,週一、二、四、五、日更新!
◎預告一下,之後會有無論歐洲人非洲人都有機會的小活動。

 

門內的聲音暫歇,接著傳出細冷的男子聲:「進來。」

「是!」岳千山推開雙扇門,在桌案與書櫃之間看見坐與站兩名男子。

站在書櫃前的是一名書生打扮的青年,他的年紀比岳千山稍長,蒼白的臉龐帶著幾分尖銳,一頭長髮收在漆黑布冠中,瘦瘦高高的身軀裹在淺紫布衫內,斯文之餘又有幾分孤傲之感。

坐在桌案後的則是一位中年男人,臉上看得出歲月痕跡,但仍不減其英挺俊美;深邃的眼瞳如冬陽溫和,可瞇起時卻有猛禽般的銳利;頭上的銀冠身上的玄錦袍子、繡鷹腰帶皆不是普通人家能穿戴的品項,一看就知道不是尋常人物。

「侯爺、常師爺。」

岳千山朝兩人拱手行禮,從袖內取出摺子遞上道:「這是卑職六個月來所捕捉之犯人名冊,還請侯爺觀閱。」

「衛騰,將摺子拿上來。」

中年男子──安國侯鷹無準──將頭轉向書櫃旁的青年,看著青年從岳千山手中接過書摺,挑起單眉有趣地道:「不過千山啊,半年不見,你說話怎麼變得如此文雅,讓為師好不習慣。」

「……」

「千山?」鷹無準探頭呼喚。

「……那是硬背的。」

岳千山直起腰桿,撇開臉不自在地道:「因為不這麼說,常師爺會很囉唆啊,與其事後被他碎念半個時辰,不如我自己花半刻鐘背一背。」

「那不是囉嗦,是教你規矩。」

聲音細冷的青年──師爺常衛騰──糾正:「侯爺雖視你如子,但在衙中你與侯爺便是上司與屬下,在言語往來上豈能如平民百姓般粗言粗語,這讓外人看輕你事小,拖累侯爺的評價才事大!」

「所以我才背稿了嘛……」岳千山垮下肩膀。

「背稿僅是治標,記入心底才是治本!」常衛騰拿著岳千山的摺子,指岳千山的鼻子。

鷹無準噗哧一聲笑出來,擺擺手愉快的道:「罷了罷了,背多了自會入心底,衛騰你就放過千山吧。」

「您就是這般放縱,衙裡的人才老是沒大沒小!」

「好好好,是本侯的錯。你不是還有狀書要整理嗎?先下去爬梳文書,待我和千山聊完就去找你。」

常衛騰張口還想說些什麼,但在鷹無準溫和的笑臉下,他只能將嘴閉起,把書摺放到桌案上,拿起案旁的木拐杖一跛一跛地走出書房。

鷹無準拿起書摺展開,看著上頭密密麻麻的文字道:「不錯不錯,你不只說話有長進,書法也進步了。」

「侯爺……」岳千山求饒似的低語。

「你我二人獨處時,喊我師父就行了。」

鷹無準細讀岳千山的紀錄,輕緩點頭道:「六個月內跑了三個州,抓到二十一名人犯,你在巡走時真是一刻也沒閒下來啊,這麼操身子還受得了?」

「徒兒沒什麼優點,就是記性和體力好,不礙事。」

「礙不礙事不是看今朝,是看五載、十載後。」

鷹無準放下摺子望著岳千山道:「你這回歸來就別急著出巡,在衙裡多待十天半個月,好好休養一番再出京。」

「但……」岳千山拉長尾音。

「『但徒兒想去抓卷殘香』?」

鷹無準替岳千山將話說完,看著瞬間愣住的徒弟笑道:「你這半年巡過的州縣,亦是卷殘香初現江湖那幾年出沒之處,不難推算出你盯上他了。

但為師不解的是,這『寸影無蹤』卷殘香雖是縱橫各州,珠寶、書畫、美酒、靈藥、古籍甚至賣身契都偷的大盜,但他從未殺人更鮮少傷人,盯上的也多是富貴人家,不符合千山你『殺人的優先,傷人的第二,害平民老百姓比害有錢有勢的可惡』的原則。」

「卷殘香是不符徒兒抓人的原則,但是打從他犯下第一案到現在已整整八年,期間別說是抓到人,連這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不清楚,只曉得這賊子每偷一個東西,就會留下巴掌大的繡金香包,徒兒作為解懸衙的一份子,實在無法忍受這種鼠輩長期逍遙法外。」

「你喊卷殘香鼠輩?」鷹無準驚訝的看著岳千山。

「這種藏頭蓋臉,靠偷別人家東西過活,偷完還留信物諷刺的傢伙,不是鼠輩是什麼?」岳千山板的臉回答。

「你這麼說的確……哈哈。」

鷹無準似乎被逗樂了,輕笑數聲才停下來道:「不過你若想抓卷殘香,就更要留在京中了。」

「為什……」

岳千山腦中閃過官兵嚴查出城者的畫面,面色轉為凝重問:「卷殘香在京城犯案了?」

鷹無準深深點頭,收起笑容嚴肅的道:「根據衙裡密探的線報,三天前澤親王府收藏的雙鳳璧環遭竊,現場留有卷殘香的繡金香包。」

「城門口的士兵是在找雙鳳璧環嗎?」

「不全是。」

鷹無準停頓片刻,面色變得更沉重:「和璧環一同失蹤的,還有澤親王剛滿四歲的世子。」

岳千山瞪大眼睛訝異的問:「卷殘香偷的東西雖然千奇百怪,但從來沒偷過活物,更別說是綁架小孩了啊!」

「為師也不解。」

鷹無準輕輕嘆一口氣,收起凝重之色道:「此案目前由京兆府負責,不過他們對卷殘香這種江湖盜匪的了解不深,而澤親王既是當今聖上的王叔,也是為師的舊友,估算這一兩日王府便會前來委託解懸衙緝賊尋人,屆時你可願意接手?」

「師父打算把案子交給我?」岳千山有些錯愕的問。

「論起尋人,你『萬里追跡』的名號江湖、朝堂中人皆知,負責此案再適合不過。」

「這……」

「為師明白你的顧慮,此刻案子仍在京兆府,你用不著現在回答,仔細考慮後願接便接,不願也無妨,為師再另尋人選。」

「多謝師父。」

岳千山鬆一口氣道:「師父若沒別的事,徒兒想下去餵馬和打理行囊。」

「為師無……不對,還有一事要問你。」

「什麼事?」

「你巡走的路上可有碰到喜歡的姑娘?」

鷹無準見徒弟一臉被什麼東西噎住的表情,苦笑著搖頭道:「千山,剷奸除惡重要,但終身大事亦重要,分點心思給自己吧,若是遇上合意的姑娘別客氣,告訴為師,為師上門替你提親。」

「徒兒暫時還沒有成婚的打算。」

「……男子也行喔。」

「師父!」

「哈哈哈,為師說笑的。」

鷹無準將岳千山從頭到腳看過一輪,揚起嘴角溫和地道:「見到你這麼神采奕奕的樣子,為師著實高興。去忙自己的事吧。」

「徒兒也是。」岳千山微笑,朝鷹無準一鞠躬後,轉身走出書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