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12/20出版的BL小說《盜心殘香》的試閱
《盜心殘香》文案&購買處整理
◎試閱內容至第一章,一共七回,週一、二、四、五、日更新!
◎預告一下,之後會有無論歐洲人非洲人都有機會的小活動。

 

岳千山的嚎叫沒能阻止書生,而在自身的慾望完全甦醒後,別說是讓對方停止了,連克制挺抽的力道都有困難,扣著身上人的腰做到精盡力空才止歇。

岳千山不記得自己是何時睡著,當他被太陽曬醒時,時間已接近正午,破廟內不見地痞與書生,若非地上還殘留血跡,他自己的衣衫上也找得到乾枯的白點,幾乎要以為昨晚只是一場荒唐的夢。

岳千山抱著複雜的心情離開破廟,利用廟後的井水稍作清理,騎上馬繼續朝冽京奔馳。

冽京是大凜的京城,兩百年來作為凜朝的政治經濟的中心,與塞外諸國來往的樞紐,城牆的規模不是其他州城所能比擬,十丈高的厚牆即使經歷外侮入侵、奪嫡內亂、水患火災的侵攻,百年來仍屹立不搖。

岳千山遠遠瞧見冽京的城牆,以及城門口排隊入城的隊伍,對於入城者居然排了近半里路有些驚訝,下馬走在馬車、挑擔腳伕、背包袱的旅人之間,費了快半刻鐘才走到城門前。

而岳千山一走進城門,就明白為何入城隊伍會排那麼長。

以往冽京的十六座城門各有六名衛兵檢查進出城者的身分、貨品,但今日查核入城者的官兵只有一名,但負責出城者的卻有七名。

這觸動了岳千山的警覺,盯著搜查出城人車的官兵,直到輪到自己入城才收回視線,亮出衙門的令牌進城。

冽京城內的景色完全不遜於城牆的雄偉,酒樓、客棧、商行、戲館、妓院……各式商家、遊樂場所沿城門口的大街一字排開,行人、走販、馬車、轎子在石板寬路上來往不息,交談聲、吆喝語、車輪音、馬蹄響沸騰如滾水,昭示更炫耀著京城的繁華。

岳千山牽著馬閃避來往人車,加快腳步從鄰近城門的市街走到民居,再由民居來到官家、貴族居住聚集的城中心,最後停在位於城心最外圍的府邸前,仰望府上懸掛的「解懸衙」匾額,露出游子歸家時的放鬆表情。

岳千山是一名捕快,但不是隸屬於縣州府衙的尋常捕快,而是直屬解懸衙的捕快。

大凜幅員遼闊、人口眾多,難免會有匪徒為了尋找獵物或逃避追緝,流竄數州犯案和躲藏,而州府知縣礙於管轄權、人手和經驗匱乏,難以應付這類刁鑽的賊人,不是深受其害卻連賊影都逮不著,就是好不容易聯合鄰近州縣將人趕出,卻一不小心就讓人逃到別州去。

解懸衙便是為了解決這種窘境設立,衙內的捕快平時或者巡迴各州,或者在衙內等待州縣令或民眾報案後出勤,憑手中的解懸衙令牌享有自由出入城門、調閱州縣府文書案卷、指揮府衙差役的權責。

而解懸衙的衙尹雖不直接斷案,可是肩負調解各州縣府定罪時的爭執之責,必要時也充當最後的決斷者。

解懸衙的責任與權力如此重大,主掌者自然需有相當的威望與才德,同時還必須是深受皇上信賴,而現任衙尹──安國侯鷹無準,正是完全符合此三要件的英才。

在大凜兩百多年的歷史中,出過的異姓王侯雖沒有上百人,但也有幾十名,而在這幾十人中,鷹無準毫無疑問是最特殊的一名。

他出身草莽,年紀輕輕便以一把銀弓在江湖上闖出名號,二十歲時御前比武奪冠,自此成為先帝的貼身侍衛,再輾轉擔任當今聖上──當時仍是皇子──淮錦燁的武太傅,並在先帝驟逝、太子與諸位皇子為了奪取帝位將冽京化為火海時,拚死護衛淮錦燁逃出京城,於諸位皇子鬥死鬥殘後,聯合四散的忠臣良將,在先帝僅存的兄弟——澤親王淮鍛儒——的支持下,帶淮錦燁返京登基。

如此經歷讓鷹無準城為皇上最信任的人,因此當他提議成立解懸衙時,即使遭遇刑部、大理寺和部分御史大夫的反對,仍靠著皇上的支持成功開衙。

但也拜此反對之賜,解懸衙成立之初錢財、人才幾乎全靠鷹無準自己張羅,衙內的捕快、師爺、差役不是他的舊友舊部,就是一手訓練出的徒弟。

岳千山屬於後者,他在一次水患中被鷹無準所救,在親人盡數死絕下被對方收留,在安國侯府中成長與學藝,最後和其他師兄弟一樣成為解懸衙的一員。

岳千山登上白石階梯,來到解懸衙大門右側的小門,握拳在門板上輕敲三下重敲兩回,等待片刻後小門開出一條縫,露出一老一少兩張臉。

「啊,是三師兄!」年少的臉──繫著紅頭巾的少年──驚喜的道。

「喲!小岳你總算回來啦!」年老的臉──身穿淺灰鶴氅的老人──微笑拉開門。

「丹兒、柏老。」

岳千山喚出少年和老人的名字,露出笑容跨過門檻道:「丹兒你長高不少,但柏老卻一點也沒變。」

柏老撫鬚淺笑道:「呵呵呵,小岳也是啊,除了皮黑了點、頭髮長了些、皺紋多了幾條、胳膊腿壯了一兩指,看起來長了幾歲外,什麼都沒變。」

「說了那麼多變化,哪裡算沒變?」丹兒戳柏老的腰。

「再怎麼變,小岳都是小岳。」

柏老拍拍岳千山的背脊,將目光投向衙門東側的房舍道:「你要向侯爺覆命吧?侯爺和常師爺在東院書房,一時半刻不會離開,你喝口水歇歇憩再過去就行了。」

「我已經遲了半天,不能再拖延。柏老、丹兒,回頭再聊。」

岳千山將馬交給柏老和丹兒,拱手向兩人道別,三步做兩步走到衙門東側的院落,穿過素色拱門和樹蔭翠綠的小庭院,進入院中來到書房前。

他隔著門扉聽見交談聲,理了理頭髮和衣衫,將腦中的字句再複習一遍,傾身靠近雙扇門道:「巡走補岳千山完成春夏季巡,返回解懸衙向侯爺覆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