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12/20出版的BL小說《盜心殘香》的試閱
《盜心殘香》文案&購買處整理
◎試閱內容至第一章,一共七回,週一、二、四、五、日更新!
◎預告一下,之後會有無論歐洲人非洲人都有機會的小活動。

 

~第一章~

身為一名四處奔波追捕惡犯的捕快,受傷、中毒、被暗算這檔事對岳千山而言幾乎和呼吸睡覺一樣尋常。

他曾在肩膀被短刀貫穿的情況下,忍痛反手將偷襲者擊暈;於一腳扭傷難以站立的窘境裡,單手單腳翻上馬背繼續追逐逃犯;更曾於身體被毒液所侵蝕的危險中,強撐精神爬出下毒者的牢房。

割傷、刺傷、擦傷、瘀傷、迷煙、蛇毒、蟲蠱……幾乎只要常人想得到的傷或毒,岳千山都親身體驗過,而他也從會被鮮血淋漓的傷口嚇呆的小毛頭,漸漸成長為能面不改色評估自己的傷勢,迅速止血接骨、調息排毒的老練捕快。

只是也因為岳千山對毒與傷如此習慣,讓他下意識忽略不會威脅到生命的小毒小傷,以至於當他將採花賊從少女的香閨中揪出來,被對方撒出的紅粉糊了一臉時,腦中只有浮現「不致命,不用管」這個念頭,就將半裸的賊人一把嗑暈在地板上。

「別以為這樣就算了!最快今日最慢明晚,你就會知道本大爺的厲害!」

採花賊在被岳千山捆成粽子踢進冀州府時如此叫囂,岳千山對這尖銳的吶喊充耳不聞,畢竟對捕快而言,被人放話威脅是家常便飯之事。

可惜,過往那些詛咒岳千山父母子孫、福祿壽喜的話的確是空言,但採花賊的憎語卻實現了。

「那個……混帳淫魔!」

岳千山騎馬在月下疾奔,馬蹄踩著粗短的雜草與硬泥地,晚風帶著寒意一陣一陣吹撫暗褐色的衣衫,卻未能將穿著者的體溫降低半分。

為什麼?因為採花賊灑到岳千山臉上的紅粉──正確來說是藥粉──發作了。

岳千山對那把粉的判斷正確也不正確,正確的是紅粉不會威脅性命,錯誤的是這把粉絕非能置之不理的東西,因為這是採花賊的必備藥物──淫藥。

「革你老子的!早知道就多踩那龜孫子的命根子兩下!」

岳千山拉鬆衣襟希望能緩解體內肆虐的熱流,然而被採花賊當成殺手?的淫藥豈是靠寬衣鬆帶就能化解?他的舉動除了讓自己心裡好受點外,對跨下的緊繃毫無助益。

不,不只沒有助益,還讓那頂天立地的地方更敏感了,一點震動磨擦就使岳千山背脊發麻,讓不得不下馬行走。

看樣子不找個清靜的地方坐下來運氣驅毒,是不可能止住毒性肆虐了……岳千山左右轉頭尋找有無洞窟、破廟或廢屋之類的場所,在將周圍找過兩輪後,總算在並立的大樹間瞄到疑似房舍的影子。

岳千山深吸一口氣,牽著馬快步走向大樹,於粗壯的樹幹後看見一間門柱傾頹、屋瓦零落的破廟,匆匆確定廟內沒有生息後,便將馬繫在樹下,跨過門檻進入廟內。

破廟的內部和外表一樣殘破冷清,神桌上不見神像只有灰塵,幾張缺腳的木椅翻倒在地,地上還有灰燼與燃燒的痕跡,一看就知道已被旅人當成歇腳處。

岳千山瞄了灰燼一眼,沒有在正殿駐足,而是繞過椅子進入偏殿。

這也許會讓岳千山的馬被人牽走──偏殿看不見馬,但是也大幅降低被其他過夜者打擾的可能,畢竟馬被偷走還有腳能走,運功散毒時被騷擾可是輕則解毒失敗,重則真氣對衝走火入魔。

岳千山背對牆壁盤腿坐下,闔上眼瞳掃除雜念,把注意力從外界轉向自身,專心一志的對抗淫藥。

天空在岳千山盤坐時被烏雲所遮蔽,雨點取代月光落下,將破廟的瓦片敲得叮咚作響,再沿著屋瓦縫隙落入廟內。

這點聲響不足以擾亂岳千山,他深深吸氣緩緩吐息,先將體內橫衝直撞的熱息制住,再一點一滴把熱流排出髮膚。

然而正當岳千山走到這最不容出錯的一步時,第三者的聲音接近破廟,最初只是重疊模糊的腳步聲,接著喊叫也隨之傳來,最後是重物被落地的頓響。

岳千山皺一下眉毛,雖然本能地起疑,不過礙於自身狀況與外頭正下著大雨,很快就以「只是有人進來躲雨」解釋,將心力放回驅逐淫毒上。

可是像要嘲笑岳千山的判斷般,正殿很快就飄來顫抖的求饒聲。

「諸、諸位兄臺,小生已將身上的錢財悉數奉上了,還請諸位高抬貴手,放小生一條生路。」

「哈哈哈,你交給咱們的不過是瘦巴巴的錢袋,外加幾個破爛藥罐子,誰曉得你的衣衫底下有沒有藏銀票元寶。」

攔路搶劫嗎?岳千山眉宇間的皺紋加深,下意識探查正殿內的氣息有幾個,結果這一探鎖在丹田的熱息便驟然往上升,趕緊收攝心神壓制。

「這……小生僅是一介布衣,身上怎可能有銀票元寶?」

「有沒有,等咱們扒光了自然知道。」

「扒扒扒光?兄臺若是不信小生,搜身便是,千萬別解小生的衣帶,小生、小生承受不起啊!」

「有什麼好承受不起的!你是男的咱們也是男的,男人的身體就算給咱們錢,咱們還沒興趣看呢!」

「既然、既然不想看,為何……」

「老二你跟這隻窮書生說那麼多做什麼,直接趴衣服啦!」

粗魯的話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布料摩擦的稀疏聲,岳千山微微咬牙,告訴自己此刻該以解毒為重,不把毒散盡別說是救人了,自保都辦不到。

「別、別扯!兄臺請自重,小生……」

「啊啊煩死了,又不是娘們,脫件衣服是會少塊……哇,大哥你摸摸!」 

「摸什麼?老三你……喔喔!這書生的皮膚比窯子裡的婆娘還滑啊!」

「不只滑還白白嫩嫩的啊!而且仔細瞧瞧這腿這腰這臉蛋,也比那些婆娘美了不只一個檔次。」

「兄、兄臺請住手,別捏……啊!」

「呼呼,這屁股又尖又翹,掐起來真帶勁!」

岳千山的牙齒從微咬轉為緊咬,即使看不見臉,他也能透過聲音想像這些地痞流氓的神情,以及這些人接下來會幹的事——一件他就算中毒、斷手斷腳也無法坐視不管的惡事。

「老大、老三,看這雨一時半刻停不了,咱們要不要……」

「喂喂喂,這書生再美都是男的,老二你五日沒碰女人,就連男人都想要啦?」

「男人女人不都是一個洞,再說老三你不也挺愛操婆娘的屁眼嗎?」

「可是……」

「可是什麼!你若是做不下去就滾開,讓我和老大享受享受。」

「不、別別……救救救命啊!來人啊!救命啊!」

「嘿嘿嘿,窮書生你想逃去哪兒?陪咱們好好樂樂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