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太難懂了。

曼托菲爾腦中再度冒出這句話,看著笑到拱背抖肩的萊奧,還在思索開口問人類在笑什麼,還是等對方笑畢主動解釋時,眼角餘光發現到寇納抿唇注視自己,側身望向男精靈問:「還有事?」

寇納張嘴再閉嘴,反覆數次後驟然折下腰桿,盯著雜草地愧疚地道:「曼托菲爾大人對不起!我們不知道『客人』是您的……不知道是如此尊貴的人物,既沒有提前出來迎接,也未備妥符合他地位的宴席,還請您恕罪!」

「你在說什麼?」

「就是、是……啊啊!莉亞和雅絲真是的,為什麼沒有提前告訴我啊,現在才知道根本來不及修正了呀!」寇納壓著額頭吶喊。

「……啊?」曼托菲爾偏頭。

伊卡拉拉曼托菲爾的褲管,在夜血者低頭後解釋:「寇納哥哥和長老們聽說,曼托菲爾大人今天會帶人類朋友來森林參觀,想辦『銀果宴』招待大人和大人的朋友。」

「可是煮菜和裝飾的時間只有一晚,倉庫裡的材料又不夠,所以降級成『野果宴』了。」帕達接續道。

「然後寇納哥哥幾分鐘前才發現,來的是『金果宴』等級的超級貴客。」伊卡攤平雙手道。

曼托菲爾皺起眉頭,森林精靈的宴席分成三種等級──野果、銀果和金果,野果是招待的是普通友人與平輩,銀果是熟人、身分較尊貴的平輩或長輩,金果則是專屬於對部族有重恩、一國一族之長或以上人物的伴侶,姑且不論寇納為何會把萊奧歸為金果,重點是……

「我今天只是帶萊奧到森林裡走走,沒有打擾你們的意思。」

曼托菲爾轉頭望向銀籐馬上的背包與籐籃道:「然後賽巴斯欽有準備足夠的食物,不需要其他人補充。」

「賽、賽巴斯欽大人準備的食物!」帕達的雙眼驟然發亮。

「我想吃!非常、非常想吃,超越金果宴的美味!」伊卡握拳高喊。

──糟糕,忘了這兩個孩子是貪吃鬼。

曼托菲爾感到一陣沉重,垂下肩膀道:「那是給萊奧補充體力用的,不是……」

「如果你們能在接下來的宴會上當個迷人的小紳士,我就把賽巴斯欽做的餐點分給你們。」

萊奧突然由曼托菲爾身後探頭,瞇起眼擺出奸惡的笑容道:「辦不到的話,賽巴斯欽的特製超豐盛、超可口餐點,就由我和曼托菲爾兩人獨享啦。」

帕達藍湛湛的大眼睜圓,連退兩步手指萊奧的鼻子大喊:「一個人享用賽巴斯欽大人煮的菜就算了,居然連曼托菲爾大人都要霸佔,太過分太令人羨慕了!」

「賭上寇納哥哥樹洞裡的收藏品,我們絕對不會讓你成功!」伊卡揮舞拳頭宣示。

萊奧挑釁地笑道:「會不會成功就要看你們的表現了,讓我看看布洛捏爾森林中最聰明的孩子的能力吧,當個言談舉止穿著打扮都合乎禮貌的紳士,可比製作陷阱把大哥哥大姊姊們絆倒困難多了,你們做得到嗎?」

「當然能!賽巴斯欽大人的餐點是我們的,我馬上回家換上最紳士的衣服,下次見面就是開戰時刻!」帕達高聲宣告,轉身跳過瓊安踩斷的樹叢,在眨眼間跑得不見蹤影。

「曼托菲爾大人還有可惡的『客人』再見!」伊卡向曼托菲爾與萊奧揮揮手,扭頭追趕先一步離開的同伴。

曼托菲爾的嘴角下垂半分,轉向同樣目送孩子離去的寇納道:「回去告訴長老,我大概二十分鐘後到。」

「是!」

寇納慎重的點頭,雙腳一蹬躍上樹梢,踩著枝枒一路往樹林深處跳躍。 

曼托菲爾聽著寇納的腳步聲遠去,斜眼看向仍靠在自己肩側的人類,挑起單眉低聲道:「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

「確保布洛捏爾最皮的孩子,會在接下來一兩個小時內成為最乖巧的孩子。」

「你會被他們盯上。」

「我知道,不過只要不危及性命──至少在這一年內,他們要怎麼整我,我是不在乎。」萊奧聳肩輕鬆的笑道。

曼托菲爾的目光轉沉,如果問他,在眼前人類的所有特質中,最令他厭惡的是哪一項,那肯定是對於自身安危的輕忽,只要是動物都有自保本能,但萊奧卻總是拿自己的生命與尊嚴當籌碼,彷彿自己的命、身體或名聲毫無價值一般。

當然,如果萊奧是珍惜性命的人,就不會前來亞特伍德莊園應徵自己的治療師,但即使如此,曼托菲爾還是非常不喜歡看見人類輕率的看待自身。

萊奧注意到曼托菲爾的眼色變化,不過他似乎誤解夜血者不滿的原因,收起笑容低頭道:「對不起,我無視你的意見,擅自答應參加宴會。」

「無妨,基於禮貌,你本來就該答應。」

「但是你不想去,不是嗎?」

「我沒有不想去,只是……」

曼托菲爾頓住,翠瞳因為驚嚇而睜大幾分,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

「曼托菲爾?」萊奧呼喚。

「……沒事。」

曼托菲爾別開頭,越過萊奧由馬尾走到馬首道:「回到馬背上,我們該出發了。」

萊奧沒有馬上動作,而是看著曼托菲爾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在短暫的佇立後,他一個字都沒吐出,抓住銀籐馬身上的葉片,憑藉銀蔓的幫助爬到馬背上。

曼托菲爾透過與使魔間聯繫,同步感受到萊奧手指的抓握、身體的重量與隔著迷彩褲傳來的體溫,而不知為何,這些感覺抹去了他因計畫被打亂、人類又一次不珍愛生命的舉動所生的不滿。

然後,在他領著銀籐馬跨過樹叢間的縫隙時,腦中再次浮現一兩分鐘前,將他自己嚇到靜默不語的蠻橫念頭。

──只是難得可以和你獨處,不想被人打擾。

※※※※

從莊園與森林的接壤處與銀果宴的舉辦地點約有三英里,以曼托菲爾的腳程來說不過是三四分鐘就能到達的距離,但考量到萊奧的舒適、野餐籃中食物的完整,以及給精靈們做最後檢查的時間,夜血者刻意放慢了腳步。

曼托菲爾在行走同時向萊奧說明銀果宴,不過人類對於如何在宴會上自我介紹、顯然不太感興趣,中途就岔題問起夜血者和精靈們──特別是瓊安──的相處細節、他們口中的「長老」是誰、曼托菲爾平日進森林巡邏時有和精靈們互動嗎……諸如此類的八卦訊息。
──我的講解有這麼無聊嗎?

曼托菲爾於心底失落的發問,在滿足萊奧的好奇心之餘,努力將話題帶回野果宴上,費了一番功夫才在兩人進入「森核」前將規矩講解完畢。

「森核」是森林精靈對於一片森林中最大精靈聚落的稱呼,作為精靈生活、社交、交易、祈禱與防禦的中心,此處生長的不是尋常植物,而是以地底的靈脈為養分,透過精靈之手悉心栽種的林木花草。

有著灰白外皮「銀宅木」是精靈們的居所,這些粗壯的大樹上鑲著大大小小的樹屋,屋舍間以泛著螢光的藤蔓吊橋相連,遠遠望去宛如靜止在半空中的流星;細軟卻堅韌「絨草」如地毯般鋪滿地面,草間搖晃著巴掌大的「金輝花」,由花瓣溢出的光輝和如月芒。

絨草地和藤蔓吊橋上站著不少精靈,這些精靈看上去大多不超過二十歲,有些捧著裝盛蔬果菜餚的木盆,有些手握小巧可愛的紅、黃、紫色花朵,還有些拿著豎琴、笛子或小鼓等樂器,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森核入口處的人類與夜血者身上。

曼托菲爾對於精靈們的注目早就習慣了──他每次到森核都會被數百雙眼睛盯著瞧,但萊奧可就不是了,夜血者抱著幾分憂慮瞄向人類,毫不意外地發現對方完全傻住了。

曼托菲爾拉平嘴角,倒退一步站到萊奧身旁輕聲道:「如果你不想……」

「我可以下去嗎?」

萊奧截斷曼托菲爾的話,望著手捧迎賓花果與樂器的精靈,以微微發抖的聲音問:「可以下去,然後過去哪邊嗎?」

曼托菲爾愣住,看著異常興奮的萊奧幾秒,才以動作代替回答,控制銀籐將人類放到地上。

萊奧的雙腳一沾上絨草地,就立刻舉步往前跑,不過他只跑了三四尺就停下來,掉頭快步走回曼托菲爾面前,張開手被用力抱住夜血者。

「萊、萊奧?」曼托菲爾嚇一大跳,隔著萊奧的肩膀看見精靈們睜大眼睛,一臉訝異地注視自己與人類。

「謝謝你,」

萊奧摟緊曼托菲爾,將頭靠在對方的肩頸上道:「你簡直是神仙教母、王子殿下和鄧不利多的集合體。」

鄧不利多?曼托菲爾腦中冒出問號,不過在他將疑問化為文字前,萊奧已經將手放開。

萊奧踩著輕快的步伐走向離自己最近的精靈,依照曼托菲爾說明過的精靈禮儀,拿起對方手中木盆內的野莓扔進口中嚥下,再舉起手按上胸口,仰望立於吊橋、樹屋露臺的精靈朗聲道:「我是萊奧,奧黛莉˙多米尼克之子,布洛捏爾的森林精靈主的侍從,受森核居民的邀請,前來參加銀果宴。」

「歡迎你,奧黛莉之子萊奧。」

一個蒼老的聲音由持盆精靈身後傳出,一名拄著拐杖、白髮蒼蒼的年邁女精靈在旁人的讓道下走出,望著比自己高上一個半頭的人類,從隨侍在側的女精靈手中拿來一顆灰白色的種子,遞向萊奧微笑道:「老身是魯雅,洛塔與蕭特之女,布洛捏爾的森林祭司,以林中最長者的身分,歡迎你與我輩共享布洛捏爾森林中的果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