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少女──索菲˙瓊斯──先朝萊奧踏出一步,再踩出第二、第三、第四步,最後無視體力與肌肉的衰退,步履不穩地跑起來。

萊奧在少女控制不住雙腳跌倒前蹲下將人接住,古銅色的手臂圈在纖細的腰肢上,張開的手掌貼著輕薄的背脊,感覺對方先使盡全力環抱自己的肩頸,再鬆手握拳敲打。

「萊奧是笨蛋,萊奧是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淚水、責備與和搔癢差不多的拳頭落在萊奧的肩頭,他承受著捶打與罵聲,直到耳邊、肩上的敲擊和喊叫停歇,才輕撫妹妹的髮絲問:「氣消了嗎?」

「沒有!只是手痠中場休息而已,累積六年的氣才沒那麼容易消掉!嗚嚕嚕──」

索菲張嘴咬上萊奧的肩膀,像小狼般左右轉頭拉扯好一會,才鬆開牙齒將頭抵在被自己咬皺的棉布衫上,揪緊柔軟的布料問:「為什麼沒有來看過我?」

「因為我還在面壁反省中。」萊奧聳肩道。

「是漢克叔叔和艾琳阿姨不准你來吧?」

索菲十指陷入萊奧的衣衫中:「如果你告訴我你的住址,我就能自己去找你了。」

「這有點難度,我搬了好幾次家。再說如果妳來了,我有很高的機率會捨不得妳走,然後漢克叔叔就會以誘拐或綁架罪起訴我。」

「我會出庭為你做……」索菲猛然頓住,環在哥哥肩上的手也由放鬆轉為緊繃。

萊奧愣了一會鬆手往後看,瞧見曼托菲爾站在自己身後,笑著拍拍索菲的肩頭道:「別緊張,這兩位站前面一點的我現在的雇主,後面是同事,如果沒有他們幫忙,我老早就被警衛攔截了。」 

「簡訊裡的『曼托菲爾』?」索菲望著夜血者問。

「沒錯。」

萊奧在回答同時看見牆壁、書櫃與天花板浮現淺青色的花圈少女圖騰,睜大眼起身道:「曼托菲爾,你……」

「古魯塔克在領地外巡邏,」

曼托菲爾打斷萊奧,以毫無起伏的聲音道:「他會盡可能放倒接近這裡的人,但如果來的人太多,我們就得撤離,在那之前,不會有人打擾你和你妹妹。」

萊奧的心頭一熱,上前三步握住曼托菲爾的手,直視夜血者的翠眼激動地道:「謝謝!你是世界上最溫柔、最強大、最可靠的雇主了!」

曼托菲爾雙肩僵直,靜止兩三秒才別開臉沉聲道:「把你的時間留給你妹,要不然我現在就解除領地!」

「遵命。」

萊奧放開手向曼托菲爾行一個軍禮,目送夜血者板著臉轉身走回防火梯,轉過身正要和索菲說話時,發現妹妹雙手抱胸一臉嚴肅地看著自己。

「怎麼了?」萊奧眨眨眼問。

「萊噢,剛剛那個人……」

索菲將手掌放在嘴角,前傾身子以氣音問:「是你現在追求的對象嗎?」

※※※※

萊奧花了二十分鐘向索菲解釋自己與曼托菲爾的關係,他沒有隱瞞夜血者與亞特伍德莊園內其他居民的種族,但是將自己的工作內容從雇主與交換體液,替換成莊園中的實習男僕兼粗工。

而讓萊奧哭笑不得的是,索菲一下子就接受這世界上有吸血鬼──夜血者──、骨骸騎士、精靈與魔法,卻不相信有人會雇用哥哥當僕人。

「如果是當寵物或男妓養就算了……不對,應該說以萊奧你的個性,別說是男僕了,就算找你去當清潔工,你也會清到男女主人的身上,然後讓這對夫妻為了你吵架離婚。」

索菲如此評論,而萊奧只能一面看著晃動的防火門,一面將話題從自己與曼托菲爾身上,轉到彼此分別後所經歷的人事物。

這個作戰出乎意料地成功,萊奧只拋了兩三個問題就打開索菲的話匣子,而且在古魯塔克傳來「大人我打昏的人已經多到沒地方放啦,再待下去就要上晚間頭條了,救命啊啊啊」的簡訊前,這匣子都沒有關過。

兄妹倆在分別前再次擁抱,而萊奧也再被索菲野蠻地捶加咬了一回,不過當他放開妹妹準備和曼托菲爾一起離去時,索菲出聲喊住兩人,以最慎重、最優雅、宛如名門大小姐的姿態,拜託夜血者好好照顧與管教「一沒人看著就會瘋狂找死的哥哥」。

萊奧單手插腰想糾正妹妹的用詞──照顧就算了管教是什麼,不過曼托菲爾先一步開口,簡短的承諾索菲一定會管好萊奧後,扣著人類的手臂從窗戶離開圖書館。

兩人在圖書館後門與古魯塔克會合,循來時路回到黑鐵欄杆外,坐上禮車返回住宿的飯店。

當三人進入套房時,距離退房只剩兩個多小時,離登機則有約四個鐘頭。

萊奧扣除身上的圓領衫和運動褲,只有一套晚禮服需要收進手提袋,而這項工作不到五分鐘就能結束;曼托菲爾的衣服雖多,不過賽巴斯欽早早就將穿過的衣物、配件裝箱妥當──另一個老管家預謀犯病的證據,收起來也不花時間;古魯塔克到達華盛頓時只有五套衣服和半袋私人用品,回程時卻暴增到十七套衣褲外加族繁不及備載的書籍、模型、酒和遊戲片。

「萊奧,不要拋棄我,我一個人沒辦法將這麼多東西塞進行李箱啊!」古魯塔克淚眼汪汪的抓著萊奧的褲管。

「我能幫的都幫了,照我教你的方式排列,實在不行就下樓到商店多買一個……不,是幾個行李箱。」萊奧扳開古魯塔克的手。

「萊奧──」

「假如我和曼托菲爾說完話後還有時間,再回來幫你收。」

萊奧搶回自己的腳,在古魯塔克撲上來前迅速奔出房間關上房門,吐一口氣轉身走向主人房。

主人房的門沒有關起,從門縫能捕捉到收疊整齊的床鋪、並排放置的行李箱,以及站在窗前眺望綠地的夜血者。

萊奧凝視曼托菲爾的身影,嘴角先是下垂,再迅速揚起拉出圓滑的弧線,舉起手敲敲門板問:「曼托菲爾,我可以進去嗎?」

「有狀況?」曼托菲爾側頭朝門口看。

「沒有,只是想和你聊聊,有空嗎?」萊奧將頭伸入房內,笑容燦爛地看著曼托菲爾。

曼托菲爾沒有回答,可是他從窗邊走到鵝黃色的單人沙發前,坐上椅子翹起單腳,隔著玻璃茶几與雙人床注視萊奧。 

萊奧推開門走到曼托菲爾對面的沙發坐下,靠著柔軟的椅背笑了笑道:「由於時間緊迫,我就直接破題問了,假如你沒有迷路、我和古魯沒有跟過來,你打算到瑪蕾中學做什麼?」

「……」

「不方便講的話沒關係,我只是好……」

「去見你妹。」

曼托菲爾截斷萊奧的話聲,靜默幾秒才接續道:「我有些問題要問她。」

「什麼問題?」

「你異常的原因。」

「你覺得我不正常?」

「是。」

曼托菲爾的目光轉沉,雙手交疊在膝蓋上道:「你對自己的安危、旁人對你的評價都太不在乎了,假如你是天真或過分自信的人就罷了,但是……」

「但我是個自尊低下,還很會耍小聰明的人?」  

「是機靈與非常清楚自己的優劣勢。」曼托菲爾板著臉糾正。

「謝謝,這個讚美我收下了。」

萊奧後仰靠上椅背,抓抓頭苦笑道:「原來你想問索菲這個啊……麻煩了,如果是其他問題我還能代答,但這題我可答不出來。」 

「你沒有自覺?」

「算是吧,雖然索菲、朋友甚至心理治療師都說過我不正常,但我不覺得自己奇怪。」

「你很奇怪。」

「哈哈哈,連你都這麼說,那肯定是吧。」

萊奧聳聳肩膀,視線掠過牆面上的時鐘,看著鐘面上嬰兒造型的天使,靈光一閃問:「你知道有一種說法,是說人成年後的毛病,都和小時候的遭遇有關嗎?」

「不知道。」

「那你現在知道了。」

萊奧直起腰桿凝視曼托菲爾認真地道:「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很長也很瑣碎,然後還不保證你聽完後能找到想要的答案,不過除了這些話外,我想不到其他能幫你解惑的線索。」 

曼托菲爾先是一愣,接著猛然意識到萊奧想說什麼,立刻皺眉道:「萊奧,你沒必要說。」

「也許吧,但我想說。你肯聽嗎?」萊奧微笑問。

曼托菲爾拉平嘴角,別開頭沉著臉道:「你越來越會強迫人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