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萊奧的雙眼瞬間由暗轉明,迫不及待的伸手開車門,幾分鐘前還堅不可動的門扉如剛上油的齒輪,輕輕一拉便滑開。

曼托菲爾的視線同時投向車門,和鑽進車廂的人類四目相交,罩著淺淡紅暈的臉龐微微一僵,翡翠色的眼瞳只停留不到一秒就轉開。

這種反應對旁人而言是拒絕與不適,但在萊奧眼中只是害羞與不知所措,因此他毫不畏懼地坐到夜血者身邊問:「所以你原本打算去哪?」

「你妹妹就讀的學校。」曼托菲爾以近乎氣音的音量回答。

「那就是瑪蕾中學了。」

萊奧伸長手臂從座位左前方的置物櫃找出紙筆,寫下中學的地址後將紙條遞給古魯塔克──骨骸騎士在萊奧上車後返回駕駛座,眼角餘光瞄到曼托菲爾神情複雜的盯著自己,放下手眨眨眼問:「怎麼了?」 

曼托菲爾雙唇微啟,遲疑幾秒才開口問:「你真的不在意我私下調查你與你妹妹?」

「哇,所以你的目標不是我或我妹其中一人,而是我們兄妹倆?」萊奧故作驚訝的後退。

「萊奧……」

「好好好,我不開玩笑。」

萊奧回到原本的位置輕鬆地笑道:「完全不在意。我的過去雖然稱不上光輝燦爛,後悔、難堪、光是提起就胃痛頭痛的事也不少,可是做過的就是做過的,與其擋著不讓人看見自己骯髒的地方,被挖出來後再慌慌張張的扯謊粉飾,我寧願一開始就攤平在陽光下。」

「你不在乎別人對你的觀感?」

「在乎啊,但我不是有能力或人脈竄改過去紀錄的大人物,能做的只有盡可能刷高旁人對我的好感度,力求他們在發現我的糟糕紀錄時,願意包容而不是踢飛我。」

萊奧偏頭朝曼托菲爾看去問:「你對我的好感度高嗎?」

曼托菲爾皺一下眉,轉頭看向窗外道:「說什麼瘋話。」

「哈哈哈,因為我是個不正經的人嘛。」 

萊奧靠上椅背仰起頭顱,在空間允許的範圍下伸長雙腳,望著禮車天窗外流動的白雲與玻璃帷幕,壓在真皮座椅上的左手以極小的幅度顫動,直到被另一隻手由側面靠上。

萊奧的肩膀猛然一抖,臉上的笑容迅速擴大,感受著手邊光滑、微涼、若即若離的碰觸,一度想反手握住曼托菲爾,但最後還是按下衝動,滿足於這不到十五平方公分的接觸。

這宛如糖雕一般,甜蜜又叫人不敢輕舉妄動的時刻持續了二十多分鐘,禮車在這段時間由高樓聚集的市區,進入由綠樹與獨棟木屋組成的郊區,最後停在舖有白磚立著一整排黑鐵欄杆的人行道旁。

萊奧望著車窗外的黑鐵欄杆,以及欄杆後錯落著灌木和大樹的草地、草地中央與右側的數棟白色房舍,心頭微微一顫,想起過去開車送妹妹上下學、在綠草上野餐打滾的記憶。

「萊奧,那是瑪蕾中學,沒錯吧?」 

古魯塔克的發問將萊奧從回憶中拉回,骨骸騎士指著黑鐵欄杆後的房舍,由幻術形成的人臉異常嚴肅。

「沒錯。」

萊奧點頭,掏出皮夾從中拿出一張照片,再拿起先前寫地址時用過的紙筆,在便條紙上快速寫了幾個字,遞向曼托菲爾道:「這是我妹照片、名字、學籍號碼、年級、手機門號和我們兄妹間的暗語,你如果想見她,記得先傳簡訊告訴她你的名字和暗語,然後向校門口的警衛說你要找『瓊斯太太的女兒索菲』;如果你只是單純想參觀校園……」

「萊奧,暫停一下。」

古魯塔克從前座探頭問:「你交代這些做什麼?你不和我一起進去嗎?」

「我……」 

萊奧拉長尾音,停頓許久才擠出微笑道:「我很樂意帶你們進去,但我不能,我在瑪蕾中學的黑名單上。」

「黑名單?為什麼!」古魯塔克高聲問,一旁的曼托菲爾也睜大眼露出明顯的詫異之色。

「因為我替幾名十二、十一年級的女學生代購過保險套、口交膜和潤滑液,又和校長夫人與兩名老師上過床。」

「你同時和三個人交往?」曼托菲爾的聲音比平常高了兩三度。

「沒有,我們只是炮友兼酒友,只是校長和其中一名老師的女友不這麼認為,明明他們才是在外面養小老婆和小狼狗的人。」萊奧雙手抱胸不滿地道。

「你鬧出這些事,你妹怎麼有辦法在原學校待下去?」古魯塔克滿臉驚愕的問。

「因為她堅強、聰明又好勝。」

萊奧笑了笑,將紙條放到曼托菲爾掌中道:「總之我沒辦法進瑪蕾中學,所以你們去就好,如果找不到路或碰上問題再打電話給我,不過記得說話時別喊我的名字,喊姓氏比較安全。」

曼托菲爾低頭注視掌上的便條紙,玫瑰色的嘴唇拉平,靜默片刻沉聲道:「古魯塔克,你可以嗎?」

「可以!我今天的狀態很好,隨時都可以!」古魯塔克拍胸回答。

「你們在說什麼?」萊奧看著曼托菲爾和古魯塔克皺眉問。

「你傳簡訊給你妹妹,然後和我們一起進學校見她。」

曼托菲爾將紙條塞回萊奧手中,在萊奧開口前繼續道:「古魯塔克會確保我們不會碰見任何活人,必要時我會開領地,你只要跟著走就行。」

「不碰見任何活人是……」

「是我輩的固有技能。」

古魯塔克打開後座的車門──他在人類與夜血者說話時離開駕駛座,得意地指著自己的太陽穴道:「骨骸騎士能感知到一定範圍內動物生靈的位置和數量,而且由於感知的依據是靈魂,所以就算有人憋氣躲在不透光的箱子裡,我一樣能察覺到他。」

「這能力也太適合闖空……不對不對,這不是重點。」

萊奧轉向曼托菲爾有些混亂地問:「曼托菲爾,你來瑪蕾中學的目的是查我的過去,不是讓我見我妹吧?」

「現在是。」

曼托菲爾在回答時將自己的手機扔到萊奧腿上,然後不等對方反應就下車站到古魯塔克身邊,與骨骸騎士一同以眼神催促人類行動。

在這兩道帶笑或帶厲的目光壓迫下,萊奧只能拿起曼托菲爾的手機,先輸入索菲的手機號碼,再以曼托菲爾的名義發出想與她見面的簡訊,最後打上屬於兄妹倆的暗語,輕觸發送鍵等待回音。

萊奧預期自己需要等一陣子,畢竟現在還是上課時間,而他的妹妹可不是會在課堂上分心滑手機的學生,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手機安靜三分鐘就響起叮咚聲,彈出簡短的訊息。

「……圖書館三樓。」

萊奧念出訊息,起身走出禮車,將手機還給曼托菲爾道:「索菲──我妹──要我們去圖書館。」

曼托菲爾收起手機,向古魯塔克使一個眼色,骨骸騎士立刻轉身奔向黑鐵欄杆,手一拉腳一蹬輕輕鬆鬆翻過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欄杆,站在草地上轉著頭把風。

萊奧與曼托菲爾隨後跟上,三人以萊奧走前頭帶路、古魯塔克待中間預警、曼托菲爾站末尾殿後的隊形前進,無驚無險的穿越平緩起伏的草地,左閃右避的經過校舍與網球場,在圖書館的側門外待了五六分鐘,直到門扉另一側的館員離開,才扭開喇叭鎖進入。

鎖頭扭動的輕響,成為萊奧心跳加速的哨音,他走在除了自己、夜血者和骨骸騎士以外空無一人的長廊上,每前進一步胸口就緊繃一分,在側身溜進防火梯前往三樓時,胸中的聲音已經大到足以蓋住三人的腳步聲。

距離萊奧上回與索菲見面已有六年,這六年間他雖然透過社群網站、通訊軟體捕捉妹妹的身影與訊息,可是網路上的照片、影片的解析度與畫素再高,都遠不及人類的雙眼清晰有實感。

「前方十一點方向有人。」

古魯塔克輕輕扣住萊奧的肩膀,瞇起不存在的眼睛用氣音道:「只有一個,靈魂很清澈,重量也不重,應該是個孩子。」

「男的女的?」曼托菲爾問。

「應該是……女的,對,是女的。」古魯塔克摸著下巴回答。

萊奧的心臟猛然緊縮,他回頭望向曼托菲爾,瞧見夜血者先是一愣,接著萬分嚴肅的朝自己點下頭。

萊奧收回視線,小心翼翼地推開防火門,跨過門檻朝古魯塔克所指的方向走去,雙腳踩過書櫃的陰影,鼻子嗅著偏冷的空氣,雙眼看著淺青色的牆壁與掛在牆上的孩童繪畫,耳朵忽然聽見書本掉落的啪聲,立刻止步本能地朝發聲源看。

在萊奧的右手邊、防火門的一點鐘方向站著一名棕髮少女,這名少女只比萊奧矮兩個頭,但手腳軀幹細了不只一倍,本該洋溢青春氣息的臉龐蒼白而消瘦,裸露的下手臂上隱約能看見針孔刺入的痕跡。

然而即使少女纖瘦得像秋天的落葉,投向萊奧的藍眼卻如火焰般灼熱、明亮、充滿壓迫感,沒有年輕女孩該有的嬌俏可愛。

不過對萊奧而言,眼前的少女無論是胖是瘦、面色泛青還是白裡透紅、眼眉含俏或目光烔烔、在螢幕中亦或在現實裡,都是天底下最可愛的女孩子,因此他壓抑著心口的抽痛、眼眶的熱流與鼻腔的酸楚,擺出最溫柔的笑容呼喚:「索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