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人類在睡眠不足、體力透支、心事化解或寢具太過舒適時,會特別容易睡過頭,萊奧湊齊了上述四個條件,因此他會一口氣睡到下午一點半才醒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萊奧張著眼茫然地注視鵝黃色的天花板與八爪吊燈,先對眼前的景象感到陌生,接著才想起自己躺臥的不是莊園的客房,而是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內供主人親友或屬下休息的單人房。

在意識到自己所在地改變的同時,萊奧腦中也浮現昨晚和曼托菲爾重逢後,在飯店露台開罵與道歉、於舞池內外熱舞或觀戰、在浴室中爭執和相擁的記憶,心頭猛然一顫,轉身將臉埋進枕頭中。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萊奧咬住枕頭無聲地喊叫,他很早就知道自己為曼托菲爾著迷,而在這一個半月的相處中,也深切認識到夜血者有多迷人與高貴,不過他想不到的是,自己的癡迷與對方的美好似乎都沒有底線。

他不是第一次暗戀或愛上某個人,過去也曾有過因為不能與這人見面,就食慾大減整夜難眠,可是要論能用一句話、一個碰觸就將自己弄哭的對象,曼托菲爾絕對是頭一人。

然後令萊奧汗顏的是,每當他意圖爭取曼托菲爾的好感、表現出可靠或有用的一面時,就會因為各種意外或自找的麻煩,反過來曝露出自己的青澀與缺點,落到被夜血者安慰甚至當孩子哄的窘境,昨夜在浴室中鬧情緒、被哄哭時是,先前在馬門廣場目睹車禍情緒失控時更是。

──顯露自己的長處、爭取他人的好感什麼時候變這麼難?

萊奧對著枕頭嗚鳴,在柔軟的單人床上翻來覆去數回,才低吼一聲強迫自己振作,放開枕頭下床梳洗。

總統套房的單人房和主人房一樣附有衛浴設備,只是空間只有後者的三分之一,有淋浴間無水療裝置,浴缸同有按摩功能,但是躺進一名成年男子就差不多滿了。

萊奧沒有使用浴缸,僅在淋浴間洗去身上的薄汗,再拿起吹風機和梳子把壓翹的頭髮理順後,便套上有印有滴血心臟的圓領衫和運動褲走出房間。

他一打開客房的門,就聽見槍聲、哀號和爆響從套房另一端斷斷續續地傳來,愣了一下露出苦笑,快步穿越餐廳、客廳與小吧檯,來到門扉半掩的視聽室前,瞧見背對自己坐在地上的古魯塔克,以及映著殘破城市的百吋液晶電視。

萊奧勾起嘴角,躡手躡腳地穿過門扉,在砲彈的轟聲掩護下靠近古魯塔克,看準對方專注忘我的瞬間,重重拍上骨骸騎士的肩頭。

「午安啊,古魯!」

「哇啊啊啊!」  

愉快的招呼、破碎的喊叫與螢幕內遊戲角色中彈的提示音疊在一起,萊奧彎腰拾起從骨骸騎士手中滑落的遊戲把手,控制角色臥倒避開火線道:「沒想到你會挑『鐵血戰域七』玩,這裡沒有賽車遊戲嗎?」

「沒有風與震動的賽車不是賽車!」

古魯塔克先嚴肅的聲明,接著才發現把手落進萊奧手裡,臉色大變喊道:「還我!我在拚不復活過關的獎盃啊。」

萊奧將遊戲把手遞給古魯塔克道:「你如果想拚不復活獎盃,我建議你把主武器從散彈槍換成衝鋒槍,等進市政大樓再拿散彈槍,成功率會高不少。」

「你玩過?」

「我的某個砲友很沉迷這個系列。嘿,又有人過來了!」萊奧指著從畫面角落翻牆靠近的迷彩裝男女。

古魯塔克倒抽一口氣──以他的種族來說真是個神奇的反應,掐緊手把舉槍射擊逼近的男女。

萊奧雙手抱胸看著古魯塔克控制角色跳上跳下、翻滾撲倒,在對方清空敵人開始翻箱倒櫃找補給品時問:「曼托菲爾去哪了?」

「不知道,大人沒說要去……欸,你怎麼知道曼托菲爾大人不在?」古魯塔克抬頭震驚地問。

「他要是在,你敢把喇叭催到最大嗎?」

萊奧指著電視機回答,從古魯塔克瞪眼張嘴的反應知道自己猜對了,放下手問:「曼托菲爾走的時候,完全沒說自己要到哪、做什麼和何時回來嗎?」

「沒有。」古魯塔克搖頭。

「而你也沒問?」

「我是有想要問啦,可是……」

古魯塔克將手把擺到地上皺眉道:「大人看起來隨時會睡著,我實在不好意思再打擾他。」

「睡著?他幾點離開的?」

「十點整,比往常起床的時間早了整整三小時。」

古魯塔克瞧見萊奧轉身往門口走,轉過身困惑地問:「萊奧,你要上哪去?」

「我不放心曼托菲爾,我要去找他。」萊奧拉開視聽室的玻璃門。

「找?現在?大人已經離開三個小時了啊!」

「正確來說是三個半小時,可是曼托菲爾既然沒帶你一起出去,那八成是步行而非開車,而既然是步行,憑他的顯眼度,幸運的話多問幾個人應該還是能追上。」萊奧跨出視聽室。

「那要多幸運才……萊奧你等一下啊!」古魯塔克跳起來追出視聽室。 

「不用擔心我,我雖然不是華盛頓出生的人,但也在這座城市裡活動過一段時間,不會迷路。」萊奧跨大步繼續往前走。

「不是這個問題!」

古魯塔克攔腰抱住萊奧吶喊:「大人命令過我,在他回來前不准你離開套房半步,如果讓你跑了,他會沒收我的肋骨和退訂《超越車訊》啊!」

「我會幫你求……」

萊奧停下腳步,低頭俯視掛在自己腰上的骨骸騎士問:「曼托菲爾說什麼?」

「他要沒收我的肋骨和退訂《超越車訊》。」

「不是這句,是前兩句。」

「在他回來前不准離開套房半步。」  

古魯塔克重複,從萊奧的沉默與目光中感受到質疑,放開人類伸出三根手指強調道:「大人他交代了三次,三次都是一樣的內容,只有要沒收的骨頭和退訂的雜誌不一樣,所以我絕對沒聽錯或誤會。」

「為什麼?」

「你問我,我也……大概是你在外面幹了某些惹大人生氣,讓他決定關你禁閉的事吧。」

「讓曼托菲爾生氣的事……」

萊奧皺眉回憶,腦中浮現夜血者在露台上氣到發抖的畫面,昨晚曾經歷過的惶恐再度浮現,讓他瞬間失去滿街尋人的氣勢,垂下肩膀鐵青著臉問:「闖進非人老大們的舞會是這麼嚴重的事嗎?」

「如果沒有邀請函就硬闖的話,是很嚴重沒錯,但我們有,所以大人應該不是氣這個。」

古魯塔克撫著靠幻術偽裝成下巴的下頜骨問:「昨晚你還有做別的事嗎?」

「拐彎抹腳侮辱獅子王、在跳社交舞的舞池跳地板舞。」

萊奧發現古魯塔克摸下巴的手指僵住,睜大眼訝異的問:「不會吧!雖然這和周圍氣氛不太相搭,但是大家都看得很高興啊!」

古魯塔克開頜骨再閉頜骨,瞪著萊奧許久才伸手拍上人類的肩膀感嘆道:「萊奧,你對領主級夜血者真是……一點概念也沒有啊。」

「什麼概念?」萊奧問。

「領主級夜血者無論男女老幼、獅人主狼人主精靈主,都是一群佔有慾強烈的傢伙,而且對以下六項人或物的反應最激烈。」

古魯塔克依序伸出食、中、無名和小指道:「財產、名聲、領地、領民、血子和摯血,其中摯血──人類口中的真命天子或命定之人──是無論領主、戰士還是平民級夜血者都最動不得的東西,和領主有血緣關係的血子排第二、領民第三,其他以此類推,到這邊明白嗎?」

萊奧點點頭,不過馬上蹙起眉毛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既不屬於這六項的任何一項,也沒有對曼托菲爾的『六項』出手,他沒理由因為佔有慾對我生氣。」

「……你果然毫無概念啊。」古魯塔克憑藉幻術形成的眼中浮現憐憫之色。

萊奧的眉毛抽動兩下,轉身走向門口道:「我不是夜血者生態學家真是不好意思。你到底要不要解釋?不要的話我得出門找人了。」

「別、別走!我的肋骨、髖骨和肱骨會被曼托菲爾大人拿走啊!」

古魯塔克緊急抱住萊奧的手臂道:「我解釋,我現在就解釋!曼托菲爾大人不讓你出門的理由不是你動了他那『六項』,而是擔心有人對你這個『六項』動手啦!」

「聽不懂。」萊奧拖著古魯塔克往前走。

「就是、是……你對曼托菲爾大人來說是財產兼領民,然後你在舞會上跳的地板舞迷倒一堆人,讓曼托菲爾大人覺得有人覬覦他的財產與領民,為防萬一才不讓你出門,這樣懂嗎!」古魯塔克揪緊萊奧的衣襬大喊。

「懂……不,這還是說不通啊!假如曼托菲爾是擔心有人想動我,不應該留在套房內親自看管我嗎?怎麼會留下我自己出門?」

「套房裡還有我啊!」

「你打電動打到昏天暗地,有餘力注意有沒有人入侵套房嗎?」

「當然有,不要小看骨……」

古魯塔克的話聲轉弱,鬆手放開萊奧的衣衫望著人類問:「萊奧,你在生氣嗎?」

萊奧本想說「沒有」,不過在他張嘴發出聲音前,雙眼先在斜前方的玻璃櫃上看見自己的臉,古銅色的臉龐上沒有一絲笑意,天藍色的眼瞳也比往常尖銳。

這是一張動怒的人才會有的臉,而萊奧的胸中也的確燒著怒火,古魯塔克的觀察沒有錯。

「被人關在房裡不准出去是很討厭,這個我能理解,不過曼托菲爾大人沒有惡意,你就別火大了。」

古魯塔克捶萊奧的手臂一下,走向客廳的茶几拿起放在上頭的客房服務冊,翻開冊子叨唸著「沒有什麼惱人的事是一手啤酒不能解決的」、「如果有就喝兩手」、「下酒菜要點什麼啊」之類的話語。

萊奧默默看著古魯塔克翻本子,垂在腿側的手指緩緩收緊。

不,自己暴躁的原因不是被限制行動這麼尋常、合理、大多數成年人都會憤怒的事,而是更任性、無理取鬧的理由──他只是單純不高興曼托菲爾不在這裡而已。

──我是五歲小鬼嗎?

萊奧無力的質問自己,因為一個人的在或不在而失眠、喜悅、興奮或恐懼都還在正常範圍內,但因此生氣,還氣到遷怒他人而不自知就……他到底有多幼稚不成熟?

「哇!這裡的啤酒竟然有二十多種!」

古魯塔克盯著客房服務冊驚呼,轉過頭正要問萊奧想喝哪一種時,腰間的手機忽然唱起由汽車喇叭組成的聖誕歌曲,讓他肩頭一繃急急放下冊子,掏出金紅色的手機按下通話鍵,和電話那頭的人「咦、嗚、啊」幾聲後,抓著機子奔向書房關起門說話。

這一說就是整整半小時,當骨骸騎士推開書房的門走出來時,萊奧已經透過客房服務叫來一份附有炸薯片和可樂的總匯潛艇堡餐,而且無論堡、配菜還是飲料都已經吃掉一半。

「古魯,誰打給……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萊奧放下潛艇堡問。

古魯塔克沒有馬上回答,垮著肩膀走到萊奧面前坐下,垂首盯著地板許久,才抬起頭凝視人類道:「萊奧,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是我朋友……不,是我朋友的朋友,也就是我某一個你不知道、沒接觸、這輩子也肯定也不會有交集的朋友,他認識的另外一個朋友身上發生的事,懂嗎?」

「大概懂。」

「好,你懂就好。」

古魯塔克如釋重負,乾咳一聲挺直背脊嚴肅的道:「我那位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想去一個地方,卻在中途迷失了方向,你能幫忙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3? 21?
  • 咦?怎麼沒有13篇跟21篇??
  • 我忘了放進分類><已經修正了

    M.貓子 於 2017/11/15 19:2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