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誰在擔心這種事!

曼托菲爾雙眼圓瞪在心中怒吼,吼聲讓他反抓萊奧手掌的動作慢了一秒,令人類成功鬆手小跑步奔向舞池。

萊奧越過半個舞池來到樂隊面前,和指揮嘀嘀咕咕說了幾句話後,蓄著小鬍子的指揮揚手讓弦樂隊下場,一旁休息的銅管樂隊與鼓手一一坐上空位。

舞池邊的賓客沒有漏看這個變化,其中一些人很快就猜到這可能是某種特別表演,伸手將準備入舞池的親友拉回來,雙手抱胸等待萊奧的下一步。

萊奧脫下外套、背心與領結,先將三者放到靠牆的空椅上,再捲起袖子拉鬆襯衫,一面活動手腳一面走到舞池中央。

曼托菲爾快步追到舞池邊,注視萊奧拉鬆衣領,古銅色、沒有一絲瑕疵的頸子、鎖骨與下手臂曝露在燈光下,令他的焦躁感瞬間升高三倍。

──我為什麼沒有挑個地方留下咬……

輕快、活潑的樂聲打斷曼托菲爾的思考,指揮揮舞著細長的指揮棒,與先前風格與節奏都相去甚遠的曲聲由樂手的唇間與手下流瀉而出,驚動宴會廳內其他賓客,將原本在角落交談或飲食的非人們引到舞池邊。

萊奧隨節拍舉起、放下、彎曲與伸直手腳,動作起初看起來頗為滑稽,像極了被笨拙操偶師控制的小木偶,引起圍觀者一陣竊笑,然而在小號手仰頭吹出高音的瞬間,他忽然曲膝躍起翻滾一圈,雙手撐地兩腳半折,以倒立之姿快速迴旋。

這個舉動讓笑聲消失,而當萊奧打開雙腿做出酷似鞍馬選手的旋轉時,周圍響起短暫的驚呼,呼聲一路延續到人類側倒以肩頭觸地,反覆翻轉上身、扭動腰桿如風車般掃過半個舞池,並在對方以頭為軸心打轉時攀上高峰。

曼托菲爾站在驚嘆聲中,雙眼緊鎖舞池中央以驚人姿勢翻轉跳躍的人類,對方身上的白襯衫由平整轉為鬆縐,深色皮膚爬上細小的汗珠,紅髮在舞動間散開,蹬向天頂的腿合著節拍,看上去比平常更長更有力。

曼托菲爾感覺自己的胸口燃起一團火,尤其是當他與萊奧短暫的對上視線,看見人類揚嘴放肆的笑,導致自己左右的女性非人者雙眼發亮時,這團無名火更是旺盛到危及理智的程度。

好在在曼托菲爾的理性化為灰燼前,萊奧的表演來到尾聲,他放下腳恢復立姿,向前小跑數步後屈膝滑行,最後停在銀髮夜血者面前,坐在地上朝對方伸出手。

曼托菲爾抓住萊奧的手,用介於適當與過猛之間的力道將人拉起,而這個舉動成為賓客們鼓掌的信號,混雜呼叫與笑聲的掌聲一瞬間佔據宴會廳。

萊奧還沒站穩腳步,便喘著氣迫不及待地問:「怎、怎麼樣?」

曼托菲爾張口靜默片刻,瞪萊奧一眼伸手替對方翻正衣領道:「愛現。」

「喜歡嗎?」

「太囂張了。」

曼托菲爾冷淡地回答,將萊奧襯衫的釦子扣到頂,以僅夠兩人聽聞的氣音道:「別在外面跳這種舞,會惹麻煩的。」 

「什麼麻煩?」萊奧偏頭問。

曼托菲爾腦中浮現周圍女性凝視萊奧的模樣,重重扯平人類的衣領粗聲道:「麻煩就是麻煩,沒有分什麼!」

「啊?怎麼會沒……」

「你這個人類真是有意思啊。」

阿里亞德的聲音突然插入兩人之間,曼托菲爾與萊奧雙雙往自己左方或右方看去,這才發現獅人主和穆爾舵站在他們身邊。 

曼托菲爾反射動作將萊奧拉到自己身後,從阿里亞德的紅瞳中捕捉到露骨的興趣,先前燒烤過心神的無名焰再次燃起,翠眼迅速轉沉轉銳,從外套內袋中掏出兩片葉子,一片夾在掌心,另一片則扔向獅人主。

阿里亞德輕鬆夾住綠葉,挑起單眉問:「這是做什麼?」

「在精靈的宴會上,有一種名為『飛葉戰』的遊戲。」  

曼托菲爾輕輕撫過掌上的葉子,葉片受到他的魔力浸染,由蒼綠緩緩轉為銀灰:「雙方各自操縱樹葉,先讓葉子碰到對手的一方獲勝,過程中不得移動,也不可以樹葉之外的器物攻擊或防禦。」

「你想和我玩遊戲?」阿里亞德瞇起眼問。

「不敢嗎?」曼托菲爾反問,手中的樹葉泛起金屬光輝。

穆爾舵拉平嘴角,上前半步靠近主人細聲道:「阿里亞德大人,這遊戲對您不……」

「你的挑戰,我接受了。」

阿里亞德截斷屬下的建言,鬆手讓樹葉落地道:「不過樹葉承受不住我的力量,我要換其他東西,行嗎?」

「可以。」

「那我就用……」

阿里亞德環顧左右,沒有找到合意的物品,皺了皺眉抓起自己頭髮,反手切下一戳金絲,將髮絲捲成一束隨意打上兩個結,晃晃髮結道:「這個,不算犯規吧?」

曼托菲爾以行動代替回答,舉步走進舞池中,站在池子左側沉默注視阿里亞德。

阿里亞德也踏入池內,停在舞池右方距離曼托菲爾十多步遠處,以指把玩自己的髮結。

宴會廳內的細語雜聲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混雜緊張與興奮的寂靜,上百條視線從前後左右投向一銀一金兩名夜血者,期待更催促著遊戲的開始。

眾人的期盼很快得到回應,阿里亞德手指一彈將髮結扔到半空中,在離指時還捲曲、柔軟的金髮倏然拉直,如飛針般射往曼托菲爾的咽喉。

髮結在眨眼間來到曼托菲爾面前,不過在它貫穿夜血者的咽喉前一刻,銀葉從旁而降,捲住結身將對方飛馳的方向扭轉一百八十度,憑藉自身的魔力和敵人尚未收回的「前進」指令,以兩倍速逼近阿里亞德。

阿里亞德雙眼一亮,揮手讓髮結展開,包裹其上的銀葉先被甩開,再遭複數的髮絲貫穿,最後用力一扯化為碎片。

「太弱了,精靈主!」

阿里亞德愉快地呼喊,再次將髮結揉成金針,穿過飄落的碎葉飛向曼托菲爾的眉心,睜大眼等待對方噴出鮮血,卻在對方見血前便先聞到腥味,臉頰也同時傳來刺痛。

而幾乎在血味、痛感出現的同一秒,急馳的髮結突然攔腰斷成兩截,於半空中晃蕩兩下後,被七八片僅有指甲甚至米粒大小的樹葉碎片拍到地板上。

曼托菲爾俯視著在地板與葉片間扭動掙扎的髮結,抬頭望向左臉掛血表情驚愕的阿里亞德,招回割傷對方臉頰的碎葉道:「太大意了,獅人主。」

「……的確。」

阿里亞德抹去面頰上的血,露出尖白的獠牙道:「下次我會把你的葉子切到用放大鏡也找不著。」

「如果你還有下次的話。」曼托菲爾冷漠的回應,轉身走出舞池。

池邊男女看向曼托菲爾的目光不再只有好奇或輕蔑,而是多了幾分尊敬與思量,其中幾人甚至在他走近時向前半步,似乎想向銀髮夜血者搭話或邀舞。

可惜他們誰也沒成功,因為萊奧搶先一步張開手臂抱住曼托菲爾,將下巴放在夜血者的肩頭上喜悅地喊道:「帥、呆、了!曼托菲爾你太精采了,我又重新愛上你一次了。」

曼托菲爾整個人僵住,靜止兩三秒才舉起手推推萊奧的腰低聲道:「還有別人在,別亂說話,放手。」

「我是真心的。」 

萊奧鬆手放開曼托菲爾,摸著下巴瞧著夜血者道:「不過沒想到你也會演戲誘敵啊,要不是我相信你肯定能贏,在看到那搓頭髮刺向你的眉毛時,一定會衝上去把你撞開。」

「別來,你趕不及,而且也撞不動我。」

曼托菲爾嘴上說的嚴厲不留情,胸口卻湧起暖意,停頓片刻低聲問:「你相信我不會輸?」

「當然,我對你有絕……」

萊奧從眼角餘光瞧見樂隊成員抓著自己的外套與背心招手,這才想起自己把衣服留在樂隊的休息區,趕緊奔向成員取回自己的衣物。

曼托菲爾遠遠望著萊奧邊走路邊穿背心,同時還空出一隻手滑手機撥號,這種不成體統的舉動本該叫人生厭,但人類做起來非但不使人反感,反而洋溢著孩童般的率直與可愛。

「我聯絡上古魯了。」 

萊奧晃了晃手機,扣上背心的釦子道:「他說大概五分鐘內上來,只是他手中沒有邀請函,大概沒辦法靠近宴會廳,要我到電梯口等他。」

曼托菲爾點頭表示了解,和萊奧並肩走出宴會廳,站在廳門正前方的玫瑰金電梯前等待骨骸騎士現身。

電梯門很快就開啟,門內僅有古魯塔克一人,他按著開門鍵等萊奧進來,並在對方進入後鬆開按鈕。

曼托菲爾看著電梯門緩緩合起,在門扉完全密合前忽然伸手卡住門,側身擠進電梯廂中。

「曼托菲爾?」

「曼托菲爾大人?」

萊奧和古魯塔克同時驚呼,藍眼與幻術構成的灰瞳直直盯著夜血者,不明白對方想做什麼。

「到停車場,然後回飯店。」

曼托菲爾沉聲下令,別開頭無視仍處於訝異狀態的人與骨骸。

萊奧在舞會上引起太多人注目,即使有古魯塔克做護衛也難保不會遭遇危險,因此自己有必要親自護送,以行動宣示這名人類是布洛捏爾的一員,任何覬覦他的人都會遭到森林精靈主的討伐。

──絕對不是捨不得和他分開。

曼托菲爾在心中輕語,看著樓層顯示以秒為單位遞減,細微的失重感攀上身軀,直到電梯廂到達底層才散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