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曼托菲爾先生?果然是曼托菲爾先生!」

洋溢歡欣氣息的男中音穿過人群投向萊奧與曼托菲爾,聲音的主人是一名年約三十的男子,他穿著深藍色的合身西裝,棕髮以髮油整齊固定於腦後,鼻樑上的細框眼鏡和水藍色的眼瞳十分相配,偏尖的臉雖然比尋常男人白皙與精緻,但也散發著些許神經質。

萊奧看著男子推開圍觀群眾走向專櫃,剛在猜測對方是保險員、業務、星探還是律師時,背脊忽然竄起寒顫,感覺有一對看不見的獠牙抵在自己的咽喉上,讓他發不了聲、吸不了氣、動不了腦袋。

好在這對獠牙只存在不到兩秒,萊奧扶著結帳櫃台大吸一口氣,看見曼托菲爾的翠眸中浮現一絲驚慌,愣了一下意識到剛才的冷顫與窒息是出自夜血者瞬間爆發的殺氣,皺緊雙眉低聲道:「曼托菲爾,那個男……」

「好久不見,曼托菲爾先生!」

男子走到兩人面前,無視夜血者黑到能打雷下雨的臉色,嘴角高揚滿面笑容地道:「今天是什麼好日子,竟然能在莊園外遇見您!我回紐奧良後一定要去買彩卷。」

曼托菲爾沒有答話,只是陰沉的注視男子。

男子正面接下曼托菲爾的瞪視,但不知是過度遲鈍還是神經堅韌,他依舊維持欣喜的表情問:「上周寄到莊園的企畫書您讀過了嗎?雖然封面和上回差異不大,但內容可是大翻新,我更換了設計團隊。」

「……」

「前一個團隊的提案雖然新穎,但考量到布洛捏爾的歷史、您的品味和居民,我想還是採用典雅、莊重、富有故事性的設計比較妥當。」

「……」

「新團隊是由拿過三次普立茲克獎的大師主導,他對布洛捏爾相當有興趣,我才將資料發過去半天,他的秘書就立刻回信要我為大師保留這個機會。」

男子由從褲袋中掏出手機,視線偶然掠過萊奧,盯著與夜血者只有半步距離的人類,頓住一秒訝異的問:「這位先生是……」

「萊奧˙多米尼克。」

萊奧主動報上名字,朝男子伸出手輕鬆地笑道:「目前的職業是無業遊民,你呢?」

「泰勒˙摩傑克,阿普頓地產公司的經理。」

男子──泰勒──回答,握住萊奧的手問:「您是曼托菲爾先生的朋友嗎?」

「我正在應徵這個身分。」

萊奧聳肩回答,透過眼角餘光發現曼托菲爾的臉龐越來越緊繃,雖未像幾分鐘前一樣,釋放出凜冽到足以令人窒息的憤怒,可是凍人的寒氣仍搔刮人類的手背,而且隨著泰勒的手指收緊而加劇。

泰勒不知是對曼托菲爾的厭惡無感,還是有感卻置之不理,仍舊握著萊奧的手微笑道:「那我可是你的對手了,讓我們公平競爭吧。」

萊奧輕輕抿起嘴唇,凝視泰勒的笑容片刻,倏然抽回自己的手,插腰偏頭輕蔑地道:「摩傑克先生,我不知道你們地產公司平常都在幹什麼,但你既然能當上經理,應該多少有點察言觀色的能力吧?」

泰勒愣了一會,困惑地問:「多米尼克先生,你怎麼忽然……」

「你剛剛不是自己說了嗎?『今天是什麼好日子,竟然能在莊園外遇見您』。」

萊奧將右手從自己的腰桿改放到曼托菲爾的肩膀上,攬著瞬間僵住的夜血者高聲道:「我告訴你是什麼好日子──是我和曼托菲爾第一次約會的大日子!」

「約、約會?」

「沒錯,是約會,你知道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把這個阿宅從莊園裡挖出來嗎?」

萊奧掐了曼托菲爾的肩頭一下,瞧見泰勒驚訝地睜眼後才繼續說下去:「你知道也好不明白也罷,總之,既然曼托菲爾是我拖來的,那麼和他一同吃飯、逛街、開車兜風、發呆……所有你想得到想不到的活動的權利就屬於我,你若想有相同的待遇,就打電話請賽巴斯欽把你寫在曼托菲爾的行程簿上。」

「這我……」

「這你已經做過了,我知道,我親眼看過那本簿子,你排在第三千六百零五號,雖然我們是競爭對手關係,但不用擔心,我不會偷偷更改你的順位。」

萊奧斜眼瞄到女店員已將衣物裝袋完畢,左手一撈拎起所有紙袋,摟緊曼托菲爾衝泰勒輕挑地笑道:「不好意思,我們接下來還有很多行程要跑,你自己找人找地方打發時間吧。」

語畢,萊奧推著曼托菲爾的肩胛走出服飾專櫃,朝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快步前進。

「跟緊我。」

萊奧靠在曼托菲爾耳邊低聲道,放開夜血者的肩頭,拎著七八個紙袋側身擠過圍觀的男男女女,接著拔足奔向位於商場安全梯旁的廁所,過程中一次都沒有回首,直到進入廁內看見大理石洗手台,才轉過頭確認對方有無跟上。

曼托菲爾站在萊奧的身後,雖然既沒臉紅也未喘氣,但那身精緻的三件式長版西裝仍爬上皺褶,銀白髮絲也有些毛亂,皺著雙眉困惑的道:「萊奧,你……」

「我們得換一套衣服,要不然會再被纏上。」

萊奧將提袋放到洗手台上,打開袋子翻找合適的衣褲道:「那個叫泰勒的男人,會偷偷跟蹤你,再跳出來佯裝成偶遇吧?」

「你認識他?」曼托菲爾的音調微微拉高。

「不認識,但從你的反應大概能猜到。」

萊奧從袋子裡拿出一件黑色皮褲與墨綠高領衫,再打開另一個紙袋繼續找尋:「一般人在撞見討厭的對象時大多有三種反應──強顏歡笑、敷衍漠視、威嚇驅趕或掉頭離開。以你先前一掌把我釘在牆上的紀錄判斷,你的首選應該是威嚇驅趕,次選是掉頭離開,最下策則是敷衍漠視,強顏歡笑你辦不到。」

「……」

「不過考慮到我們在商場裡,把人拍飛或宣稱要殺了他會引來保全注意,掉頭離開不會造成困擾,但你卻沒有這麼做,為什麼?因為你走不動?得罪不起阿普頓地產公司的經理?我想都不是,你不走的原因,是清楚這招對摩傑克先生沒用,因為他是會在顧客扭頭跑掉時,厚著臉皮追上去的麻煩人物。」

萊奧撈出一頂鴨舌帽與一件黑底繡銀骷顱的長風衣,摘下掛在自己胸口的墨鏡,將墨鏡、風衣、鴨舌帽和先前的皮褲、高領衫遞向曼托菲爾道:「換上吧,我們兩個的身材差不多,應該不會過緊或過鬆。」

曼托菲爾盯著萊奧手中符合流行趨勢,但不符他個人風格的衣著,皺了下眉問:「換上就能甩掉他嗎?」 

「不知道,但至少會比不換容易,你這一身太顯眼了。」萊奧用下巴指指曼托菲爾身上精緻的白西裝。

曼托菲爾拉平嘴角,凝視皮褲風衣和黑墨鏡片刻,抓起衣褲走到廁所隔間更衣。

萊奧也拎著一袋新衣進隔間換裝,將自己從紅黑改換成棕黑色系,再把裝衣服的紙袋由七袋硬塞成四袋,用手指攏了攏瀏海後走出隔間。

出乎萊奧意料的是,曼托菲爾早就在外頭等待他,而且即使穿著與典雅、華貴之類的形容完全無緣的衣裝,看上去仍像誤入庶民世界的貴族。

萊奧花了五秒鐘欣賞曼托菲爾的英姿,接著才帶對方走逃生梯下到二樓,穿過販賣香氛產品的專櫃進入電梯前往地下停車場。

兩人在停車場的逃生梯前看見泰勒的背影,還在打開廂型車的車門時引來地產經理的視線,好在對方顯然不認為夜血者會穿印有髒話的風衣,很快便將目光轉開。

萊奧踩下油門將廂型車開出停車場,車子在路口遇上紅燈停住,他趁等待的時間偷偷瞄向助手席,瞧見曼托菲爾脫下墨鏡與鴨舌帽,壓著嘴角煩悶地注視窗外。

──出門時心情就不算好,此刻看起又更糟糕了。

萊奧在心底低嘆,在路燈轉綠時遲疑一會,左轉方向盤駛上與莊園反方向的道路。

曼托菲爾遲了兩個街區才察覺方向不對,轉向萊奧問:「你要開到哪?」

「馬門廣場。」

萊奧再次左轉道:「先前古魯塔克載我來布洛捏爾時,提過廣場上有街頭藝人,他本來要帶我去看看,但是……你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沒去成。」   

「那裡有賣衣服?」

「沒有,可是有歌曲、舞蹈、雜耍、冰涼的啤酒、香辣的墨西哥捲餅和甜蜜的吉拿棒。」

萊奧偏頭看向曼托菲爾微笑道:「今天是你我的第一次約會,讓約會對象火大的回家有辱我的顏面,賭上我母親給我的名字,在今日太陽下山之前,我一定會讓你露出笑容。」

曼托菲爾的眼睛緩緩睜大,凝視萊奧一個街區的時間後,收回視線默默扣上安全帶。

萊奧將這個舉動解讀為許可,揚起嘴角踩下油門,以距離罰單僅有十公里的速度,奔向被音樂與露天美食所包圍的廣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