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曼托菲爾眨了眨眼,凝視賽巴斯欽問:「你說什麼?」

「能麻煩您帶多米尼克先生到布洛捏爾添購衣物嗎?」 

賽巴斯欽流暢的重複,伸出手指計算道:「四套衣服就換洗而言不成問題,可是在搭配上稍嫌不足,也不足以應付季節轉換,或是某些特殊場合──例如晚宴──的需求,為了往後的方便與多米尼克先生的健康,最好趁入冬前補足衣物。」

「等一……」

「日常服裝可以到多米尼克先生與古魯塔克昨日去過的商場購買,西裝與禮服部分就和曼托菲爾大人一樣,拜託費雪先生的店製作,目前是淡季,就算沒有預約,他應該也有空替多米尼克先生量尺寸,但為防萬一,我稍後會致電請他空出時間。。」

「你……」

「店的地址我會寫給多米尼克先生,雖然是間樸素的小店,但開在大馬路上,就算沒去……」

「約瑟夫!」

曼托菲爾拉高音量蓋過老管家的聲音,在對方閉上嘴看向自己後,微微抽搐著嘴角問:「你要我陪……陪人去買衣服?」

「是的。」

賽巴斯欽點頭,發現主人嘴唇抽動的幅度拉大,低下頭愧疚地道:「我明白這是個有失管家職責的請求,但是今天是莊園每月一次的大掃除日,我、莉亞、雅絲、其餘僕人甚至古魯塔特都抽不出時間。」

「那明天去買不就好了。」曼托菲爾低聲道。

「根據氣象預報,這兩天氣溫會有大幅度變化,為防萬一還是趁早補足衣物較為妥當。」賽巴斯欽從外套內袋中掏出手機,叫出氣象軟體顯示未來一周的溫度預測。 

曼托菲爾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盯著手機螢幕不發一語。

萊奧默默看著主僕互動,表情由一開始的茫然慢慢轉為明瞭,嘴角也泛起一絲苦笑。

如果他的猜想沒出錯,那麼賽巴斯欽大概是在製造讓自己與曼托菲爾獨處的機會,而這麼做的動機應該是想讓兩人快點混熟,進而降低「治療」時的彆扭感,這個企圖並沒有錯誤,萊奧也是基於同樣的念頭才邀夜血者一同用餐,可是……

萊奧望著臉色越發難看的曼托菲爾,壓下想進一步親近夜血者的渴望,舉起單手擺了擺笑道:「不用麻煩了,我可以自己去布洛捏爾買衣服。」

賽巴斯欽與曼托菲爾雙雙愣住,接著一同轉頭注視萊奧,長者嘴唇微啟露出驚訝的表情,夜血者則明顯鬆了一口氣。

果然料對了……萊奧在心底輕語,摸著下巴晃頭道:「不過要借我卡和車,然後電話還是要打一打,以免被訂製西服店的老闆踢出來。」

「多米尼克先生,您……」

「你的關心我收到了,謝謝。」 

萊奧柔聲截斷賽巴斯欽,凝視老管家的眼瞳,以表情與眼神暗示對方自己已經明白長者的企圖,但選擇婉拒這項援助。

賽巴斯欽垂在身側的手指曲起再伸直,低頭躬身道:「我明白了,我會為您準備好車輛、額度充裕的信用卡和刀槍。」

「那就拜託……等等,為什麼要準備刀槍?」萊奧盯著賽巴斯欽訝異地問。

「因為您是外地人,外地人在單獨行動時非常容易引起宵小的注意,更何況您還身懷鉅款,難保不會遭人攔路劫財。」

「……布洛捏爾的街頭沒這麼危險吧?」

「請不要小看布洛捏爾,這座城市的歷史與複雜都遠超乎您的想像。」

賽巴斯欽停頓幾秒,神情一凜嚴肅地道:「不,危險不只存在於街頭,多米尼克先生此行是要添購衣物,而購衣前勢必要進入更衣間脫去衣褲試裝,如果您是夜血者倒無所謂,但對普通人類而言,一絲不掛可說是最脆弱的狀態。」

「試衣間外有店員守著,不會有人趁機搶劫啦。」

「店員可能與搶匪勾結,或是臨時起意對您奪財害命,無論是人還是非人,都有可能前一秒還熱情親切,下一秒卻冷血無情,您說是吧?曼托菲爾大人。」賽巴斯欽垂首望向自己的主人。

萊奧的視線也由賽巴斯欽轉向曼托菲爾,以為夜血者會馬上駁斥管家誇張的臆測,然而夜血者只是低頭凝視自己親手夾進盤中、切成碎塊的炸麵團,十隻手指緊扣銀製刀叉。

──怎麼了?

萊奧在心中發問,正想開口關心時,夜血者倏然抬起頭,翠眼中的侷促與抗拒一掃而空,取而代之是令人窒息的沉重與堅定。

「我陪你去。」曼托菲爾直視萊奧道。

「什麼?」萊奧愣住。

「我陪你去布洛捏爾。」

曼托菲爾以不容拒絕、毫無商量餘地的口氣回答,叉起盤中的炸麵團放入口中,而截至夜血者將嘴中、盤內、整張桌子上的甜甜圈嚥下肚為止,都沒再說半個字。

※※※※

賽巴斯欽不愧是資深、優秀、媲美某超級英雄電影中萬能管家的管家,在萊奧與曼托菲爾在廁所刷牙的短暫空擋,就連絡好裁縫店、備妥黑卡與現金、要古魯塔特將銀灰色的廂型車開到大宅門口。

「有些店家不接受刷卡,所以我準備了一些鈔票;考量到您這趟的目的是購齊未來一季乃至一年份的服裝,九人座廂型車會比兩人座跑車合適。」

賽巴斯欽如此解釋自己的安排,然後不給乘客表達意見的機會,就拎著古魯塔克拉開車門,以溫和但令人發毛的微笑催促兩人上車。

萊奧很快就放棄抵抗爬上駕駛座,但令他意外的是曼托菲爾也採取相同舉動,而且坐上的不是後座,而是他身邊的助手席。

萊奧雖然沒當過司機,也不是上流社會出身的人,但多少知道客人、長輩或上司之類的大人物的位子是後座而非助手席,然而曼托菲爾卻毫不猶豫的占領駕駛座旁的位置,還繫上安全帶以肢體語言宣告「這裡是我的位子,我就是要坐這裡」。

萊奧不是一個講求規矩或堅持己見的人──至少在日常小事上不堅持,更何況他並不討厭曼托菲爾,因此沒有質疑夜血者的選擇,而是抱著微微的興奮踩下油門將車子駛出莊園。

從亞特伍德莊園到布洛捏爾市的車程約一個小時,當兩人進入市街時,鐘錶的時針已從三走到四與五的中間,並在萊奧找到西裝裁縫店時正式指向五。

只有三層樓的裁縫店是由白石、黑鐵欄杆、紋路優美的木頭和佔據三分之一門面的玻璃櫥窗所組成,店主──賽巴斯欽口中的費雪先生──是一名操著英國腔的禿頭中年人,他對萊奧身上鬆垮垮的襯衫露出明顯的嫌惡之色,不等對方開口表明身分與來意,就要學徒將人帶進試衣間脫光量尺寸。

曼托菲爾也跟著進試衣間,萊奧心想這可能是訂製西服店的特殊規矩──例如首次進門的客人必須由介紹人全程陪同之類,或是可能是擔心自己對熟識的店家做出失禮之舉。

然而萊奧馬上就發現自己的猜測沒一個是正確的,因為費雪先生在進試衣間時,他驚訝更憤怒的質問學徒,怎麼沒將曼托菲爾先生請到外頭的小花園喝茶休息?而夜血者在簡短表示自己既不口渴也不需要歇腳後,雙眼全程鎖在學徒與店主身上,這種長時間盯著別人看的舉動不管在東方西方、人類非人、上流底層社會都相當沒禮貌。

曼托菲爾對旁人的過分注目禮也擴展到商場的服裝樓層,當服裝店的店員向萊奧介紹秋冬新品、帶人前往試衣間或幫忙調整肩線、撫平布料時,夜血者都像扛著狙擊步槍的殺手,以筆直、持續、令人發毛發寒的視線凝視這些人。

同時,由於曼托菲爾的威壓只瞄準服裝店店員,因此對一般人而言他只是個安靜、身穿華美三件式西裝卻不給人絲毫違和感的俊美男子,大多數人在發現此種珍稀人物時,不是偷偷拍照就是駐足欣賞。

拜此之賜,當萊奧抱著滿懷的衣褲從試衣間走出來時,迎接他的是笑容僵硬、雙目含淚的服裝店店員、幾乎包圍整個專櫃的路人,以及對自己所作所為渾然不知,依舊死盯著可憐店員的夜血者。

「請……請問您選好了嗎?」年輕女店員抖著嘴唇與聲音詢問,臉色從萊奧進試衣間時的蒼白,惡化到青白接近灰白。

萊奧胸口一縮,將手裡的衣服通通放到櫃檯上,掏出信用卡與一張二十元面額的紙鈔,交給搖搖欲墜的女店員:「選好了,這些通通包起來,刷卡付款,現金是給妳的小費。」

「小費是……」

「是妳應得的。」

萊奧將信用卡與鈔票塞進女店員的掌中,送給對方一個溫柔的微笑後,轉身面向曼托菲爾,指指身後的店員道:「抱歉讓你久等了,等這位美麗的小姐包好衣服,我們就能回莊園了。」

「買完了?」曼托菲爾問,往右方挪動半步。

「差不多買好了。」萊奧朝同方向挪移。

「差不多?」曼托菲爾皺眉,站回原本的位置。

「七成都買齊了。」萊奧也站回原位。

曼托菲爾先是一愣,接著面色迅速轉沉,以僅夠兩人聽聞的氣音道:「讓開。」

「如果你把給專櫃小姐的注意力,分一半到我身上的話。」萊奧笑容甜美地道。

曼托菲爾的肩頭微微一顫,別開臉注視地板道:「你不需要。」

「我非常需要,你不知道我這一路上有多寂寞。」萊奧前進半尺,臉上的笑靨也變得更加燦爛。

曼托菲爾拉平嘴角,瞪著青灰色的地板片刻,拉回視線正要回話時,右側忽然響起他的名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