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接下來幾個小時,萊奧在賽巴斯欽的陪伴下,除了將該洗該摘該切的食材處理好,還炒好香料蔬菜與麵糊、燉煮海鮮湯和牛肉湯、將櫻桃熬成櫻桃醬、揉好麵糰再放進冰箱發麵,再把發好的麵糰桿開……扣除上廁所、到地窖放與拿東西、在走廊上和有血有肉的古魯塔克聊了一會新車雜誌外,所有時間全都花在廚房中。

萊奧從黎明初升忙到日正當中,在爐火與加溫管的環伺下擦濕了兩條毛巾,手與腳也在長期站立、反覆攪拌中開始發痠發硬,不過一聞到從湯鍋炒鍋、烤箱蒸箱中發出的香味,看到逐漸成形的菜餚,他就覺得這些汗水、肌力的消耗是值得的。

「曼托菲爾大人差不多要醒了。」

賽巴斯欽看了腰上的懷表一眼,脫下圍裙看向萊奧道:「我要去服侍大人更衣,更衣完他就會下到餐廳用餐,這之間大概有半小時的時間,您若是想沖澡換件衣服,可以善加利用。」

「我去洗澡,誰來準備上菜和擺盤?」萊奧看著方木桌上的瓷盤問。

「莉亞和雅絲會負責。」賽巴斯欽向站在廚房門口的雙胞胎精靈望一眼,兩人立刻跨過門檻來到方木桌邊。

萊奧看著莉亞與雅絲一人拿盤子一人放迷你洋蔥、撒香草碎葉,確認兩人沒有打破盤子、將櫻桃與櫻桃蘿蔔搞混、把鹽和糖粉搞混的跡象後,才安心解開額上吸汗的毛巾,轉動著肩膀往三樓客房走。

萊奧三兩下就將身上的汗沖乾淨,但在選擇衣服時卻猶豫了一段時間,他最中意的衣褲已經被汗水與麵粉弄髒了,剩餘的三套衣服一套還在洗衣機中滾動,一套是正式卻無趣的白襯衫與黑西裝褲,另一套則是叫囂用的中指圓領衫和破洞牛仔褲。

──早知道就別把外套和領帶賣到舊衣。

萊奧在心底哀嘆,認命的套上襯衫與黑褲,推開房門前往餐廳。

亞特伍德莊園的餐廳和萊奧在電視電影中見過的古堡餐廳一樣寬廣而華美,擺有香檳玫瑰的長桌置於中央,桌旁圍繞雕工精緻的木椅,椅後是象牙色的壁爐以及眾多描繪希臘神話故事的油畫,面向森林的四扇落地窗透著陽光,淡金色的光線讓窗戶左右的刺繡窗簾,乃至整個餐廳無比明亮。

當萊奧踏進餐廳時,莉亞和雅絲正在桌邊調整餐具和餐巾,兩套刀叉和摺成兔子狀的餐巾無論擺放位置還是摺疊角度都完美無缺,但卻不是放在主位與主位右側,而是在桌子最左側隔著香檳玫瑰面對面而立。

萊奧忍不住皺眉,指著銀製餐具道:「這放錯位置了吧。」

莉亞和雅絲拉正兔耳的動作停頓,抬頭、轉頭怒視萊奧一眼,再同時收回視線退至門邊。

萊奧腦中跳出一打問號,正猶豫要追問還是閉嘴時,鑲著黃金鳶尾花的門扉開啟,曼托菲爾在賽巴斯欽的陪同下踏進餐廳。

曼托菲爾穿著與昨日同款式的長版三件式西裝,不過衣上的繡花由亮綠轉為銀灰,領上掛著的也不是金鍊領針,而是翠綠色的絲巾,腕上的袖扣則從祖母綠換成白銀。

不過不管是綠色還是銀色,都與曼托菲爾凜冽的氣質、懾人的美貌十分相配,讓萊奧的胸口微微發熱,揚起嘴角向夜血者道:「嗨!曼托菲爾,我該說早安還是午安?」

「午安。」

曼托菲爾回應,瞧見長桌上對放的餐具,步履停頓片刻才繼續前進,坐上雅絲拉開的椅子。

萊奧隨後入座──不過莉亞沒幫他拉椅子,隔著花葉的縫隙偷瞄曼托菲爾,第一眼、第二眼得逞,但第三眼就直接撞上對方的翠瞳。

曼托菲爾睜大眼瞳,頓住幾秒後別開臉,不等萊奧出聲便沉聲道:「我是在看花。」

「那真不巧,我是在看你。」

萊奧話一說完,就馬上收到曼托菲爾詫異的注目,聳聳雙肩靠上椅背道:「既然已經被你發現了,再扯謊也沒意義,倒不如坦承犯行。」

曼托菲爾的肩膀以極小的幅度顫動一下,板著臉拿起倒有氣泡水的玻璃杯飲用。

萊奧沒注意到曼托菲爾的小動作——他在聳肩時把目光轉開了,望著立在自己與夜血者之間的花束嘆息道:「本來以為可以用玫瑰做掩護,放肆地偷看得夠,結果才入席不到三十秒就破功了。」

「那真是太遺憾了。」

賽巴斯欽應話,以眼神示意莉亞與雅絲開始上菜,再前傾身子靠近曼托菲爾問:「大人,要把花撤掉嗎?」

「……」

「曼托菲爾大人?」

「撤掉。」曼托菲爾短促的下令,仰頭將玻璃杯中的水一飲而盡。

賽巴斯欽點頭將香檳玫瑰束挪下桌,老管家一離開桌邊,莉亞與雅絲便將放著剖半迷你洋蔥、櫻桃蘿蔔與香草碎葉的湯盤放到萊奧與曼托菲爾面前,端起溫熱的瓷湯壺注滿湯盤。

琥珀色的湯汁將盤底的香草沖起,湯面雖沒有一滴油花,還清澈到能直接瞧見盤底,但那結合肉類濃醇、蔬草甘美的香氣卻一下子就佔據盤前人的鼻腔。

萊奧早起又沒吃早餐──賽巴斯欽的提神飲料不算早餐,雖想如貴族一般優優雅雅的啜食,但到頭來還是按捺不住肚皮的躁動,三兩口便將精緻的湯品舀盡喝乾。

——好喝,但完全不夠喝。

萊奧在心中感嘆,舔著口腔試圖多享受一會湯的美味,透過眼角餘光發現曼托菲爾似乎盯著自己看,放下湯匙本能地回望夜血者。

這回曼托菲爾沒有將臉或視線挪開,靜靜注視人類片刻,垂下眼舀起自己面前的清湯道:「莉亞,再給他一份。」

「咦,可以嗎?」萊奧睜大眼睛問。

「只要有剩就可以。」

曼托菲爾停頓須臾,嚥下匙中的琥珀湯液道:「這是午餐不是晚宴,不用拘束。」

曼托菲爾這句話讓萊奧湧起將整個湯鍋喝到鍋底朝天的念頭,不過他還記得這頓午餐的「重頭戲」,所以壓下喝湯喝到飽的衝動,僅再多要一次湯就讓莉亞收走湯盤。

追在湯品後上桌的是以奶油醬、菠菜和茴香籽與碎蒜頭焗烤的生蠔,萊奧注意到曼托菲爾在生蠔上桌時稍稍挑起眉頭,看著不同於過去以萊姆汁、白酒與紅酒醋調味的帶殼海鮮一會,才將生蠔送入喉中。

生蠔裹著奶醬滑進曼托菲爾嘴中的畫面烙在萊奧的視網膜上,他放在大腿上的手指猛然收緊,感覺胸口由微熱轉為燥燙。

冷靜下來啊萊奧˙多米尼克,你在這群人眼中就是個小毛頭,因此你更不能表現得像個小毛頭!萊奧告誡自己,將注意力放到盤中的生蠔上。

莉亞和雅絲在兩人享用生蠔時回了廚房一趟,當兩人返回餐廳時,他們身前的餐車被濃厚的辛香所環繞。

曼托菲爾看著散發陌生香味的餐車,轉向身後的賽巴斯欽問:「約瑟夫,這是……」

「今日的前菜、主菜和甜品都出自多米尼克先生之手。」

賽巴斯欽回答,他後退一步讓雅絲上菜,精靈僕人端上一只盛有米飯的寬口碗,再從湯鍋中舀出混有彩椒、秋葵、洋蔥、蝦仁、蟹肉……配料豐富的褐色醬汁澆上。

「這是海鮮秋葵濃湯飯,剛剛則是洛克菲勒式焗烤生蠔。」

萊奧接續說明,以湯匙將飯與醬汁攪勻道:「莊園裡焗烤生蠔的材料很齊,不過濃湯飯這邊沒有我在紐奧良下廚時常用的肯瓊香料粉,所以是拿辣椒粉、黑白胡椒粉、奧勒岡葉和小茴香子替代,我自己嘗起來是覺得還不錯啦,就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你會下廚?」曼托菲爾問。

「會啊,我家的廚房可是我的地盤。」

萊奧吐吐舌頭,見曼托菲爾直直看著自己,用湯匙指指對方的碗道:「別盯著我發呆啊!快吃一口,然後告訴我你的感想。」

曼托菲爾拿起湯匙,猶豫幾秒才仿照萊奧的動作把飯拌勻,舀了一口送進嘴中。

「怎麼樣?」

「……是辣的。」

曼托菲爾嚥下米飯,注視濃湯飯的眼神由戒備轉為驚奇:「但不討厭。」

「是會讓人上癮的味道吧!」

萊奧打一個響指,在湯匙上堆起米飯小山,一口含住沉浸在滿嘴都是食物的幸福中。

曼托菲爾的吃相沒有萊奧豪邁,不過大概是受到人類滿足的表情影響,他的身體似乎放鬆了幾分,動餐具的速度也比先前喝湯、吃生蠔時快上一些。

賽巴斯欽在曼托菲爾的碗一半見底之刻望了莉亞與雅絲一眼,雙胞胎精靈再次離開餐廳,在主人與客人清光碗中物時精準的返回。

兩人各自端著銀托盤來到桌邊,一盤上放著瓷碟,碟上堆滿熱騰騰、剛起鍋而且撒上大量糖粉的淺褐色炸麵糰;一盤則是擺著兩杯馬克杯,杯裡裝著加入大量牛奶的咖啡。

莉亞將炸麵團放在主客之間,萊奧察覺到曼托菲爾的喉頭動了動,心底發出小小的歡呼聲,取了一個炸麵糰道:「這是法式甜甜圈──雖然它不是個圈,有些人會因為它身上的糖粉太多、吃起來太甜討厭它,但我覺得甜食就是要甜,不是嗎?」

曼托菲爾沒有回應,看著半白半褐的法式甜甜圈一會,伸手拿起一個張嘴咬下,翠眼立刻明亮起來,迅速嗑完手中的甜甜圈後拿取第二、第三、第四個。

萊奧喝著奶香濃重的咖啡看曼托菲爾執行甜甜圈殲滅戰,腦中緩緩浮現另一張和夜血者性別不同,稚嫩、年幼但與自己的五官有幾分相似的小臉,這張小臉的主人同樣熱愛甜點,總是一個人掃光整盤甜甜圈,再舉著沾滿糖粉的小手望著萊奧,嘟著嘴討取更多。

這幅畫面總是讓萊奧心泛暖意,不過他會命令自己拒絕這項的請求,然後從桌子另一端站起來,彎下腰伸長手抹上對方的嘴角說……

「嘴嘴被糖粉佔領囉。」

萊奧聽見自己的話聲,對上曼托菲爾圓睜的眼瞳,愣了一下意識到自己將記憶中的舉止重現,前傾上身越過半張桌子幫夜血者擦嘴。

「抱、抱歉!」

萊奧緊急後退舉起雙手,冒著冷汗尷尬地道:「我剛剛有點失神,那是……那算是哥哥的職業病,沒錯!我妹吃相不是很好,所以……」

「無妨。」

曼托菲爾打斷萊奧的道歉之語,提起餐巾拭去嘴邊的糖粉後,用刀叉將甜甜圈挪到盤中,切成小口一口一口放入嘴內。

──搞砸了……

萊奧在心底哀號,垂著肩膀坐回椅子上,拿了一個甜甜圈塞進口中。

餐廳內的氣氛由歡快轉為鬱悶,而身為一名優秀的管家,賽巴斯欽不會放任這種惡劣的氛圍蔓延,因此他很快就擺出微笑開口問:「多米尼克先生,您身上的衣衫,和前來莊園面試時的是同一件嗎?」

「是啊,褲子也是同一件。」萊奧拍了拍大腿。

「恕我僭越,請問您帶到莊園的衣服有幾件?」

「不算內褲的話,四件上衣、四件褲子,怎麼了嗎?」萊奧偏頭問。

賽巴斯欽沒有立刻回答,凝視萊奧蒼白的襯衫片刻,低頭看向曼托菲爾問:「曼托菲爾大人,能麻煩您帶多米尼克先生到布洛捏爾添購衣物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