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則上每周三和周六更新一次

但有可能因為其他意外停更(?)

◎尺度上大概比照血色封鎖線,以大綱看來感覺會更高一些。

 

萊奧在住入亞特伍德莊園的第五天,破了自己不靠鬧鐘、手機、人聲或其他輔助器材,自主甦醒的最早紀錄。

「唔……」

萊奧搔著頭髮慢吞吞地從床中央坐起,目光呆滯地注視漆黑的客房,接著轉過頭看向同樣幽暗的窗外,側身一躺將自己扔回被褥上,左滾右滾了七八圈,才拱著被認命的起床。

他在浴室沖了一個漫長的澡,還用兩倍量的水洗臉,舉著有些飄浮的雙腳離開洗手台來到衣櫃前,將櫃子裡的衣褲攤平在四柱大床上,皺眉考慮許久才選了黑底印紅玫的V領衫與牛仔褲穿上,推開客房的門踏上走廊。

清晨四點半的廊道寂靜幽暗,壁上的玻璃燈早已熄滅,窗外的太陽又尚未探頭,廊間的油畫、壁雕和花瓶全都藏在陰影中,綿長的走道上只有萊奧自己的呼吸與腳步聲。

這讓萊奧不自覺地放輕步伐,輕手輕腳地從中央樓梯下到一樓,朝左側長廊盡頭的廚房前進。

萊奧以為廚房會和自己的房間、房外的長廊和樓梯一樣,籠罩在黎明前的灰暗中,然而四方形的入口卻透著亮光,若是側耳細聽還能捕捉到嘩啦啦的水聲。

──有人比我還早起?

萊奧張大眼睛盯著明亮的廚房門口,佇立片刻後快步來到門前探頭一望,和正巧轉身放滴水籃的賽巴斯欽四目相對。

賽巴斯欽愣住,不過他馬上脫離驚愕,放下裝滿櫻桃的滴水籃微笑道:「早安,多米尼克先生。」

「早安。」

萊奧跨過門檻,看著衣著整齊、髮絲服貼的老管家,拉長脖子難掩驚訝地問:「你都幾點起床啊?」

「這是業界機密,恕難告知。」

賽巴斯欽以水槽邊的擦手布拭去指上的水花問:「您這麼早來廚房,是想從冰箱裡偷東西吃嗎?」

「可以嗎?」萊奧故作認真地問。

「如果您踏過我的屍體──說笑的,您想吃什麼?」賽巴斯欽走到瓦斯爐前問。

「不用那麼麻煩,給我一杯咖啡或茶就行了。」

萊奧的視線掠過廚房中央的大方桌,瞧見堆疊如小山的鮮菇蔬果、牛豬魚雞,走向桌子好奇地問:「你在為今天的三餐備料嗎?」

「精確來說,是為這一周的三餐備料。」

賽巴斯欽背對萊奧打開壁櫃,拿出果汁機道:「莊園一個禮拜會進貨一次,我習慣在進貨當日將需要揀選、清洗或製作成半成品的食材處理好,讓未來六天輕鬆一些。」

「當日……今天不是才開始五個小時嗎?」萊奧皺眉。

「是的,所以這些食材半小時前才送到,然後約五十分鐘前離開土壤、水或農舍。」賽巴斯欽一邊回答,一邊將切丁的瓜果丟入果汁機。

「騙人,五十分鐘連布洛捏爾都到不了!」

「我沒有騙人,這些食物一部份來自莊園周圍的森林,一部分是透過精靈們專用的特殊道路──靈脈之路──送來的,前者到莊園只需要十分鐘,後者更是一眨眼就能到達。」

賽巴斯欽在說話同時啟動果汁機,看著不銹鋼刀片將紅綠色塊打碎、混合、溶為一體,拔掉插頭找來一個玻璃杯裝盛,轉身將杯子遞向萊奧道:「多米尼克先生,請用。」

萊奧接下玻璃杯,想也沒想便舉杯把果菜泥往嘴裡倒,結果舌頭剛接觸到褐色的泥液,嗆辣酸三種滋味就一同襲擊味蕾,讓他喉頭一縮反射動作將口腔裡的東西吐出來,掛著眼淚驚嚇地問:「這、這是什麼?」

「賽巴斯欽家的祖傳提神飲料。」

賽巴斯欽溫和地微笑道:「效果和營養都比茶或咖啡好,合您的胃口嗎?」

「不合,但很提神。」

萊奧嚥了嚥口水,凝視手中淺褐色的果泥片刻,咬牙仰頭將剩餘的泥液灌進口中,在經歷一場短暫卻深刻的味覺爆炸後,膝蓋一折趴倒在方桌上。

「多米尼克先生,您若是不喜歡,不用逼自己喝完。」賽巴斯欽在桌子另一側探頭道。

「我不喜歡丟食物……」

萊奧深吸一口氣,扶著桌面重新站起來,目光二度落在桌面的菇果菜肉軍團上,微微蹙眉問:「這些全由你一個人處理嗎?莉亞和雅絲呢?」

「他們兩位和廚房有些不對盤。」賽巴斯欽苦笑,握著玻璃杯走到水槽前清洗。

萊奧望著賽巴斯欽灰白色的後腦勺,壓在桌上的手指縮起,繞過方桌朗聲問:「你需要幫手嗎?」

「我一個人可以處……」

賽巴斯欽停頓幾秒,回過頭略感訝異的問:「您想幫忙?」

「我至少能幫你煮焦糖和打蛋液。」萊奧衝著賽巴斯欽微笑,雙手叉腰等待對方的答覆。

賽巴斯欽先是一愣,接著揚起嘴角露出真心而非禮貌性的笑,手指裝滿櫻桃的滴水籃道:「那麼請幫我將這些櫻桃用廚房紙巾擦乾,然後剖半挑出果核。」

「交給我吧!」

萊奧端起滴水籃與籃旁的空碗走到流理台邊,從台前牆上的紙捲架撕取廚房紙巾,拿起櫻桃一顆一顆仔仔細細的吸去水珠,心思很快就從賽巴斯欽轉到手中渾圓暗紅的果實上。

不過這項轉移沒有持續多久,因為賽巴斯欽在萊奧擦到第七顆櫻桃時,吐出讓他差點把櫻桃掐成櫻桃泥的感慨。

「您竟然會因為能與曼托菲爾一同用餐,就緊張到失眠又早起,這真是教人意外啊。」

賽巴斯欽瞧見萊奧指尖顫動,放下手中的芹菜問:「我說錯了嗎?」

「……沒有。」

萊奧將手裡的櫻桃放進碗中,望向賽巴斯欽尷尬地問:「我表現得很明顯嗎?」

「以您的『技術』而言,相當明顯。」

賽巴斯欽拿起芹菜繼續清洗:「方便告訴我,您的緊張是基於期待還是恐懼嗎?」

「期待。」

「因為曼托菲爾大人的外貌極合您的口味?」賽巴斯欽瞥向萊奧。

「這當然是原因之一,我對美人沒有抵抗力嘛。」萊奧聳肩道。

「原因之二呢?」

「……」

「抱歉,我冒犯了。」

「不不不,這沒什麼冒犯,只是……」

萊奧的面頰微微泛紅,低頭盯著滿籃的櫻桃道:「只是這理由有點叫人不好意思,如果你能保證聽完既不笑,也不告知第三人,我是能告訴你。」

「我是個守口如瓶、不苟言笑的人。」

「你臉上掛著微笑。」

萊奧故作嚴肅地瞪了賽巴斯欽一眼,再收回視線拿起豔紅如血的櫻桃輕擦道:「雖然算上第一晚,我和你家主人也只見過三次面,不過他應該是那種乍看之嚴肅、不好親近、還容易生氣,但實際上心很軟、放不下弱小、用行動代替甜言蜜語的人吧?」

「您的觀察非常精確。」

「嘿嘿,我也這麼覺得。」

萊奧笑了笑,將乾淨的櫻桃放入碗中接續道:「我從小就好希望身邊有一個這樣子的長輩,對外很兇很罩得住,對我雖然沒有幾句好話,但是當我有需要、有危險或害怕的時候,就算天塌下來也會站在我身邊的人。」

賽巴斯欽洗菜的手指頓住一秒,放輕話聲問:「您的父親辦不到嗎?」

「也不是辦不到,而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的老爸是誰啊。」

萊奧苦笑,將濕透的紙巾放到一邊,撕下新紙巾道:「我媽是在我出生時,才發現自己懷孕了,當時在她身邊的男人,和十個月前交往的男人早就不是同一批,而那一批男人也有一半失聯了。」

「……」

「不過就算沒失聯,我媽也不打算去聯絡那些男人。『小萊是上天給我的寶貝,才不跟別人分享呢!』她老是這樣說,我都不知道該感動,還是罵她都三十快四十,別耍任性了!」

萊奧誇張的嘆氣,再拿起一顆櫻桃道:「直到懷上我妹時,我媽才成熟了一點,叔叔──我妹的老爸──也在這個時候搬來和我們一起住,他是個小有名氣的學者,託他的福我總算拿到人生第一個A+,只是叔叔人雖然不錯,可是膽子有點小,還有憂鬱症的病史,所以扣除課業以外的事,我都盡量不去煩他。」

賽巴斯欽的目光轉沉,但聲音與口氣沒有改變,仍舊溫和地道:「儘管此刻說這些話已經太遲了,但您既然還有手足、母親和叔叔,不是應該拒絕內容不明的工作嗎?」

「這不用擔心,老媽和叔叔都去天國約會了,妹妹則被叔叔的哥哥收養,在華盛頓當小公主,就算我現在暴斃,也不會讓某個人活不下去。」

萊奧將最後一顆櫻桃擦乾,轉過頭正想找水果刀時,發現賽巴斯欽抿唇凝視自己,眨眨眼偏頭問:「怎麼了?」

賽巴斯欽張口再閉口,反覆幾回後搖搖頭,將裝盛厚長芹菜的滴水籃挪出水槽,換上下一批待洗蔬菜。

萊奧本想追問賽巴斯欽要說什麼,不過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老管家從鹽水中撈出的青菜給勾走,盯著粗細長短都和手指差不多的翠綠蔬菜,靈光一閃問:「賽巴斯欽,曼托菲爾能吃辣嗎?」

「曼托菲爾大人不挑食也不挑味,雖然他較偏好甜食。」

「甜食……莊園裡有糖粉、麵粉、煉乳、無鹽奶油和酵母嗎?」

「都有。」

賽巴斯欽注意到萊奧雙眼發亮,挑起單眉問:「您想做什麼?」

「給咱們的莊園主人來一頓我老家風味的午餐。」

萊奧望著在老管家手邊載浮載沉的秋葵,咧嘴露出燦爛且自信的笑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