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朋友懶心的生日賀文,原本只打算寫三千字,結果大宇宙意志送來後續劇情,只好寫下去了。

◎人名與名詞的翻譯基本使用台譯,但也有部分因為作者個人喜好使用陸譯(例如部長的名字)

◎原則上三天更一次

◎雖然標NC-17,但要到結尾才會滾床

◎因為作者年下攻病症末期,所以這篇是部長受

 [怪產][Newt/Graves]獨角獸與獅鷲印量調查 ←來開印量調查啦!歡迎大家填寫喔!

 

高亢的女高音從留聲機的花型喇叭中流瀉而出,歌聲掠過合攏的紅絨窗簾,沿著繪有金色鳶尾花的牆面爬升,穿過銀白色的水晶吊燈灑落在黑胡桃木製的長餐桌上。

葛雷夫坐在餐桌的一端,身上穿著和左右骨瓷花瓶、腳下五爪龍地毯相配的精緻晚禮服,面前放著由翡翠醬汁、鮮紅番茄與魚子醬妝點的羔羊排,手邊擺著晶瑩剔透的水晶杯,杯中紅酒的年份好到足以能讓任何收藏家垂涎三尺。

好酒、佳餚、華服、豪宅與美聲,以上任何一樣都足以令人陶醉欣喜,但葛雷夫臉上卻沒有一絲笑容,以銀刀切割羊肉時甚至隱隱散發殺氣。

為什麼?是葛雷夫沒禮貌、不懂得享受還是過度挑剔嗎?都不是,理由是長桌另一頭的主人位上,坐著他畢生最痛恨的男人──蓋瑞˙葛林戴華德。

在葛雷夫的正氣師生涯中,雖稱不上毫無敗績,可是也從沒在同一個人身上栽過兩次,葛林戴華德輕輕鬆鬆就破了這個紀錄。

葛林戴華德將盤中最後一口羔羊排嚥下肚,抬起頭發現葛雷夫盤子裡還有將近一半的食物,放下刀叉關心問:「不合你的胃口?」

葛雷夫拉平嘴角,切肉的動作先停頓幾秒,再一刀將由肉切成兩段微笑道:「合,只是同桌的用餐者令人作嘔。」

葛林戴華德微微睜大眼,單手支頭一臉趣味地問:「帕西,你的老師沒有教過你,被綁架時不要挑釁綁匪嗎?」 

「沒有。」

葛雷夫插起羔羊排送入口中,望著葛林戴華德慢條斯理地咀嚼,彷彿在齒貝間輾磨的不是細嫩的羊肉,而是黑魔王的骨髓血肉。 

葛林戴華德沒有漏看葛雷夫的暗示,但他眼底的愉快不減反增,端起酒杯搖搖頭輕聲道:「那真是太遺憾了,不過看在屋裡還有兩名『貴客』的份上,我想你還是溫順一點比較好。」

葛雷夫握刀的手收緊,臉上虛假、無溫度的笑容一下子褪去,目光狠戾地注視葛林戴華德。

葛林戴華德口中的「賓客」是葛雷夫的兩名年輕屬下,四天前他帶著這兩人潛入一間表面上是莫魔經營,實際上卻是被葛林戴華德的信眾所控制的地下酒吧,調查清楚該酒吧內黑巫師的人數、身分與企圖,好替兩天後的圍捕行動做最後確認。

探查行動進行的很順利,葛雷夫不但成功蒐集所需的資訊,還意外發現兩處自己尚未沒發覺的黑巫師聚會處,正準備發出收隊暗號時,門口忽然一陣騷動,他本能地將視線投向大門,看見葛林戴華德推開銀白色的大門走進酒吧。

葛雷夫的眼瞳瞬間睜大,昔日被葛林戴華德囚禁、折磨、侮辱的記憶驟然浮現,當時的憤怒、恐懼、不甘等情緒也一併甦醒,讓他的思緒一瞬間清空,接著猛然意識到自己的行動曝光了。

葛雷夫馬上卸下自己的偽裝──他打扮成莫魔酒鬼,抽出魔杖沒有施展消影咒──他近乎直覺的猜到葛林戴華德已經對酒吧用了反消影咒,而是朝天花板扔了一個粉碎咒。

水泥天花板瞬間化為碎石塊砸向酒客,驚呼、哀嚎與叫罵聲此起彼落,葛雷夫在叫喊聲中站上吧台,眼角餘光捕捉到兩名屬下正踩著桌椅或客人的背,奮力攀上自己炸出的洞,鬆一口氣將目光與魔杖指向葛林戴華德。

葛雷夫沒天真到使用昏迷咒對付葛林戴華德,一出手就是砸上自己所有魔力的原創魔咒──雷網放收,銀亮、刺眼的電絲橫掃整間酒吧,麻痺所有接觸者再收束成手臂粗的電流拍上黑魔王的臉。

空氣裡很快就冒出燒焦味,葛雷夫心頭一顫,他沒想到自己能一擊得手,還未從訝異中脫離,身後便響起屬下的喊聲。

「葛雷夫先生,我們帶支援回來了!」

葛雷夫聽見屬下如此吶喊,轉過頭朝坍塌大半的天花板看,瞧見自己的屬下和費歇爾的秘書羅伯特、四名監禁科的職員──全是葛林戴華德逃脫那日被迷昏的人──站在一起。

那一剎那,葛雷夫驟然明白情報是如何走漏、葛林戴華德是怎麼逃脫,以及對方在打什麼主意。

「說到那兩位『賓客』……」

葛林戴華德的話聲把葛雷夫從回憶裡拉回,他舉杯飲一口酒,搖晃腦袋微笑道:「你能犧牲自己替直屬部下斷後,但在看見其餘同屬魔法國會,只是不同部門或非直屬於你的屬下時卻毫不猶豫的攻擊,這是不是太差別待遇了?」

「他們不是我的屬下,是你的。」

葛雷夫沉聲駁斥,腦中浮現四日前二度被眼前男人擊敗的屈辱記憶:當時他雖然以昏迷咒擊昏羅伯克與一名監禁科的職員,但剩下的三名職員卻立刻掏出魔杖壓在自己屬下的脖子上,而本該被雷電燒焦的葛林戴華德也驟然移動到他身後,使用繳械咒奪走手裡的魔杖。

「哈哈哈,說的也是。如果你的屬下有和你一樣的眼力,他們就能討到真正的『支援』……」

葛林戴華德停頓片刻,搖搖頭苦笑道:「不對,就算他們成功逃回魔法國會,討來的也是我的人,因為如果你不在了,你的老冤家費歇爾……」

「他不是你的人。」

葛雷夫打斷葛林戴華德的發言,見到對方的眼瞳中浮現詫異,勾起嘴角冰冷地笑道:「你和你的人很努力製造費歇爾是間諜的證據,但你們做的太露骨了,而且還犯了一個關鍵性的錯誤。」

「什麼錯誤?」

「費歇爾不是你看得上眼的人物。」

葛雷夫輕敲桌面分析:「費歇爾的家族和我的家族一樣富有、人脈廣大、名聲顯赫,單就這點他是個很值得拉攏的對象,但是他本人的缺點卻足以吃掉上述價值──費歇爾野心大眼界小,自尊強能力弱,講得多想得少,不需要套話就會自己說漏嘴,讓這種人成為夥伴別說是獲得助力了,不捅出滿坑滿谷的簍子就算不錯。」

「……」

「但費歇爾的秘書羅伯特就不是了,他和自己的上司幾乎完全相反,沒有顯赫的家世但辦事能力高超,個性沉穩低調,足以代替無能的上司維持魔法事故部的運作,又不會耀眼到讓費歇爾嫉妒。」

「……」

「羅伯特最大的缺點,大概是沒有看老闆的眼光,檯面上的主子無能、事事需要人善後,檯面下的主子則是殘忍、為了欺敵能親手將屬下打成重傷。」

葛雷夫端起水晶杯喝酒潤喉,雖然沒有看著桌子另一端的葛林戴華德,但清楚感受到對方的視線如蛇信般掃過自己的眉眼鼻頸,令他憶起受制於黑魔王的那一個月時,對方也總是用這種的眼神一面施放惡咒一面品嚐他的痛苦,握杯的手指頓時收緊到快將杯身掐出裂痕的地步。

──穩住,帕西瓦爾,想想你的部屬,你不能退縮也不能被激怒。

葛雷夫在心中低語,強迫自己放鬆手指,壓下作嘔與將酒灑到葛林戴華德臉上的衝動,若無其事地抬起頭迎上那雙詭譎的異色瞳。

葛林戴華德的眼瞳張大幾分,再恢復原狀揚起笑容柔聲道:「帕西,像你這種集膽識與細膩、實戰與政治才能於一身的人物,交由皮奎里那女人使喚太浪費了。」

「瑟拉菲娜沒有使喚我,我們是互信互助的盟友。」

「互信互助?」

葛林戴華德語尾上揚,他似乎被逗樂了,挑起單眉笑道:「帕西,你是個聰明人,應該不用我點明你落進我手裡的原因吧?」

葛雷夫沉默,他很清楚對方在暗示什麼,如果瑟拉菲娜沒有調走他的得力部屬、要自己將掌握的情報與其他部會分享,那麼四日前的行動既不會曝光,也無須由他親自帶隊,葛林戴華德根本沒機會再綁架自己一次。

瑟拉菲娜會這麼做的原因只有一個──她不再信任葛雷夫了。

「十多……不對,是二十多年累積的信賴,只因為一次失敗就消逝殆盡。」

葛林戴華德搖頭嘆息,注視葛雷夫懇切地問:「你不覺得她太絕情了嗎?」

葛雷夫握杯的手再次收緊,一部分的他大聲贊同葛林戴華德的評語,不過贊同聲馬上就理智所控制住,盯著葛林戴華德冷笑道:「那是我與她之間的問題,然後不管瑟拉菲娜對我是無情還是深情,你都不可能說服我加入你的殺戮遊戲,放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