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朋友懶心的生日賀文,原本只打算寫三千字,結果大宇宙意志送來後續劇情,只好寫下去了。

◎人名與名詞的翻譯基本使用台譯,但也有部分因為作者個人喜好使用陸譯(例如部長的名字)

◎原則上三天更一次

◎雖然標NC-17,但要到結尾才會滾床

◎因為作者年下攻病症末期,所以這篇是部長受

 [怪產][Newt/Graves]獨角獸與獅鷲印量調查 ←來開印量調查啦!歡迎大家填寫喔!

 

費歇爾的眼睛睜得更大,不過他馬上就收斂情緒挺起胸膛往前走道:「這不甘你的事,出去!」

紐特的嘴角拉平,他前挪動一步,但不是跨出辦公室,而是擋住費歇爾的去路。

費歇爾一頭撞上紐特的胸膛,壓著鼻子驚訝的後退,怒視奇獸飼育家大吼:「你搞什麼東西,我要你出……」

「我不會離開。」

紐特截斷費歇爾的吼聲,胸口的警鈴由輕響轉為咆嘯──他幾乎確定葛雷夫出事了,沉下臉看著比自己矮一個頭的魔法事故部長道:「我答應葛雷夫先生會等他回來,在他返回辦公室之前,我不會走出這裡。」

費歇爾先本能地後退半步,再憶起自己的身分與地位,惱火的上前準備將紐特轟出去。

不過在費歇爾沒有如願,因為在他開口之前,蒂娜從走廊另一端跑過來,看著擺出迎擊架式的事故部長問:「費歇爾先生,你在這裡做什麼?」

「負起責任,在這種非常時期,得有人出來做領導。」

費歇爾將手指戳進紐特的胸口道:「妳來的正好,把這個閒雜人等輾出去,有外人在我不好整理這間辦公室。」

「你要動葛雷夫先生的辦公室?」紐特問,聲音因為訝異而微微拉高。

「當然,這樣我才能獲得必要的資訊──如果那個男人手上有的話。讓開!」費歇爾再次往辦公室內跨步。

蒂娜趕緊伸手攔住費歇爾的道:「費歇爾先生,你沒有權力這麼做,不管是葛雷夫先生還是皮奎理議長都沒有授權你代理魔法安全……」

「等議長授權就太晚了!」

費歇爾粗暴地打斷蒂娜,瞪著女正氣師嚴厲的問:「翻倒的大釜啊!妳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嗎?有三名資深、掌握國會核心機密的正氣師被葛林戴華德綁走,而我的秘書和幾名正好在事發地點的監禁科職員也受到連累躺進醫院的急診室,在這麼危急、需要迅速行動的時刻,妳還要我等我們尊貴的議長化好妝換好衣服過來,告訴妳『由費歇爾接管魔法安全部』,妳才肯讓我進這天殺的辦公室?」

「我……」

「葛雷夫先生任命的代理人是金坦小姐。」

紐特的一句話引來兩道詫異的注目,他從口袋裡掏出銀邊鑰匙道:「他在將辦公室的鑰匙交給我時,告訴我如果我沒等到他回來,可以把鑰匙交給金坦小姐。」

費歇爾雙目圓瞪,沉默了好一會才高聲道:「那也只是辦公室鑰匙代理人,不是職務代理人!」

「是的,所以金坦小姐有權決定誰能進出這間辦公室。」

紐特不等費歇爾回應就將鑰匙交給蒂娜,提著皮箱跨出門檻,站在辦公室外注視傻住的女正氣師問:「金坦小姐,我能進葛雷夫先生的辦公室嗎?」

蒂娜張口再閉口,反覆幾次後以動作代替回答,扣住紐特的肩膀將人推入辦公室,再轉身關上門朝門板扔一個消音咒。

消音咒語門板擋住了費歇爾的臉和聲音,蒂娜疲倦的嘆一口氣,轉身面對紐特輕嘆問:「莫里斯的魔杖啊……你是怎麼編出剛剛那番說詞的?」

「我沒有,葛雷夫先生的確說過如果我要離開辦公室,就把鑰匙交給妳。」

「然後你就把這句話衍伸解釋成,我是他的辦公室代理人?」

蒂娜噗哧一聲笑出來,望著有些侷促不安的奇獸飼育家微笑道:「無論如何,謝謝妳,放費歇爾進葛雷夫先生的辦公室,就跟把你的玻璃獸放到珠寶店一樣,那會是一場災難。」

「請不要把他和我的玻璃獸相提並論。」

紐特嚴正糾正,上前盯著蒂娜的雙眼急切地問:「葛雷夫先生被葛林戴華德抓走了嗎?」

蒂娜嘴上的笑容散去,沉默片刻後緩緩點下頭。

紐特倒抽一口氣,皺起雙眉難以置信地問:「怎麼會!葛林戴華德不是關在國會監獄裡嗎?」

「他十天前逃獄了。」

蒂娜沉重的回答,低下頭注視地板道:「我們這陣子都在調查他躲在哪裡、是誰協助他逃獄,上週好不容易有點眉目,鎖定了幾個對象與場所跟蹤與監視,正準備收網逮人時,這些人與地點忽然一個一個開溜或提高戒備。」

「情報外洩了?」

「毫無疑問是,而且外洩的源頭八成是費歇爾,在他一要求我們交出目前掌握的線索,這些線就一條一條斷的徹徹底底。」

蒂娜咬牙切齒地道:「我們只能重新來過,兩個部門連續三天不眠不休的和線人聯絡、翻閱卷宗、二十四小時監視飛路網與莫魔的港口、在任何能取得情報的地方蹲上一整天。」

紐特垂在身側的手縮緊,想起了在電梯前見到葛雷夫時,從對方眉眼、手足間捕捉到的疲憊,那果然不是自己的錯覺。

「昨晚好不容易透過一個消失快十五年的情報販子,打探到葛林戴華德可能偷渡的管道,葛雷夫先生親自帶隊去……」

蒂娜忽然頓住,掐揉自己的眉心道:「抱歉紐特,我不該跟你說這些,忘了吧,這不是你該煩惱的事,我們會把葛林戴華德逮住,讓他付出該付的代價。」

「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嗎?」

「你已經幫了。」

蒂娜晃了晃手中的黑底銀邊鑰匙,見紐特仍固執地盯著自己,深深嘆一口氣搖頭道:「紐特,不行,你不能插手這件事,這太危險了。」

「我曾經制伏過他。」

「我知道,我也在場,但這次遠比先前我們在地鐵站時危險,當時葛林戴華德用別人的魔杖都能一面彈開七八名正氣師的暈眩咒,一面趁隙將人一一擊倒,更何況是現在?醫院裡的監禁科職員在昏迷前有提到,他使用的是接骨木魔杖。」

蒂娜似乎被自己的話打擊到了,喃喃重複了「接骨木魔杖」幾回,閉上眼費了點時間整理情緒,才再次望向紐特道:「紐特,我很感謝你的心意,但這次真的太……葛林戴華德吃過你的虧,又以葛雷夫的身分搜過你的皮箱,他一定會對你的奇獸有所戒備,不會再讓你偷襲成功一次。」

紐特雙脣緊抿,他明白蒂娜是對的,葛林戴華德的危險、強悍以及狡詐都不是自己能應付的,先前能壓制對方單純是因為黑魔王對奇獸不熟悉,又殺紅了眼忘記注意背後,和自己的實力一點關係也沒有。

再說,紐特也捨不得讓心愛的奇獸去面對這名勾勾手指就能讓正氣師灰飛煙滅的魔頭,先前在地鐵站放出惡閃鴉轉移對方注意力時,他都到緊張整個人都在冒冷汗。

那麼要聽蒂娜的話,不介入默默等待正氣師們抓到葛林戴華德,將不知在何方的葛雷夫救回來嗎?紐特問自己,沒有得到答案,卻忽然想起兩人在電梯前最後的對話。

──你能在我的辦公室等我回來嗎?

──開門暗語是我私下喊你的方式。

──是真的。

「紐特,你今晚先在我家過夜。」

蒂娜抬頭瞄了牆上的時鐘一眼,面露憂色道:「我要加班今天不會回家,不過奎妮在,你有什麼需要就跟她說。」

「不要。」

「明天再決……你說什麼?」蒂娜轉向紐特問。

「不要。」

紐特重複,直視蒂娜睜大的眼睛沉穩、堅定、絕不退讓的道:「我不要置身事外,我答應葛雷夫先生會等他回來,如果他沒辦法自己回到辦公室,就由我去帶他回來。」

蒂娜張口想勸阻紐特,然而一絲黑霧先闖入她與奇獸飼育家之間,讓正氣師瞬間愣住問:「這是什麼?」

紐特沒有馬上回答,注視著從皮箱縫隙竄出的黑霧,暖意取代寒冰湧上心頭,舉起手讓霧絲繞上自己的指尖,揚起嘴角溫柔的道:「我們的夥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