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朋友懶心的生日賀文,原本只打算寫三千字,結果大宇宙意志送來後續劇情,只好寫下去了。

◎人名與名詞的翻譯基本使用台譯,但也有部分因為作者個人喜好使用陸譯(例如部長的名字)

◎原則上三天更一次

◎雖然標NC-17,但要到結尾才會滾床

◎因為作者年下攻病症末期,所以這篇是部長受

[怪產][Newt/Graves]獨角獸與獅鷲印量調查 ←來開印量調查啦!歡迎大家填寫喔!

 

奎妮的眉頭因為心疼而高高蹙起,抿唇思索片刻緩聲道:「紐特,我沒辦法告訴你葛雷夫先生有沒有討厭你,他的鎖心術非常高超,我讀不到他的心或情緒,不過以我與蒂娜和他相處的經驗,葛雷夫先生是個只要對方肯認錯、改過,他就願意原諒對方的好上司。」

「我犯的不是工作上的錯……」

「是不是沒錯,但帶給葛雷夫先生的困擾也沒有工作上的錯大,先前蒂娜攻擊瑪莉˙盧˙巴波時,葛雷夫先生可以直接開除蒂娜,但在蒂娜道歉發誓不會在犯後,他替蒂娜頂下上面的壓力與善後工作,只要蒂娜到魔杖管理科反省三個月。」

「……」

「如果你不敢一個人面對葛雷夫先生,我可以陪你去。」

奎妮見紐特放下手訝異地看著自己,眨了眨眼自信地道:「如果葛雷夫先生真的氣瘋了,我可以掩護你逃走,你清楚我有多擅長把人偷渡出國會。」

紐特愣了一會,想起奎妮拎著自己被沒收的皮箱,帶包含自己在內的一票通緝犯光明正大走出國會大門的經過,忍不住笑出來道:「我很清楚,妳的潛行技巧是我們之中最好的。」

「謝謝。」

奎妮送給紐特一個甜美的微笑,拿起刀叉一面切割牛排問:「吃完午餐就去找葛雷夫先生?」

紐特貼在桌面上的手指顫動一下,他一度想說「不好」、「太快了」、「晚一點吧」,可是他已經晚了三天慢了超過七十二小時,繼續拖延才是真正的「不好」。

──堅強一點紐特˙斯卡曼德,面對憤怒的帕西瓦爾不會比面對抓狂的鐵肚皮恐怖。

紐特如此激勵自己,然後壓下心底「不,帕西瓦爾更可怕」的哀號,點頭同意奎妮的提議,然後揚手招來家庭小精靈加點一杯火焰威士忌。

奎妮顯然有讀到紐特的恐懼和不安,因此在接下來四十多分鐘的用餐時間裡,雖然奇獸飼育家滿腦子都是葛雷夫咆嘯、拍桌、以無杖魔法把自己扔出窗戶,或以其他方式表達累積三天的怒氣的畫面,破心者卻絕口不提位於十多樓外的安全部長,而是說著各種自己聽見、讀到的趣聞,竭盡所能地將朋友從可怕的想像中拉出。

奎妮的努力沒有成功,但她的心意有傳達給紐特,溫暖了奇獸飼育家凍結三日的心弦,讓他在走出餐廳進入電梯時不至於掉頭逃跑。

電梯廂帶著紐特爬升,他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來到葛雷夫的宅邸時,當時自己的一顆心幾乎要飄上雲端,滿心希望電梯能快點爬到指定的樓層,與此刻的心情截然不同。

不,不能用「截然不同」這個詞,因為雖然電梯每升高一寸,紐特的心就往下沉一尺,可是於此同時他對電梯門開啟,於門外看見葛雷夫的期待也在上升。

是的,紐特有多害怕就有多渴望再見到葛雷夫,既期待看見正氣師漆黑、挺拔的身影,又深恐對方會在發現自己後轉身而去;既希望能被那雙沉穩的淺棕色眼瞳注視,又恐懼在眼裡瞧見厭惡之色;既想要碰觸那修長、稱不上光滑但柔韌有力的手,又懼怕下一秒那隻手就會將自己揮飛。

想見又不敢見,不敢見又忍不住想見,紐特深切的感受到自己有多懦弱、矛盾、貪婪、瘋狂與無可救藥。

電梯很快就升到葛雷夫的辦公室──魔法安全部──所在的樓層,箱內的人也從最初的爆滿,減少到只有紐特、奎妮和四名職員,職員們趕著上班急急往外跑,奇獸飼育家與破心者則晚了幾秒才跨出電梯廂。

跑在前頭的職員們往右轉,而在這群人一從紐特、奎妮的前方挪開,兩人就瞧見葛雷夫迎面走過來。

紐特瞬間僵住,望著正側著頭與屬下低聲交談的葛雷夫,正氣師看起來瘦了一些,面頰雖沒到消瘦的地步,可是上頭的陰影與棱角都比自己記憶中明顯;棕瞳仍舊如潭水般深邃撩人,只是少了溫和添上銳利;行走姿態一如往常的優雅、俐落、氣勢懾人,但擺手跨步間似乎又有一絲說不出的異樣。

葛雷夫在紐特細看自己時注意到對方的視線,回過頭先發現奎妮,再與奇獸飼育家四目相交。

這令紐特霎時從研究者模式中脫離,注視著咫尺之外的正氣師,感覺自己口腔裡的水氣、肺葉中的空氣都在眨眼間消失,兩手緊貼著身側,等待眼前人給予責難。

然而葛雷夫的反應與紐特的想像截然不同,他先緩緩張大眼睛,接著露出父母發現因貪玩而走孩子竟窩家門口時,混雜無奈、惱火與安心的神情,單手插腰苦笑道:「好久不見,斯卡曼德先生。」

「好久不見,葛雷夫先生。」

紐特點頭回應,他捕捉到葛雷夫話裡隱晦的責備,提皮箱的手一下子縮緊,咬牙渾身緊繃地道:「對不起。」

葛雷夫眼底的無奈加深,走到紐特面前輕聲道:「斯卡曼德先生,我想我們需要談一談,你認為呢?」

「我也這麼覺得。」紐特壓低頭顱道。

「你能在我的辦公室等我回來嗎?」

「可以……」

紐特頓了一下,抬起頭詫異地問:「你說在哪裡等你?」

「我的辦公室。」

葛雷夫重複,從腰上解下一個黑底滾銀邊的鑰匙,拉起紐特的手將鑰匙放上以氣音道:「開門暗語是我私下喊你的方式。」

紐特的手抖了一下,困惑又驚訝的盯著葛雷夫,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是真的。」

葛雷夫好氣又好笑地強調,朝屬下使了個眼色,在對方跟上後往電梯走,但走沒幾步便停下腳步,抿唇佇足片刻回首道:「斯卡曼德先生,我不確定我什麼時候會回來,如果你不想等了,把鑰匙交給金坦小姐,我……」

「我會等你回來。」

紐特握住還帶有葛雷夫手掌餘溫的鑰匙,靠掐緊掌裡的金屬物來控制翻騰的情緒,凝視正氣師的眼瞳道:「不管你要離開多久,我都會等下去。」

葛雷夫愣住,看著一臉嚴肅的紐特似乎想起了什麼,勾起嘴角微微一笑,轉頭和屬下一同步入電梯。

紐特看著電梯的拉門關起,電梯廂帶著裡頭的乘客一吋一吋沉入在樓板下,直至人、電梯門乃至電梯頂都看不著了,才收回視線和奎妮一同前往葛雷夫的辦公室。

奎妮在辦公室的門前將一封印有自己唇印的信交給紐特,請奇獸飼育家將近放到葛雷夫的辦公桌上,然後在對方伸手接信時直接抱住紐特。

「我覺得葛雷夫先生沒有生氣。」

奎妮靠在紐特的耳邊低語,拍拍對方的背脊再收回雙手,哼著歌雀躍的去找自己的姊妹。

紐特目送奎妮走遠,回過頭注視辦公室的門鎖,掏出鑰匙小心翼翼地插入鎖頭,在轉動的同時念出自己的名字,在聽見鎖頭發出代表開鎖成功的喀嚓細響之刻,感覺自己全身的力氣都洩去了。

葛雷夫真的沒有生氣,如果他有,就不會拿紐特的名字當開鎖暗語,每日進入辦公室時都得輕念一回。

「梅林的大釜啊……」紐特將額頭靠在門板上低語,想跪地感謝葛雷夫的原諒之餘,又全然不懂自己憑什麼獲得此等包容。

他所戀慕的男人是如此大度與高貴,令紐特為對方的美好難以自抑的傾心之餘,也對自身的軟弱自相慚愧。

紐特報著崇敬的心推開門,走進四面皆為施加多重防護咒的證物櫃,中央擺著辦公桌椅的房間,將奎妮交給他的信放在桌上,環顧冷色調的辦公室一圈後,挑選了放在辦公桌右側的椅子坐下。

紐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得到原諒的感動與空氣中淡淡的古龍水味讓他放鬆,而這幾日夜不成眠所累積的疲倦又緩緩爬上心頭,令他不知不覺就垂著頭睡去,直至撞門聲狂暴的拍上耳膜,才抖一下肩膀從夢中驚醒。

紐特慢吞吞的慢慢站起來,剛睡醒的他腦袋還有些渾沌,以為在門外猛敲狂踢的是葛雷夫──他沒有鑰匙所以無法自己開門,因此一面喊著「來了來了」一面拖著因久坐而麻痺的雙腿來到門前開門。

鐵灰色的門一開紐特就傻住了,因為門外的不是葛雷夫,而是一名比正氣師矮且圓潤的中年人——魔法事故部的部長費歇爾。

費歇爾舉著拳頭面紅耳赤的站在門口,對於忽然打開的門、門內的奇獸飼育家瞪大眼睛,愣了好一會才放下手厲聲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葛雷夫先生要我在辦公室等……」

紐特猛然頓住,某個可怕的猜測閃過腦海,讓他瞬間完全清醒,盯著費歇爾沉聲問:「葛雷夫先生怎麼了?」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