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朋友懶心的生日賀文,原本只打算寫三千字,結果大宇宙意志送來後續劇情,只好寫下去了。
◎人名與名詞的翻譯基本使用台譯,但也有部分因為作者個人喜好使用陸譯(例如部長的名字)
◎原則上三天更一次
◎雖然標NC-17,但要到結尾才會滾床
◎因為作者年下攻病症末期,所以這篇是部長受

 

扇形的階梯教室中散坐著二十多名任職於魔法物種保護部的男女職員,這些人手上拿著羽毛筆卻沒寫半個字,頭向中央講台的視線中有困惑、有驚訝、有漠然也有不耐煩。

「獅鷲的出沒地點主要在希臘,但也有部分住在埃及和伊朗。」

中央講台後的講師──紐特──沒有注意到男女們的眼神變化,仰頭看著漂浮在自己斜前方的獅鷲幻影道:「他們十分聰明,能理解人類的文字和語言,甚至能以此玩弄人類;防備心極強,不會輕易信任自己以外的動物,但一旦能取得他們的信賴,他們就是最可靠的盟友;有很強烈的領地意識……」

「那個……斯卡曼德老師,」

一位年輕女子舉手打斷紐特的講述,指著正在半空中踱步的獅鷲幻影道:「我無意打斷你的教學,不過你上節課已經講過獅鷲了。」

紐特愣住問:「真的?」

「真的。」

女子身旁的中年女性點頭,翻了翻自己的筆記,亮出繪有獅鷲身體部位的頁面道:「然後昨天你也說了一次獅鷲,但主要是介紹牠們的生理特徵。」

坐在前排的男性也舉手附和:「前天也有,內容是碰到獅鷲的喜好,和碰到牠們時該怎麼應對。」

「把獅鷲拆成三次講有什麼特殊用意嗎?」最初舉手的年輕女子問。

紐特僵在講台上,承受著眾多學員的好奇或質疑目光許久,才艱難的擠出話道:「沒有特殊用意,只是我最近在研究獅鷲所以……抱歉,我不會再提起獅鷲了。」

「斯卡曼德老師,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中年女性盯著紐特明顯發白的臉問。

「沒有,我沒事,謝謝妳的關心。」

紐特的回答迅速到絕對會讓人起疑心,他在台下的學員們質疑之前迅速揮動魔杖,將空中的幻影由獅鷲改換成烏克蘭鐵肚皮,藉由從天而降的火龍轉移所有人的注意力,靠著自己過去在戰場上照顧龍群的累積的知識勉強撐到中午下課。

職員們三五成群步出教室,紐特提著皮箱走在最後頭,聽著周圍的人輕鬆愉快的討論午餐要上哪吃,扣在皮箱提把上的手緩緩收緊。

紐特跟著飢餓的職員一同穿過辦公區──這支覓食大隊的人數一下子倍增,在路過辦公室外的洽公等待區時止住腳步,看著空蕩蕩的小客廳片刻,抿了一下唇追上隊伍,在電梯門拉起的前一刻闖進電梯箱中。

電梯將紐特和一大票飢餓的職員載到國會大樓的三樓,此處和四樓一樣都是餐飲區,但不同於四樓餐廳的高價,三樓的店家是走經濟實惠、薄利多銷路線,也因此成為大多數國會職員與洽公巫師的午餐首選。

紐特在樓面上逛了一圈,找到一間尚未滿座的燒烤餐廳坐下,在餐廳的侍者──一名家庭小精靈──前來問他要點什麼時,沒看菜單就直接選擇本日特餐。

家庭小精靈收拾菜單離去,紐特的視線追著小精靈的背影進入櫃檯,在緩緩拉回自己的前方,停在桌子另一端空無一人的座椅上。

由於自己的魯莽與懦弱,這張椅子已經空上三天了。

說來也許讓人驚訝,但斯卡曼德家最魯莽的孩子並不是忒修斯,而是給人木訥、溫厚印象的紐特,奇獸飼育家屬於那種平時安靜服從,但一衝動起來便誰也擋不住的類型,這個性格讓他毫不猶豫的替人頂罪、拒絕教授的挽留執意退學、拎著一只皮箱就踏上尋找奇獸的旅程,並在未告白、未請求葛雷夫同意之下,傾身親吻正氣師的嘴唇。

「梅林的鬍子啊……」紐特將臉埋入雙掌中低語。

即使已經過了三天,當時的景象、觸感和氣息仍緊貼著紐特的感官,他思慕十多年的人坐在自己身邊,兩人之間只隔著一個野餐提籃,只要深呼吸就能嗅到對方身上的古龍水味,靜下心便能聽到另一人的平緩的吐息聲,稍稍偏頭即可瞧見正氣師的臉龐。

那張臉上掛著放鬆、溫暖又有些哀傷但也俊美得叫人融化的笑,先問紐特這是不是一場預演,再說自己嫉妒驅使奇獸飼育家策畫這一切的男子,最後祝對方告白成功。

紐特不明白這是委婉的拒絕、單純的客套話還是真心的祝福,但無論是哪一種,都只代表一個事實──葛雷夫沒有察覺,甚至未曾想過紐特喜歡的人是自己。

葛雷夫從未將紐特視為可能的戀愛對象,而這意味紐特完全出局了。

這令紐特感到絕望,然後這抹絕望在葛雷夫憂心忡忡地靠近時,化為過去讓他底頂罪、退學、環遊世界時的魯莽。

如果自己和葛雷夫之間的距離最多只能縮小到一個野餐籃的寬度,那麼在兩人分別、遠離、回到大西洋的兩端前,就算只有一秒也好,他想要與戀慕之人零距離接觸一次。

所以紐特傾身吻了葛雷夫,貼著那意外柔軟的嘴唇,感覺對方的氣息噴在自己的皮膚上,和唇下散發的體溫一同熨燙他的神經。

──如此美好,盼汝停駐。

紐特腦中浮現旅途中聽麻瓜學者念誦過的文學作品,衷心希望時間能凍結,或是這個吻永遠不會結束,然而他既不擁有停止時間的咒語,也不具備能永久停止呼吸的身體機能,因此只能在耗盡肺部的空氣之刻結束這個吻。

紐特的衝動與勇氣也同時退散,他的理智以媲美咆嘯信的音量,在腦中提醒主人方才的舉動有多無禮、任性、足以摧毀與葛雷夫之間的友誼和信賴,將紐特瞬間從雲端推回谷底。

「紐特……」 

紐特聽見葛雷夫喊自己的名字,正氣師的聲音裡寫滿了驚愕,而這如利刃般刺穿了奇獸飼育家的心。

紐特從方巾上站起來,以躲避失控的闇黑怨靈的速度奔出皮箱,過程中一次都沒有回首,一眼都不敢看葛雷夫。

紐特將自己反鎖在房間內,某部分的他知道這是很蠢的行為──這是葛雷夫的屋子,屋主擁有所有房間的鑰匙,可是他既無法面對正氣師,也不能拋下自己的奇獸買張傳票直接回英國,所以只能留在屋內,祈禱一覺醒來發現這只是自己的夢。

可惜,當隔天早上紐特打開房門,發現自己的皮箱放在門口時,他悲傷的發現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

「紐特!」

柔媚的呼喚聲將紐特從回憶中驚醒,他抖了一下肩膀放下手,看見奎妮一臉驚喜地站在自己面前。

奎妮雙手按著紐特面前的空椅問:「我可以和你坐同一桌嗎?我太晚離開辦公室,到處都找不到還有空位的餐廳。」

「當然可以,請坐。」

紐特點點頭,同時伸手將放在桌子底下的皮箱往己方挪,藉由皮革的觸感將心思轉向箱內的奇獸,希望能以此瞞過桌子對面的破心者。

可惜,雖然紐特成功的將三日前的吻、壅塞心口的思念與愧疚推出腦外整整十分鐘,卻在瞧見三四名黑衣正氣師經過餐廳的櫥窗的剎那,無法克制的憶起那晚的經過。

而當紐特聽見對面傳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緊急收斂心神將目光放回前方時,破心者已經手遮櫻唇滿臉通紅的看著自己。

「奎妮……」

「你比我想像中大膽!」

奎妮眨眨眼驚嘆,望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奇獸飼育家片刻,蹙眉搖頭道:「不過你不該把葛雷夫先生一個人留在箱子裡,這既不安全也不負責任。」

紐特壓在腿上的手抽搐兩下,垂首低聲道:「我知道,那很不應該,我做了很糟糕的事。」

「喔,紐特!」

奎妮伸長臂膀握住紐特的手柔聲道:「我並不覺得你是人渣,別這樣指責自己。」

紐特張口再閉口,反覆數次後才垂首微微抖著聲音道:「我的確是,我對葛雷夫先生做了極為冒犯的事,而且還沒有勇氣向他道歉、承受他的怒氣,連續三天都躲著對方。」

「這是很不好的舉動,但還不到人渣的程度。」

「對我來說已經是了。」

紐特將手從奎妮的長下抽出,掩住自己迅速積蓄淚水的眼睛道:「我都做了什麼?我是為了什麼才答應國會的邀請來美國當短期講師?」

「是為了葛雷夫先生,你想見他,就是要隔著好幾條街,或只是在人群中和他擦肩而過也好。」奎妮將紐特壓在心底的答案說出。

「而我毀了一切。」

紐特十指陷入髮絲中,扣著自己的頭顱以細如蚊蠅的聲音道:「他一定厭惡我了。」

==============================================================

[怪產][Newt/Graves]獨角獸與獅鷲印量調查 ←來開印量調查啦!歡迎大家填寫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