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朋友懶心的生日賀文,原本只打算寫三千字,結果大宇宙意志送來後續劇情,只好寫下去了。
◎人名與名詞的翻譯基本使用台譯,但也有部分因為作者個人喜好使用陸譯(例如部長的名字)
◎原則上三天更一次
◎雖然標NC-17,但要到結尾才會滾床
◎因為作者年下攻病症末期,所以這篇是部長受

 

葛雷夫沒有進過紐特的皮箱,但透過報告和金坦姊妹的描述,他對箱內的景物、配置有大概的了解,心想自己不會起太大的驚奇,然而當奇獸飼育家打開入口工作室的木門,領著他踏入容納眾多奇獸的延展空間時,正氣師不得不承認,自己又一次低估了紐特。

葛雷夫預期自己會見到一間動物園,實際上瞧見的卻是一座如萬花筒般的小鎮,陽光明媚的原野和星光閃閃的岩地相依,幽暗的岩穴和青翠的竹林相連,綠藤編織出的鳥巢旁是四人環抱、植有大樹的泥塊。

隔開這些區域的是柔軟的布幕──部分區塊的相連處甚至毫無區隔,幕上施有能配合該區環境變化的映景咒,但也僅此而已,沒有施加任何驅逐、阻擋甚至忽視效用的咒語,簡直比葛雷夫家的廚房還不設防。

不設防的結果,便是奇獸們會不時跑過或飛過葛雷夫和紐特身邊,由一個區域奔入另一區域,像串門子般與該區的居住者打鬧、追逐一陣後,再返回自己喜愛的環境。

這讓葛雷夫非常驚訝,尤其是當紐特以奇妙的嚎叫將一隻囊毒豹喚過來,和比自己大上四五倍不止的豹子碰鼻子、互蹭臉頰時。

「茱莉安,我明白,我也很想妳。」

紐特以兩手抓搔囊毒豹的面頰,眼角餘光瞄到葛雷夫臉色鐵青地盯著自己,放下手轉身解釋:「茱莉安是我在東非旅遊時撿到的,當地的黑市商人偷走了她的孩子,利用小豹子的叫聲和氣味設陷阱想抓她,結果兩敗俱傷,商人請來的巫師幾乎都被朱利安殺光,但朱利安自己也奄奄一息,我緊急把她和她的孩子收進皮箱,連續三天不眠不休才把她救回來。」

「你收留了一隻負傷、育有幼子的母囊毒豹?」葛雷夫的聲音微微拉高。

「是的,因為她受傷了又還有孩子要照顧。」

「那可是囊毒豹。」

「的確是,這有……啊!」

紐特總算理解葛雷夫的意思,搔搔茱莉安的下巴,轉頭凝視靠過來撒嬌的豹子道:「囊毒豹是很強悍的奇獸,要近百名老練的巫師才能勉強制伏,但我並不想制伏茱莉安,只想幫助她和她的孩子活下去,所以她不會傷害我。」

「牠能理解其中差別?」

「能,只是要花點時間溝通,囊毒豹是戒心很強的奇獸。」

紐特輕撫茱莉安毛茸茸的頭,垂下眼輕聲道:「老實說,我覺得和奇獸溝通比和人類說話簡單多了。奇獸不會說謊,只要看著他們的眼睛、尾巴、身體姿態就能明白他們的心情,但是人類……」

「人類會逢場作戲、心口不一、笑裡藏刀、說一套做一套。」

葛雷夫替紐特將話說完,腦中浮現在審問室中為了自保而扯謊的女職員、部長會議裡為求權位胡亂指控自己的費歇爾、咖啡館內說話三分真七分假的線人,手插口袋注視囊毒豹:「容我收回我先前的擔憂,和人類相比,負傷育子的母囊毒豹安全多了。」

「沒錯,而且不只有囊毒獸,其他奇獸也是。」

紐特仰望抬頭甩動身體的囊毒獸,揚起嘴角目光溫柔地撫摸豹子道:「他們都是神奇、美妙,只是不受世人理解的珍寶。」

葛雷夫的手指微微一顫,感覺某種混合羨慕、嫉妒、飢渴、溺水之人發現浮木的激動……種種情緒的陌生情感襲上心頭,還沒能釐清這代表什麼意義,二十年正氣師生涯鍛鍊出的警覺就忽然發出警告,讓他瞬間從洶湧的情感中脫離,轉身瞪向自己的右後方。

紐特注意到葛雷夫的動作,放下手困惑地問:「怎麼了?」

「有第三者的視線。」

葛雷夫盯著被黑影籠罩的岩塊──他感受到的視線來源,按著藏在袖裡的魔杖低聲問:「紐特,箱子裡除了你我,還有其他人嗎?」

「箱子裡……」

紐特沉吟許久才搖頭道:「沒有,箱子裡沒有外人。」

「你確定?」葛雷夫斜眼問。

「確定。」

紐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心虛,葛雷夫皺眉正想追問時,突兀的咕嚕聲突然響起,正氣師和奇獸飼育家雙雙愣住,再低頭看向聲音的來處──葛雷夫被馬甲束住的上腹部。

「帕西瓦爾,你吃過晚餐了嗎?」紐特盯著葛雷夫的腹部問。

「還沒,我下午在咖啡館吃過一點東西,所以晚餐就……」

葛雷夫聽見自己的胃又咕嚕了一聲,壓著肚子臉色難看地道:「別告訴忒修斯,好嗎?」

「絕對不會。」

紐特點頭承諾,走到葛雷夫身邊小心翼翼地道:「我有做一些三明治,雖然比不上你家的家庭小精靈,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我不介意」

葛雷夫回答,而他的胃像是嫌主人的回應不夠堅定般,非常不給面子的又「咕嚕」了一聲。

紐特先回到工作室拿裝承食物的野餐籃,再領著葛雷夫前往皮箱內最適合野餐的區塊──月癡獸居住的區塊,這一路上他的嘴角都微微的抽動,看似隨時都有可能笑出來,好在最後還是驚險的忍住笑意,替正氣師保住最後一絲尊嚴。

皎潔的魔法月亮懸在半空中,月下是表面披著細軟綠草,高高低低宛如錯落的階梯的黑岩,紐特和葛雷夫坐在第二大也第二靠近月亮的岩階上,展開印有花瓣的大方布,將夾著火腿、蔬菜、燻雞絲和蛋沙拉的三明治和裝有水果茶的大水壺拿出來,在月癡獸的環繞下野餐。

葛雷夫品嚐著燻雞三明治,紐特的手藝不如餐廳好,吐司的切邊不甚完美,切面的平整度、配色也有加強的空間,但大大勝過他的兄弟──忒修斯的廚藝只夠到戰地廚房任職,不僅能填飽肚子也可在一定程度上滿足心靈。

這使葛雷夫忍不住想到紐特本人,奇獸飼育家從外表到個性都稱不上光鮮亮眼,可是內在卻如寶石般叫人炫目,是個每當他以為已經摸透,卻會發現對方還有更多面向的人。

──永遠也看不夠的人。

葛雷夫在心底低語,轉過頭將視線投向身旁的奇獸飼育家。

紐特正忙著阻止月癡獸把頭伸進野餐籃中,平舉手臂努力想將奇獸們推開,然而試了好幾次都無法讓這群小怪獸退後,只好掏出魔杖將天頂的魔法月亮從中央往右挪,這才成功轉移月癡獸的注意力。

紐特收起魔杖鬆一口氣,轉頭正要拿三明治時,才發覺葛雷夫在看著自己。

「怎麼了?」紐特問,臉龐因為不安而微微繃緊

葛雷夫張口,停頓片刻才出聲問:「你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奇獸?」

「因為他們很美。」

「所有的?」

「所有的。」紐特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回答,且話聲中沒有一絲虛假或勉強。

「紐特,奇獸之間的差異並不小。」葛雷夫微微皺眉。

「是不小,所以他們的美也是各式各樣、超乎常理與想像的。」

紐特見葛雷夫眉頭的皺褶加深,略帶不安的問:「我說的話很奇怪嗎?」

「不奇怪,只是罕見。」

葛雷夫從籃中拿出一個三明治,但沒將食物送入口中,只是握著柔軟的白吐司道:「大多數的人對於美都只有一套標準,超出或違反這套標準的則會被視為醜惡,鮮少有人像你一樣有『各式各樣』的美。」

「我想這大概是我被歸為怪人的原因。」紐特聳肩苦笑。

「你的確是,可是那又如何?你的奇獸愛你,不是嗎?」

紐特的臉微微泛紅,低下頭不好意思道:「老實說,我也很驚訝他們會喜歡我,我都做好被抓、被咬、被咆嘯的心理準備了。」

「不過即使你真的被抓、咬、咆嘯,還是會盡力保護牠們吧?」

「當然,不是因為奇獸對我好、親近我或其他理由才喜歡他們,我喜歡奇獸,只因為他們是奇獸。」

紐特抬起頭笑著回答,柔和的月光照在他薑黃色的髮上,讓亂髮下的灰眼看起來分外明亮,略顯粗糙的臉龐也像灑了一層金粉般,耀眼的讓人轉不開視線。

──多麼美麗的獨角獸,只有最純潔的處子得以匹配。

葛雷夫聽見心底有個聲音如此低嘆,手指稍稍陷入三明治內,沉默了好一會才轉頭看向天空,盡可能輕鬆地問:「今天是預演嗎?」

「什麼預演?」紐特愣住。

「你和你仰慕對象的奇獸之旅預演。」

「帕西瓦……」

「我希望他是個好人,你值得一個好人。」

葛雷夫咬一口三明治,感覺冰涼的餡料滾過喉頭滑進食道,側頭望著紐特淺笑道: 

「雖然我真的嫉妒起你仰慕的人了,但還是祝你成功。」

紐特像是中了石化咒一般,一動也不動的盯著葛雷夫,而就在正氣師開始懷疑眼前的青年身體不適,伸長脖子想要問奇獸飼育家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時,對方總算動了。

紐特以極快的速度前傾上身,唇緘封了葛雷夫的聲音與氣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