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朋友懶心的生日賀文,原本只打算寫三千字,結果大宇宙意志送來後續劇情,只好寫下去了。
◎人名與名詞的翻譯基本使用台譯,但也有部分因為作者個人喜好使用陸譯(例如部長的名字)
◎原則上三天更一次
◎雖然標NC-17,但要到結尾才會滾床
◎因為作者年下攻病症末期,所以這篇是部長受

 

葛雷夫心底的大石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對於奇獸飼育家的遲鈍的不滿,瞇起眼無聲無息的繞過長椅,走到紐特身後彎腰注視稿件問:「這是什麼?」

「我的書稿。」

紐特回答,遲了兩秒才抬頭往後看,然後倒抽一口氣從椅子上彈起來喊道:「葛、葛雷夫先生?你什麼時候來的?」 

「不久前。你打算出書?」

「是,我想寫一本記錄奇獸習性、產地和飼養方式的書,這是那書的初稿。」

紐特邊說邊將手裡的稿子合攏:「我今天比較早下課,想說距離和你約定的十二點半還有一些時間,就把稿子拿出來整理……現在幾點了?」

「一點十七分。」

「居然一……什麼已經一點了!」

紐特從椅子上彈起來,揪緊書稿一百八十度轉身道:「對不起,我沒注意時間,你等很久了嗎?很餓了嗎?我、我……」

「放心,我才剛到。」

葛雷夫笑著截斷紐特的道歉,抬起手輕戳紐特的手指一下道:「別掐了,你重要的稿子會爛掉。」

紐特的臉色一下子轉紅,彎曲的手指緩緩放平,轉身將稿子收回茶几上的資料夾中。

葛雷夫看著紐特焦急、略顯慌亂的收拾動作,感覺自己嚴重遲到的愧疚、仍未能揪出間諜和葛林戴華德的惱怒,以及批閱公文累積的勞累正一點一滴散去。

葛雷夫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或許是紐特不是魔法國會的職員或任何一部的部長,他不用防備、拉攏、維持形象或探查眼前的人是否為葛林戴華德安插的暗樁;或是因為奇獸飼育家的真誠與單純,讓他無須思考對方的一舉一動背後有無深意;也可能是雀斑青年只要被葛雷夫觸摸一下就馬上臉紅的反應太過有趣,充分娛樂到正氣師。

當然,也有可能只是因為紐特是一個極好的人,好到葛雷夫只要看到、聽到、站到對方身邊,胸口就會瀰漫舒爽的暖意。

紐特終於將手裡與茶几上的文稿塞進資料夾,提起木箱轉向葛雷夫問:「今天的午餐也是去大腳谷餐廳吃嗎?」

葛雷夫本想點頭,不過在壓下下巴前,眼角餘光先捕捉到幾名職員正從辦公區往此處望,微微皺一下眉道:「我想換個口味,玫瑰之爪如何?。」

「那不是國會大樓裡最貴的餐廳嗎?」

「是,但也是最美味的。」

葛雷夫在說話同時側身看了偷瞄自己的職員一眼──職員緊急別開頭裝沒事,他的嘴角因此泛起一絲冷笑,將視線放回紐特身上道:「如果忒修斯知道,你來國會當講師一個月,我卻一次都沒請你吃過玫瑰之爪,他會冒著上下身分離的危險使用消影術飛過來揍我。」

紐特愣住,沒有如葛雷夫預期笑出來,而是微微低下頭沉聲道:「葛雷夫先生,我可以照顧自己,而忒修斯也沒有那麼小心眼,你不用看在他的份上特別照料我。」

「我是開玩笑的。」

葛雷夫迅速解釋:「挑玫瑰之爪,單純是因為我想在安靜、不受打擾的環境吃飯,和忒修斯沒有任何關係。」

紐特抬起頭,但馬上就不安地問:「真的?」

「真的。」

葛雷夫肯定的點頭,抬手按上紐特的肩膀,一面將人往外推一面道:「不過我說要請你是真的,這是我遲到四十多分鐘的賠禮,雖然你好像完全沒察覺到。」

※※※※

「玫瑰之爪」位於國會大樓的四樓──國會大樓的一到四樓是開放一般巫師出入的商店與餐廳,外部沒有懸掛招牌,因為玫瑰花苞造型的大門就是最好的攬客標示。

葛雷夫握拳輕敲花苞,花苞快速展開露出入口,站在該處的女侍者沒有問正氣師幾個人、有無訂位,而是直接將人領到最深處的包廂,替客人倒好餐前酒後離開。

紐特目送侍者關上開有金銀玫瑰的門,抬頭環顧繪有湛藍天空、流動的噴泉與豔麗花叢的牆面問:「葛雷夫先生,你是這裡的常客嗎?」

「算是,國會常常在這間餐廳招待重要的訪客,玫瑰之爪的菜能滿足各州人的胃口,服務生也很清楚如何控制自己的耳朵和嘴巴。」

葛雷夫啜飲一口酒,靠上椅背口氣輕柔地道:「紐特,這裡沒有外人。」

紐特的肩膀抖動一下,撒著雀斑的臉上浮現葛雷夫喜愛的紅暈,頓了一會才開口呼喚:「帕西瓦爾。」

葛雷夫微笑,拿起菜單翻開問:「你介意由我決定今天吃什麼嗎?」

「不介意。」

「那麼……我們今天吃海鮮吧。」

葛雷夫撥動在餐桌中央的黃玫瑰──玫瑰之爪的服務鈴,將女侍者喚回點餐,片刻後小巧玲瓏的開胃菜便送進兩人所在的包廂。

食物的香氣喚醒葛雷夫因延遲用餐而麻痺的胃,他一口接一口將盤子上的火腿、番茄、芝麻葉、麵包、清湯、魚肉和菇類……種種菜餚嚥下肚,直到侍者送上餐後酒,才放下刀叉靠上椅背,靠上椅背滿足的吐一口氣。

這個舉動將葛雷夫的目光從盤前轉至桌子另一端,他驚訝的發現紐特也做出相同的動作──一臉滿足的靠在椅子上,而對方也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和姿勢的雷同,兩個人隔著兩副餐具一朵玫瑰對視須臾,最後肩頭一抖雙雙笑出來。

笑聲持續了三四分鐘才停歇,結束時葛雷夫必須喝酒潤喉,紐特則後知後覺的不好意思起來。

「對不起帕西瓦爾,我剛剛有點……忽然控制不住情緒。」紐特尷尬的道歉。

「沒關係,我也是,我們扯平了。」

葛雷夫端起餐後酒,飲一口放鬆地道:「我來玫瑰之爪三四十次,這是頭一次能把心思全放在餐點,而非和言語交鋒或調情上。」

「調情?」紐特愣住。

「我和前任……應該說每一任情人都到玫瑰之爪用餐過。」

「玫瑰之爪是你和情人約會的餐廳?」紐特睜大眼睛問。

「玫瑰之爪本來就是情人餐廳,它的裝潢、隱密性和昂貴對於攻陷他人的心有很大的助益。」

「那你有成功嗎?」

「你是問攻陷別人的心?」

葛雷夫挑眉反問,晃動酒杯揚起嘴角,露出讓人聯想到貓科掠食動物的優雅與危險之笑道:「我的勝率挺高的。」

紐特的面頰一下子刷紅,微別開頭低聲道:「我想也是。」

「你呢?」

葛雷夫放下酒杯雙手交握問:「你喜歡在那裡攻陷他人的心?」

紐特張口卻沒發出聲音,靜默許久垂下頭道:「沒有,我沒有。」

「是沒有喜愛的地點,還是沒有想攻陷的人。」

「都沒有。」

「你沒有喜歡的對象?過去、現在一個都沒有?」葛雷夫訝異的問,他知道紐特肯定不像忒修斯一樣博愛,可是從想過對方居然沒愛上過任何人。

「我有。」

紐特後盯著地板點頭道:「我有喜歡的對象,我喜歡那個人很久了,但是我不認為自己能攻陷對方。」

「為什麼?」

「因為……」

紐特拉長語尾,停頓片刻才苦澀地淺笑道:「我喜愛……仰慕的人很優秀也很有魅力,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和我一樣為這個人著迷,而這些人大半都比我聰明、美貌或有成就,我想我沒有勝算。」

葛雷夫勾起的嘴緩緩拉平,探問八卦的趣味被不忍和一絲不明所以的惱怒所取代,放下手嚴肅的道:「如果是兩周前,我會同意你對自己的評價,但現在,我覺得你太看輕自己了。」

紐特勉強、不自在地笑了一下道:「謝謝,但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有多平庸。」

「平庸的人可打不倒葛林戴華德,也沒辦法獨自一人走遍世界收集瀕臨絕種的奇獸。」

「我不是一個人,有很多人和奇獸幫助我。」

「所以你有讓人與奇獸信任你、協助你的魅力。」

葛雷夫起身走到紐特面前,在對方下意識轉頭的瞬間,抬起右手貼上奇獸飼育家的面頰,彎下腰強迫對方與自己四目相交:「紐特,我明白你為什麼覺得自己平庸,因為你和忒修斯一起長大,而那傢伙是隻光芒萬丈的葛來分多獅子,但忒修斯有忒修斯的長處和魅力,你也有你的。」

「帕西……」

「你很迷人。」

葛雷夫輕柔但堅定的評價,凝視紐特因驚訝而睜大的翠眼道:「不是忒修斯那種一眼、一舉手就能奪去他人心神的類型,而是像溫水或柔軟的被褥般,讓人不知不覺間沉醉的類型。」

「……」

「如果我想找人陪我上談判桌、戰場或追求激情不看長遠,我會挑忒修斯那一型;但假如我想要穩定的關係、在結束悲慘的一天後有人相伴或關心,我會選擇你。」

葛雷夫將右手往後滑,握住紐特的後頸輕掐一下微笑道:「所以自信一點,給自己也給你仰慕的人一個機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