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啦!我的心上貓!】


我姊最近要從實習芳療師轉成正職了,因為正式工作的地點離家裡有點遠,所以她決定搬出去住。

這本來是很普通,而且嚴格說起來和我沒什麼關係的事,可是因為我姊要把她撿到的貓一起帶去,所以我連續好幾天心情都很不好,昨天晚上還因為短短的一段對話哭了很久,體驗到什麼是眼睛腫起來的感覺。

我姊負擔布丁──貓咪的名字──的醫藥費、飼料費、貓沙、貓沙盆、洗毛精和其他硬體設備,所以說布丁是她的貓不為過,主人要把貓帶走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雖然是她的貓,可是她一個禮拜有五天和貓待在同一屋子,但不一定同房間的時間不滿十二小時;而且就算假日也會花上一整天去陪男友、同學,所謂一整天是早上八點到晚上九點之後。

(附帶一提,我的話一週至少有四天是二十小時到二十四小時,兩天十六小時,一天十二小時。)

雖然是她的貓,可是貓睡覺、吃飼料、用貓沙的地方都是我的房間,我會在開電風扇吹到風前先看到滿天貓毛,地上也是貓毛,只是加上貓沙;而她自己的房間有時會關上門拒絕貓咪進去,因為裡面有盆栽,貓會去喝水。

雖然是她的貓,貓嘔吐、大便大在外面時都是我處理,其中包括某天晚上,我因為貓咪咬開不新鮮的乾蝦起床一次,過了兩小時後再聽到嘔吐聲起床。當時貓的主人依如往常不在家。

雖然是她的貓,可是最常清貓沙的人是我爸,最常換水加飼料的是我,最常吸地清理貓毛的人是我媽。

雖然是她的貓,每天陪貓咪玩、吃飯時被貓咪喵喵喵叫回房間的人還是我,原主人不是一禮拜在家吃飯不到一次,就是每禮拜陪貓咪玩一次。

雖然是她的貓,可是她就算在家也會關起門不讓貓進去,貓在門口喵,在門外等都沒用,直到放棄等待後許久,她才終於會常常開門。

雖然是她的貓,可是在回爺爺家看不到貓時,整天叫布丁布丁的是我,她則是照三餐打電話給男友,順便說我太誇張。

雖然是她的貓,可是貓咪會在我回家時衝出來喵喵叫、我洗澡超過十分鐘時喵喵叫,主人回家或洗澡時反而沒反應,因為主人一天到晚不在家,貓從會叫變成漠然。

雖然是她的貓,可是當我發現貓身上有不少灰塵、沾上黏黏要用拔才拔的掉的東西,並且將貓咪抓去洗澡時,她認為貓不髒(可是她說貓的毛洗過後比較亮)。

雖然是她的貓,可是她連租屋的房子都沒看過,就打算讓布丁和一個陌生室友、另外一隻貓同住,而我知道布丁對其他貓的敵意非常深。

雖然我完全不認為布丁到租屋處會比在家裡快樂,不過對我姊來說,布丁是〝她的〞貓,所以以上理由都不構成理由,她的東西要帶去哪就帶去哪。

我用〝東西〞也許有點過分,但我真的懷疑我姊是這樣看貓咪的。當我從我媽口中知道她要帶走貓時,我表現的很傷心,可是她的反應是〝再養一隻不就好了〞我回答〝哪有那麼簡單〞她說〝就是那麼簡單〞。

我心裡一直認為她把布丁定位成她的所有物,所以沒有對她說我認為布丁住家裡比較幸福,一方面家裡空間大,一方面家裡就算我去上學,也有爸爸媽媽陪貓咪,更別提我爸媽會買布丁喜歡的荔枝、桂圓、小魚乾,出去吃辦桌時還會帶水煮蝦回來給貓。

(另外我要出錢買飼料、貓沙和其他東西也沒問題,媽媽甚至主動說要資助我。爸爸私下也說過他認為布丁還是會回來。)

假如和我姊搬出住,布丁有半天的時間都要獨處(有些貓或許很獨立,但布丁很黏人,我光上廁所上久一點,他就會到處喵喵喵找人),臨時有事時也沒有人幫忙照料。

我認為告訴我姊這些沒用,而事實證明的確沒用,以下該說說我三年來第一次哭泣的事情了。

時間是昨晚,我姊在十一點過後回來,她告訴我她男朋友撿到一隻小貓,問我要不要養?我告訴她首先,我不確定布丁會不會回來,假如貓會回來,我不希望貓咪發現他的地盤和愛都被搶走了;第二,要不要再養貓還需要我爸同意。

後來我姊去洗澡了,我躺在床上一直想這件事,幾天以來我從未告訴她我的想法,因為我認為沒用,可是我今天忍不住了,我決定在她洗好澡後說幾句話。

我在她洗澡出來後,告訴她〝對我來說,每隻貓都很可愛,可是目前最有意義的是布丁〞。

她愣了一下,說出〝可是布丁是我的貓〞;我〝我知道,所以我不會阻止你,只是希望你知道,布丁不是其他貓能輕易取代的〞

之後我就去睡覺了,或者說假裝去睡覺,直到我姊進入我房間(我們睡同一房,但她另外有自己的房間),告訴我她先前怕我傷心,所以才沒告訴我貓要帶走。

我沒有反應,事實上我很不高興她不告訴我,我寧願提前傷心,也不要到搬家當天,才後悔我沒有多看布丁一眼。

總之,我等著她有沒有更好的說法,可是她又重複的一次〝布丁是我的貓〞。

我問她去看過租屋處了沒,而她似乎被我刺激到了,回的是〝可以養貓的屋子不止一個〞以及〝就算現在不搬,她三、四年結婚後還是會帶走貓〞。

我告訴她,你三、四年後不一定會結婚,她馬上說〝我一定會結婚,就算不結婚也一定會搬出去住〞甚至提出當她要當芳療師時,我還不是說〝那也要有徵人才行〞(老實說,我不記得自己有說過這句話,就算有說過也沒錯)

我懶的告訴她,三年前她認為學歷是重要的,一定要考上(歷史)研究所;兩年前推甄失敗,想要延畢但被家人反對,接著在一年內想要考法院相關公務員、華語文教師,最後兩個都不了了之。

就連她現在當的芳療師,都是年初告訴我只是興趣,並不想當工作,年中告訴我和我媽這是多麼有理想的職業。

而就算不提我姊個人,三、四年後地球能不能住人,中共會不會打過來都不知道而且就算結婚了,她生小孩後貓要怎麼辦?(我姊男友也有一隻貓)這個連完事後要清理重要部位都不知道的人,我對她避孕的能力存疑。

如果把以上全部說出來,哭的人八成變成我姊,這一兩年我每次和她談正事,幾乎都是以她哭並抱怨我太兇收場(我只是列出她想法中的問題點而已,她回答不出來就哭了)

無論如何,我想我姊都會把布丁帶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每次和貓咪相處的時候。

(也許會順便祈禱貓咪亂鬧租屋處,這樣我姊很有可能把貓放回來。)

對我姊來說,布丁是她的貓;對我來說,布丁是布丁,我不敢保證我不會再養別的貓,可是那隻貓肯定無法完全取代布丁的位置。

布丁不會開門、說人話、預知死亡或其他神奇的事,他比較擅長的是咬我抓我、喵喵叫要食物、亂衝撞到椅子和窩在我腿上睡覺(讓我兩小時沒辦法起來上廁所),以及整隻貓翻過來,拉長手腳做出一點也不優雅,可是我每次看到都感到幸福的睡姿。

而布丁也不是名種,他是流浪貓,可是我喜歡他尖尖的耳朵、澎澎的臉頰、長長的尾巴和像粉圓一樣的大眼睛,對我來說最可愛的搭配,增一分減一分都不對勁。

我愛布丁。

(所以下一篇番外篇,諸神中的某角色將會養一隻叫做布丁的貓,如果是那個人的話,我一定會放心的將布丁託給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