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靜止旅遊團】05 第二天:立山黑部峽谷


翠綠的樹林沿著道路左右排開,它們高挑、整齊的身姿一如童話插圖中,城堡邊的林木般優雅,在清新空氣的包圍下迎向遊覽車中的人。

卡西歐站在司機前,拍拍手叫醒幾位補眠中的朋友,大聲提醒:「各位,接下來我們要一路往上爬,天氣會變冷,最好把外套帶下車。」

「是!」

香奈可活力十足的回答,抓起外套和虹電就往下跑,神采奕奕的模樣和凡賽斯、魄曦這兩位體力最差與相對較差者形成對比。

眾人在卡西歐的帶領下下車,在冷風的陪伴下進入建築物中。

那是一棟看上去有點年代的車站,一樓是販賣名產的商店街,以及站著吃麵的奇特餐廳,走到哪都能聽到店員的叫賣聲;二樓右側是藝品店,左邊則是讓旅客安座的長條椅。

看似普通的車站,不過在裡面行駛的〝車〞卻相當不普通。有軌纜車──這是登上立山的多種交通工具之一,在它之後還有高原巴士、無軌電車、纜車。

這些特別的交通工具是為了保護山林樣貌特別設計的,要上山除了搭乘它們外沒有其他方法,足以看出日本人對自然環境的保護與用心。

在卡西歐買票後,一行人站在矮欄杆前等待站務員放行。上車的時間很快就到了,香奈可一手抓虹電一手拖魄曦往前衝,將其餘同伴丟的遠遠的。

香奈可跑沒幾秒鐘就來到有軌纜車的月台,她鬆開手驚訝的踏上〝月台〞,回頭朝卡西歐大喊:「卡西歐,居然是階梯耶!全部都是階梯!」

纜車月台是兩排鐵灰色的階梯,階梯中央則是軌道,陰暗、缺乏裝飾的月台令人聯想到西部片的礦坑。

「纜車是斜的,月台不能建成斜坡,所以就變階梯囉。」

卡西歐牽著小落走到香奈可背後,伸手將女軍官往後拉,以免對方不小心掉到軌道上。

「斜的纜車?那是什麼?」

「你待會就會知道了。」

卡西歐話剛說完,略陡的軌道上方就緩緩出現一台鮮紅色的車子。正如卡西歐所說的,纜車本體是〝斜的〞,從側面看上去就像兩條平行的斜線,只有左右的線條是垂直的。

纜車的車門打開,在裡頭的乘客下光後,才換卡西歐等打算上山的旅客上車。

「喔喔,裡面也都是階梯呢!」

香奈可興奮的道,而拜她的快動作之賜,雖然上山的人不少,女軍官還是在第一時間就替自己、虹電和魄曦搶到座位,坐在硬椅子上朝小窗子外望去。

卡西歐隨後上車,他和小落並肩而坐,正打算從側背包中拿出資料再溫習一遍時,眼角餘光掃過階梯狀走道,看見一名白髮老翁。

卡西歐馬上站起來,以完美到毫無口音的標準日文道:「老先生,請坐這裡。」

老先生盯著眼前黑髮金眼的外國人,一時間無法和聽到的本國語連上線,直到卡西歐第二次邀請,才開開心心的入座。

然而這一讓,卡西歐就沒辦法坐在小落身邊了,銀髮孩子瞪著取代監護人位子的老先生,馬上伸長手呼喊:「卡西歐,抱!」

卡西歐愣了一會,有些懷疑的問:「你確定?會比較不舒服喔。」

小落用力點頭,奮力拉長手表達自己的渴望;卡西歐被孩子固執的表情、動作給逗笑了,側身正要走進座位時,某人拉住了他的袖子,嬌滴滴的聲音同時入耳。

「卡西歐,這邊還有空位喔。」

子夜拍拍身邊的位子,拜他怪異的氣質、華麗到詭異的穿著之賜,纜車上的走道雖站滿了人,但就是沒人有膽子坐慘白伯爵身邊。

卡西歐的臉青了一半,迅速甩開子夜的手,加快腳步走到小落面前,抱起孩子坐下。

「卡西歐,坐人家這……!」

子夜話說到一半,身旁的位子就滿了,伊爾面無表情的坐下,無視朋友的驚訝,向走道上的凡賽斯伸手道:「東西給我。」

凡賽斯將隨身物品交給伊爾,於心中再次佩服老友強韌的神經、我行我素的大膽,竟然可以安安穩穩的坐在子夜身邊,完全無視前主神大人哀怨又憤恨的目光。

※※※※

在搭乘完有軌纜車後,一行人進入了本日旅遊的重頭戲──雪牆。

高原巴士在爬上山路,道路兩旁是一、兩個輪胎高的厚雪,奇妙的景色使車上乘客驚訝。

在雪原的盡頭,是一棟面積頗大的斜頂屋──立山賓館。潔白的雪地配上儉樸的建築物,在藍天襯托下別有一番風情。

一行人在賓館用餐,午餐到集合時間前都是自由時間,動作迅速者如伊爾、子夜早早離席,凡賽斯飯吃一半就被朋友拉走,卡西歐督促小落吃乾淨飯粒後也離開餐廳,虹電隨後跟上。

魄曦一如往常坐到最後,而且九宮格飯盒內還留著些納豆、生透抽之類的食物,對保守斯文的前大主教而言,這些菜餚的挑戰性太高了。

長條桌上左右的人幾乎走光了,魄曦放下碗筷,正想靠上椅背休息時,忽然發現香奈可坐在兩個空位外。

魄曦愣了一會,意識到女軍官刻意留下來陪他,隨即不好意思的站起來道:「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吃太慢了。」

香奈可揮揮手豪爽的道:「別道歉啦,我是想看魄曦吃飯的樣子才留下來的。貴族公子吃飯的樣子果然很好看呢!」

魄曦雙頰泛紅,不好意思的道:「我不是貴族公子,伯爵才是貴族。」

香奈可鄙視的拉拉嘴角,前傾身子指正道:「那傢伙只是有貴族的皮啦,餐桌禮儀看起來是標準,可是速度太快了,而且還把東西都混在一起吃。」

「這是伯爵的風格啊。」

魄曦推開椅子拿起包包,有些欣喜又有些不自然的問:「要一起去看雪嗎?」

「當然。」

香奈可走向魄曦,在喜悅之下忘記眼前的這位不是對上兄弟,手臂一抬就放到前大主祭身上。

魄曦的身體瞬間僵硬,呆呆的任由香奈可帶出位子,一路爬樓梯直到雪峰、灰路在兩人面前展開。

香奈可興奮的跑出賓館,站在碎石子地上往前眺望,冰雪覆蓋在起伏不定的山坡地上,厚厚的雪層上能看見遊客刻出的字,較平坦的道路上還能看見一排在吃飯糰的本地人。

香奈可鬆手衝到白雪之間,墊起腳尖四處張望道:「哇啊,自從上回到封雪地救小落後,我就沒看見這麼大片的雪。」

魄曦慢慢跟上,他才剛走到香奈可背後,女軍官就被新事物引走注意力。她的正前方有一座石砌湧泉池,池旁還立著一塊石碑,放著兩、三個長柄水瓢。

香奈可好奇的走近湧泉池,正想學觀光客舀一口來喝喝時,一個寶特瓶闖進她的視線中。

魄曦拿個寶特瓶提醒:「直接喝不太衛生,請裝進來再喝。」

「謝謝。」

香奈可一口氣裝滿瓶子,無視泉水的冰冷,一口氣灌進肚子裡,不健康的行徑看的魄曦心驚膽跳,遠處的虹電則是搖頭輕笑。

「你的度量真的很大呢。」

卡西歐的低語在虹電耳邊響起,白龍驚訝的轉頭,看見金黑短髮的青年帶著銀髮養子,手中還拿著兩杯熱騰騰的茶。

卡西歐將熱茶遞給虹電,倚靠在賓館外牆上,遠看香奈可與魄曦道:「你就這樣放她們兩個獨處?不會擔心?」

虹電苦笑,誠實的回答:「要是不擔心,就不會站在這裡偷看了。」

「不過卻沒有把人拉走,要是我就做不到。」

虹電愣了一會,頗為意外的問:「猶安先生做不到?」

卡西歐挑挑眉毛,將手放到小落頭上道:「我的佔有慾不比普通人低喔。」

「……」

「看樣子在你心目中,我是相當清心寡欲的人呢。」

───────────────────────────────

依舊是除了地點以外全部造假,而且還不太好笑的一回(鞠躬道歉)

從登山的交通工具上,我充分感受到日本人對自己的環境有多保護,他們限制普通車向上山,挖山洞時儘可能挖窄一點的洞(都是單線道),相較之下台灣真是……

立山上的雪牆最高其實有十幾公尺,不過我去的時候已經是六月底,雪牆融的只剩下兩個輪胎高。

根據明信片上的圖,十多公尺高的雪牆很有迷宮(有牆沒天花板)的感覺,不過就算只剩下兩個輪胎高,對沒看過雪的台灣人來說還是很稀奇的。

這邊要哀號一下,立山賓館的便當真是難以入口……OTZ有人要去的話,我強烈不推薦吃裡面的便當(導遊我不要吃幾千元的便當,賞我一個咖哩飯就好了<=毆)

接下來又是開房間的一回啦,這次登場的兩位就我個人認為,是最勁爆的一組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