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德坐在自家客廳的沙發椅上,看著躺在玻璃茶几上的白色帳單。

帳單是由龐德常去的中餐館所開出,上頭的信用卡卡號屬於龐德,簽名的字跡和龐德的字跡相同;單據上的金額雖然比過去龐德招待女伴時高上一成,不過考量到這次與他一起吃飯的對象是空腹三十二小時的男性,這點變動還在合理範圍內。

……所以他昨晚真的成功邀請軍需部主任共進晚餐,而且還很紳士的替對方付帳。

邀男人一起吃飯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替對方付帳?Q一不是淑女,二薪水和自己差不多,三兩人的感情也不好,他沒理由請客。

龐德舉起手揉捏鼻樑,走到酒櫃前為自己倒一杯威士忌,喝下一口酒花十秒讓自己接受事實清除雜念,坐回原位繼續挖掘遺忘的事。

龐德閉上眼,想像自己站在銀白色的實驗室裡,右前方是複雜的儀器、躺椅與蔓妮潘妮,左前方則是Q與Q心愛的電腦們。

他看到自己朝Q伸出手,等待軍需部主任給出答覆。

Q望著龐德的手,像是在看一枚插上引信的炸彈或不明化學藥劑,目光戒備雙唇緊抿。

他沉默了非常久,不過在龐德與研究員們以為Q要拒絕之刻,Q收回目光注視螢幕道:「我很挑嘴,你最好有所覺悟。」

「相信我的品味。」

龐德暗自鬆一口氣放下手聳肩道:「再說,我認為任何人在飢餓時,不管吃什麼都很美味。」

「不包括我。十分鐘後一樓大廳見,別遲到,我沒空等你。」

「會遲到的人是你。」

龐德離開實驗室前往大廳,一路上他都在質問自己為什麼要邀Q去吃飯,路上隨便一名女職員、女探員甚至女清潔工都比軍需部主任友善可愛,何必把珍貴的假期花在餵小朋友吃飯上?

不過龐德心裡念歸唸,倒沒有真的攔下某位女職員、女探員或女清潔工,讓她們取代Q在餐廳裡的位子。

因為Q手抖的樣子不時闖入龐德的腦中,迫使他打消找女伴的念頭。

就當做盡盡前輩的義務,照顧連吃飯都會忘記的後輩好了──龐德如此說服自己,手插口袋站在MI6的大廳中央等人。

Q約在十分鐘後到達,他邊走邊喘氣,身上套著與龐德第一次見面時的蓬鬆外套與毛衣,從頭到腳都洋溢著大學生的氣息,只有脖子上的識別證能看出他真正的身分。

Q一看到龐德就閉嘴停止吸氣,這個舉動導致他的臉轉紅,使想掩飾的事更加明顯。

真是個孩子……龐德冒出這個感想,走向Q輕笑道:「我以為我會等上半小時。」

「如果你希望,我可以回實驗室讓你多站半小時。」

「不用,我擔不起讓軍需部主任餓昏的責任。」

龐德的手抬起又放下──他差點習慣性地去攬Q的手臂,偏頭指指電梯的方向問:「坐我的車?」

「你打算搭地鐵去嗎?」

「想當別想,我受夠地鐵了。」

龐德領著Q走進電梯,來到地下二樓的停車場開車前往餐廳。

路上龐德和Q都沒說半句話,但這不是兩人話不投機或有意沉默,而是Q上車不到五分鐘就睡著了。

龐德沒把Q搖醒,事實上他樂得對方在車上補眠,如此一來自己就不用費心去應付小朋友。

他繞了一段路才把車往餐廳門,先停在門口向熟識的服務員把過照面,才前往附近的停車場。

龐德停好車,伸手搖搖助手席上的Q呼喊:「喂,Q!起來,餐廳到了。」

「完成演算前我不會去睡……」

「Q!」

「都說我不會睡……唔?」

Q睜開雙眼迷迷糊糊地注視龐德,過了好一會才疑惑地問:「007?你怎麼會在這裡?」

「是你在我的車子裡。」

龐德打開車門繞到助手席外,放棄慢慢解釋直接把Q拉出來道:「我們約好一起用晚餐,你忘了嗎?」

Q眨眨迷濛的雙眼,停頓幾秒『啊』了一聲道:「我當然記得,你在實驗室約的,我記得!」

「很好,那我們去吃飯吧。」

龐德將Q推向紅通通的中餐廳,覺得自己活像是帶冒失姪子來吃飯的叔叔。

「你帶我來吃中菜?我比較喜歡義式料理,中菜太油太辣太酸太鹹,還有一堆奇奇怪怪的食材……」

更正,是冒失挑嘴意見還非常多的姪子。

龐德是這家餐館的老雇主,即使不事先訂位也能拿到包廂的位子,服務生甚至會在客人入座前做好特殊佈置。

以往龐德很喜歡這種貼心服務,不過今天的他沒對此等特殊服務感到窩心,反而很想賞老闆一記上勾拳。

小包廂的擺設不多,只有兩個矮櫃、一張木圓桌與兩張木椅,木圓桌上罩著紅底金繡的桌巾,中央放著插有粉色蘭花的仕女花瓶;廂內燈光昏暗,輕柔撩人的女子吟唱聲樑柱中迴盪,搭配空氣裡淡淡的玫瑰薰香、隔間與屏風上點到為止的情侶水墨畫,讓整個空間充滿隱諱的性感。

這是間能讓女子臉紅心跳,浮起許多浪漫期待的包廂,只可惜此刻站在裡頭的只有兩名男客人與一位男服務生。

龐德鎮定地坐上服務生拉開的椅子,發揮00情報員察言觀色於無形的功力觀察Q,在心中準備數個腹案來應付即將發生的尷尬質問。

然而他沒有等到任何問句,Q只是看看左右便坐下看菜單,對於包圍自己的甜蜜氣氛視若無睹。

龐德深深感謝起技術人員一但投入工作就會廢寢忘食,導致觀察力嚴重喪失的職業病。

晚餐的餐點主要是由龐德決定,一方面是因為他是這間餐廳的常客,另一方面則是Q很快就拿著菜單開始打瞌睡。

當Q重拾清醒時,穿旗袍的服務生早已將餐點送上桌,酸、辣、甜、鹹……種種氣味環繞兩人,深深刺激軍需部主任的胃。

龐德看見Q對著滿桌子的菜餚吞口水,拿著筷子做出『請』的手勢道:「不用客氣,我不會偷拍你的吃像。」

「你想拍就拍,不過我會把你的硬碟、隨身碟和雲端儲存裝置通通格式化。」

「如果我用傻瓜相機拍呢?」

「你找得到會洗底片的相館嗎?」

Q懶洋洋地把筷子伸向最靠近自己的盤子,夾起一塊紅通通的豆腐放入嘴中,兩秒之後他的臉就變得和豆腐一樣紅。

龐德努力別讓嘴角上揚得太明顯,他將水杯推向Q,看著猛灌水的年輕人笑問:「這是你第一次吃麻婆豆腐?」

Q放下空空的玻璃杯,像隻憤怒的貓咪一樣鼓著臉咬牙切齒地問:「你故意的?」

「怎麼會,我可沒有惡整同事的嗜好。」

龐德發現Q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瞳孔放大雙唇緊抿,臉上洋溢著緊張與其他難以辨識的情緒,使這位軍需部主任看起來更像個孩子。

龐德被Q的表情變化所吸引住,導致他慢了好幾拍才發現自己的拇指擱在對方的嘴角。

他習慣性地伸手幫Q擦去嘴邊的醬汁──就像過去替其他女伴所做的那樣,而這個舉動令軍需部主任完全傻住了。

……冷靜,情況越是詭譎就越要冷靜。

龐德穩定地收回自己的手,拿起桌上的白酒替自己倒上半杯,含住微辣的酒水幾表,再吞下酒後仰癱在椅子上吐氣道:「這家餐廳什麼都好,就是酒不合我胃口。」

Q緩慢地脫離僵直,他閉上眼再睜開眼,恢復一貫的冷漠與些許不耐煩道:「你吃的太重鹹了,小心晚年得腎臟病。」

「感謝你的關心,不過有鑒於本人從事的行業,還是即時行樂比較妥當。」

「你就是抱著這種態度,才會大傷小傷不斷,老是摧毀我們的研究成果。」

「我是在幫你們汰舊換新。要來一杯嗎?」

「我不喝酒。」

Q雖然拒絕了龐德,但是接下來的時間卻不再張牙舞爪的防備龐德,甚至被對方針對政府與上司的調侃逗笑一兩次。

當服務生過來送帳單時,Q的神情甚至能以柔和來形容。

龐德對此感到愉快,可是馬上就反罵自己為什麼要討一個男人歡心,還因此升起成就感?

「五五拆帳?」Q邊問邊伸手拿自己的側背包。

「當然。」

龐德向服務生交代幾聲,將自己的信用卡放到桌上,卻遲遲沒等到Q拿出紙鈔或小卡片。

Q瞪著打開的側背包,稚嫩漂亮的臉一掃先前的輕鬆愜意,嚴峻得像在包包中發現定時炸彈。

龐德皺眉起身走向Q,雙眼頭向對方的側背包,在裡頭找到許多針劑、藥劑、注射針筒和幾把疑似電擊槍的物品。

「……我帶錯包包了。」

Q搶在龐德發問前說出解答,闔上包包強作鎮定道:「這是偶然的失誤,我過去從沒犯過這種錯,一次也沒有。」

「只要是人都會犯錯。」

龐德對自己竟然出言安撫Q感到驚訝,而為了掩飾此等驚訝,他迅速勾手指要服務生過來,告知對方不需要拆單,直接用他的卡結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