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法篇
※應該算平行世界
※Sx00 00xS注意(沒有直接描寫性行為,但是有明確暗示)

【007-Skyfall】短篇集《MI6工作手冊》宣傳登記處



對龐德這種資深且頂尖的情報員,潛入就像呼吸吃飯,被俘則如喝酒。

無論是被綁在古董刑求椅上,遭鐵柱一吋一吋壓迫頸椎;還是光溜溜地坐在被挖空的椅子上,感受男人最深切的痛,龐德都能冷靜地面對危機,伺機逃脫再重擊敵人。

然而無論他累積了多少經驗,戰勝了多少折磨,偶爾還是會碰到超乎想像的敵手。

俗話說,沒有最棘手,只有更棘手,龐德總是親身體驗這句名言。

他坐在鐵椅上,雙手被手銬銬在背後,左右是兩排閃著紅黃碎光的主機,正前方則是本次任務的目標──前MI6情報員洛烏˙西法。

西法在數分鐘前帶著主人的充從容自在現身,以一個有小島、椰子與漁船等南國元素的鼠吃鼠的恐怖故事破題,試圖讓龐德對自己產生同理感。

龐德豈是容易動搖之人?他丟出西法過去的單位取回話題主導權,引導對方對自己炫耀手中掌握的資源與技術。

西法不知是過度自信,還是原本就無意隱瞞,他毫不保留地拿出自己從MI6盜出的復職報告,將悽慘的成績當成子彈射向龐德。

龐德沒有被西法打擊到,相反地,他從對方的話聲中捕捉到忌妒的味道。

M在西法全盛時期拋開西法,卻接納酗酒、體能心理素質都不如過去的龐德,其中的對比讓他眼前的白髮男人的輕鬆染上陰影。。

龐德認為這是個很好的切入點,正打算進一步暗示『M的差別待遇』來刺激西法,情況就失控了。

西法坐到龐德面前,伸出冰冷蒼白的手指挑開對方的衣釦,將指腹貼上底下的皮膚,慢慢朝肩膀滑去。

龐德的身體迅速被雞皮疙瘩所包圍,直到西法的手指停在槍傷疤痕上,才稍稍鬆一口氣──原來只是想看疤痕啊,要看疤直接把衣服扯掉不就好了,這麼磨磨蹭蹭害他以為西法有什麼特殊嗜好。

結果西法還真的有特殊嗜好。

「你在回憶以前受過的訓練嗎?」

西法愉悅地撫摸龐德的胸肌,眼睛與嘴巴都笑得像新月:「應付毛手毛腳的方法是什麼?」

龐德繃緊神經盯著西法,感覺自己正站在懸崖邊,踏錯一步他的形象或貞操或任務就會粉身碎骨。

西法笑容燦爛地貼近龐德道:「凡事總有第一次。」

(一)保持沉默

「……」

龐德決定以不變應萬變,他相信這只是敵人動搖他的手段,西法可是個金屋藏嬌,還在自己所經營的賭場中塞滿露背短旗袍女侍的男人,怎麼會對男人有興趣呢哈哈哈哈。

西法見龐德沉默不語,歪頭翹起單腳問:「不說話?是想不出要說什麼,還是MI6的教育手冊中沒有講述性騷擾的章節?」

「……」

「唉,這麼重要的事居然沒寫,MI6的人員培訓做得越來越差了。」

「……」

「可憐,龐德先生你真是太可憐了。」

西法站起來轉身往回走,停在水泥廢墟的中段一動也不動,陷入沉思之中。

龐德凝視西法的背影,手指掐著鐵絲不動聲色地碰觸手銬的鎖頭,希望能在西法走回來前解開鎖,脅持對方當人質。

西法在龐德開鎖前一刻轉身,他一反先前的優雅自律,大動作脫下外套丟到地上,近乎粗暴地扯開襯衫的釦子,帶著一股狠勁往回走道:「沒辦法,就讓前輩我親自教育你吧。」

教育我?龐德停止開鎖,瞪大眼睛望著快速逼近的西法,一時間還無法理解對方的意圖。

西法留意到龐德的呆滯,身上的猛勁頓時化為愉悅,勾起淺笑放緩腳步道:「別擔心別緊張,我的技術很好,一定會讓你非常享受。」

「享受什麼?」龐德勉強擠出一句話,他想繼續開口手銬,卻發現小鐵絲不知何時遺失了。

「喔,龐德先生。」

西法在龐德忙著找新工具時走回椅子前,將膝蓋擠入後輩的兩腿之間,彎下腰身手碰觸對方的臉頰道:「明知故問不是好習慣,還是說你是在對我調情?」

誰在對你調情!我要調也找Q那種年輕稚嫩的美少年好不好!龐德的內心在尖叫,他努力維持鎮定,強迫自己直視西法的眼睛問:「你調情時會把人銬在椅子上?」

「這叫做情趣。」

西法將膝蓋往前推,輕輕抵住龐德的胯下重要部位道:「人多少都有點被虐狂,恰到好處的鞭打與控制反而更能激起慾望。」

「這是你和你的女伴遊戲後的心得?」

「不,是男伴。」

西法解開皮腰帶,折起皮帶圈住龐德的脖子笑道:「女人是用來疼的,男人才是用來打的。」

如果龐德身上有裝警示燈,此刻燈泡的亮度肯定高到在外太空都能瞧見,他整個人貼在椅背上,斜眼瞄向左側的持槍保鏢道:「你辦事時不清場嗎?」

「喔!抱歉我忘了。」

西法鬆開皮帶直起腰桿,對守在龐德背後的四名手下揮手道:「兩個留著,兩個過來。」

「過來?」龐德問。

「你難得來一趟,我們得好好招待啊。」

西法雙手搭上龐德的肩膀,笑得像一隻剛吞下金絲雀的貓兒:「我們男人雖然比女人少一個洞,卻多一根棒子可用。」

「那根棒子不見得能用。」龐德垂死掙扎。

「你不用擔心棒子,男人是獸性凌駕理性的動物,只要施與適當的刺激,無論面對誰都站得起來。」

西法垂下手放到龐德的西裝褲拉鍊上,笑瞇瞇地拉開拉鍊道:「深呼吸,放輕鬆,相信我,男人最了解男人的身體。」

※※※※

當Q聽到屬下回報,說發配給007的無線電啟動了時,他馬上放下複檢到一半的儀器,走出研究室來到M的辦公室,和M、譚納等人一起站在監看螢幕上閃動的紅點。

紅點在海面上移動,接著登上一座地圖上不存在,僅能靠空拍圖確認的小島,以步行的速度繼續前進。

M在紅點停止前進之刻向譚納道:「連絡支援小組,要他們把直升機開到附近待命。」

譚納點頭轉身將命令傳出去,再返回螢幕前和滿房間的職員、探員一起注視螢幕,懸著心等待進一步變化。

然而他們等了將近半小時,紅點的位置、衛星空拍圖卻都沒有大變化,讓一部分人開始擔心龐德是不是光榮殉職了。

終於,M在紅點停滯超過四十分鐘之刻下令直升機攻擊,先以機槍摧毀島中的守衛,再將突襲小隊垂降至島上包為紅點。

突襲小隊的隊長一腳踢開生鏽的鐵門,舉槍擊倒門邊的保鏢,轉身正要掃蕩其他敵人時,他和他的隊員通通愣住了。

他們的雙眼,以及眼邊的攝影鏡頭被肉色給佔滿,尖叫、各種語言的髒話和自插雙目的衝動塞滿眾隊員的內心。

「歡迎光臨。」

西法從龐德身上爬起來,毫不羞澀地展現他沾有詭異白色液體的腹部問:「要一起來嗎?」

隊員們死命甩頭,後退一步才想起自己的職責,抱著悲憤的心情衝向如拼圖般緊密結合的人體。

同時,在遙遠的MI6臨時總部內,Q一把捏碎手中的白色馬克杯,迅速決定要拿誰──螢幕裏那位白髮混蛋和他殺千刀的夥伴──做新型電擊棒的實驗對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貓子 的頭像
M.貓子

一隻貓咪喵喵喵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