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雷格斯外,螢幕內外都沒人料到強納森會現身,妖怪人類通通都愣住盯著電梯門口,片刻間時間、空氣都停滯了。

當然,強納森本人除外,他拖著腳步直衝投影銀幕,途中還因為走太快讓蒙特扶一把才站穩,雙手抱胸站在多魯特的影像前等對方出聲。

多魯特開口閉口兩三回,抓抓頭拍拍褲管好幾次才裝笑道:「霍普、霍普中尉,你看起來氣色不錯啊。」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下來三天二科過的頗為平靜,沒有接到『目標』的通報,科員們忙著恢復、養傷和鍛鍊,緋血堡安靜的像座無人的森林古堡。

可惜薛西莫爾無福享受寧靜與清閒,他整整三天都守在強納森身邊,七十二小時間沒闔眼超過十分鐘,連最喜歡的烹飪工作都交給電子妖精或外賣。

好在他的努力有得到回報,強納森的狀況漸漸轉好,發作的間隔時間一次比一次長,從十六小時變成二十一小時,二十一小時再增加為二十九。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條:進行腐化(一)這不是清水文

瑞龍寺將自家房門帶上,走到書架前抽出書,緩慢而慎重的放下。

白牆壁剝落後,未來感十足的黑金地板、內含紅珠子的水管狀水晶電腦現身,我、鳳香院、和果凍坐或臥的椅子也由木頭拼裝物,瞬間昇級成浮游銀色圓椅。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高潮、沒有結尾、沒有意義;四字小寫英文簡單地碰觸令強納森身體一顫,像觸電的人一樣繃緊肌肉,喉中的叫聲從威嚇、情動各半,轉成情動這方壓倒性勝利。

薛西莫爾滿意地玩弄強納森的乳首,鬆口把嘴巴往下挪,一路舔舔咬咬來到對方的胸膛,右手繼續撫捏人類的左胸,口舌則用來撩撥右胸,進行片刻後再交換。

途中『目標』之毒偶爾會突破歡愉反攻,不過這等程度的反擊薛西莫爾只要咬一下就能化解,與其說是阻礙不如說是增進情趣。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薛西莫爾和科員們於大廳沙盤推演一番,直到天亮才回到居所。

之所以會耗費這麼多時間,不是因為雷格斯口中的『一場戲』不好演,相反的是太好演導致演員們過度發揮,每隔七八分鐘就要停下來降溫。

薛西莫爾抬頭看看牆上的時鐘,時針指在數字八上,對夜血者而言正是入眠的時間,可是他一點睡意也沒有,反而比任何時刻都清醒。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偷偷瞄向其他人的胸口,美少年的牌子上寫著『小兔丁』,櫃檯大叔的是『羊董』,身邊這位大哥不用說當然是『哈士奇』。

還真的是動物園啊……我收回視線,對這間餐廳的經營者興起偌大好奇,怎麼會有人想到用可愛動物稱呼西裝型男?

在我思考途中,小兔丁將前菜送上,停在桌邊對我說話,聊了幾句後,發現本人罹患一對一社交障礙症候群,對話進行不下去才離開。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不是。」

薛西莫爾稍微加重握手的力度道:「你是個勇敢的戰士,一個人拯救了整個地下隔離所的人類。」

「那是因為我受過殺人訓練,條件反射下很容易。」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把VIP卡、菜單和牆面上的掛畫看過三輪,就是沒找到任何寫有『免費』或『招待』之類的字,反倒是『基本消費每人兩百』清清楚楚寫在菜單下頭,本人的一顆心瞬間撞破谷底落入地心。

兩百元……我摸摸錢包裡的三百元,就算錢全砸下去也頂多吃到一盤前菜一盤湯,回家還要自己煮泡麵填肚子。

「選好了嗎?」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強納森中毒、受傷又被吸走接近致死份量的血,一秒都拖不得的狀態下,二科全員選擇直接空間跳躍回緋血堡,至於善後、報告等等事宜先通通擱下。

強納森馬上被送到地下二樓的醫務室,被雷格斯關進治療艙中處理傷勢和檢查。

薛西莫爾也想跟進去,不過步履剛動,腦中就浮現方才因私情忘記責任的醜態,胸口一揪強迫自己止步。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自認不是沒看過美男子,家裡的老爸儘管平常那樣那樣那樣,隔壁的瑞龍寺又這樣這樣這樣,不過光就外貌而言,兩人都是水準之上的大帥哥,只要好好打扮不輸雜誌上的男模。

然而該服務生卻在兩人之上,不,應該說光看臉是不相上下,顯眼度略遜一籌,可是搭上氣質,就直接把老爸、瑞龍寺輾過去。

打個比方,老爸是紙做的牡丹花,瑞龍寺是紙做的紅玫瑰,但一馬路之隔的這位先生,是活生生、花開三分之二,神秘又優雅的蘭花啊!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當二科和人類起衝突時,薛西莫爾總是努力當緩衝者,說服大家配合人類政府,畢竟他在人類世界中待的最久,能體會那些人對另外一個世界的恐懼感。

──請大家忍耐一下。

──人類沒有惡意,只是害怕我們。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強納森在踏出消毒室前一秒,都還在質疑自己有沒有做錯決定。

他在中午時向多魯特提出讓麗莎見約翰的提議,本以為要費一番功夫才能達成任務,沒想到對方竟一口答應,將會面時間訂在傍晚,連他想帶槍隨行的請求都允了。

強納森走出研究院請在外警戒的二科成員回去帶武器,結果一個小時後同事們開了一輛卡車回來,長槍、短槍、閃光彈、煙霧彈、手留彈、全副武裝的外骨架系統……一應俱全,活像是把武器庫直接搬過來。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可能突破瑞龍寺、鳳香院親衛隊,把人抓回來要求解答,而拜那糟糕又不糟糕的宣言之賜,出學校的路上只要看到三人以上交頭接耳的同學,我就渾身不對勁。

希望下禮拜一我上學時,『端木雅之是男同性戀』的錯誤訊息不要傳遍全校。

不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看某數字週刊在台灣的銷售量就知道,八卦是人類的天性,華人的天職。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強納森扭頭看玻璃外,瞪大雙眼注視模糊的薛西莫爾問:「你說什麼?」

「『目標』只能附在死人身上,不是瀕死,是死亡的人身上」

薛西莫爾的回答沉痛且堅定:「所以如果你的朋友真的被『目標』感染,那他一定已經死透了。」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急的在腦中打鼓,拚命想擠出點什麼可信的說詞,好不容易才開口道:「那個……那個我前陣子回家時,不小心對著天空喊了三次『八八、八八我愛你』召喚出八八仙人,當時我一時驚嚇拿坐墊去丟八八仙人,然後就中了詛咒變成現在這樣。」

端木雅之你這個蠢蛋!最好是這種說法有人會信啦,根本是繼『大宇宙意識斷線』後,最愚蠢的說詞!

「好過份的仙人!他在哪裡?我去打扁他!」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