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刑事警察局非常熱鬧,因為大家的太陽、精神治療器、可靠的夥伴德川家康大明神終於出院了。

「歡迎德川小隊長出院!」

警局大廳中被歡迎布條、拉炮、小點心、花束和拿著這些物品的男女塞滿,裡頭除了家康、元親隊上的人,甚至還有調到別的單位卻特地趕回來的舊部屬或同事,人數之多、聲勢之浩大都快引起局長嫉妒了。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管你是被爸爸騙進來,還是被果凍騙進來的人都歡迎留言。

(以下是一分鐘看完手冊02)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成站在大谷的收藏室內,抬起手輕輕撫過壁櫃中的刀具,從刀鞘末端一路往後摸,最後握住刀柄將刀拿離刀架。

他將刀鞘抽離一半,凝視銀色刀刃上的紋路,隨意翻轉翻轉幾回後,倏然收刀再抽刀,空刀架瞬間被砍成兩半。

大谷正巧在刀架上半部摔下來時進門,懊惱的看看剛陣亡的木架,上前將架子放回原處道:「三成你別拿我的東西出氣啊,雖然不是什麼昂貴的東西,但也有感情了。」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市的工作室在距離夜店車程一個小時的郊區,該區是眾多有錢人別墅的坐落地,

風景優美且遠離商業區的吵鬧,還搭配最新型的保安系統和比普通社區多上四五倍

的私家警衛。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可原諒……

「三成?」

──嘴上說著『羈絆』、『羈絆』,卻把我最重要的羈絆奪走!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空氣中裡充斥血腥味,放眼望去不是死屍就是斷刃,灰黃的戰場上殺戮無止境的展開。

他踩著殘肢破旗前進,途中砍殺的人多到數不清,鮮血如同小溪般勾出行走的軌跡,但白色陣羽織上卻沒有半個血點。

幾名士兵注意到他,一面嘶吼一面高舉刀或長槍衝過來,神態之瘋狂叫人忍不住懷疑他們是不是失去理智。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耗費半生去遇見你、迷上你、渴望你,每天每夜祈禱有靠近的一天。
願換一日的時間相見,
再換一日好能介紹我自己,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康將車開入警局的地下停車場,他想知道鑑識結果又害怕知道鑑識結果,矛盾之下花了比平常多兩倍的時間才把車停好。

家康帶大谷、明智上到警局一樓,腳剛踏上一樓地板就引起周圍人的注目與包圍。

這些人都是來關心家康。家康因為個性開朗、會照顧人又不容易生氣,在局內外的人緣都很不錯,這次意外捲入殺手案件又連續四天沒到局裡露臉,不止同僚擔心,甚至還有退休的前輩也回來關心。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本以為抓住一線曙光,回頭才發現還有更深沉的夜在等著──這就是家康此刻的寫照。

他在從北条府開回家的路上滿腦子都是元親的話,雙手掐著方向盤咒罵自己的疏忽,竟然因太急著向三成証明自己沒背叛忘記更重要的事──三成的謀殺罪指控。

這個問題遠比查出誰洩密還棘手,家康和佐助、大谷一樣,雖然沒具體證據但都隱約或確定三成殺過人。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康對北条這個名字有點記憶,當他還是國中生時曾經隨父親去北条府拜訪過,印象中是個頗有歷史的富豪之家,至於詳細內容就記不得了。

而在家康實際聯絡北条府傳達會面請求後,證實他沒有記錯,對方的確是權傾一時的財閥──僅限於十年前。

家康開車穿過北条府最外圍的鐵門,一面前進一面觀看周圍的風景,翠綠的林木、老舊但是打掃乾淨的馬路、偶爾出現的石雕像與園丁,再再顯示宅邸主人相當重視門面。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城市的夜晚是絢麗的,聲色場所聚集的街道尤其如此,燦爛的霓虹燈、華貴又帶有暗示意味的門面、穿著窄裙踩高跟鞋的女郎與貪婪嗅聞女郎香水味的男客們齊聚一堂,編織出一幅充滿官能刺激的圖樣。

小早川就站在這與自身格格不入的風景前,西裝筆挺神志清晰還一副準備慷慨就義的神情,怎麼看都不像是來消費的。

這是理所當然的,他本來就不是來掏錢泡溫柔鄉。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康這方重新振作後以迅雷不知掩耳之勢展開行動,三成那方卻沒有任何進展。

由於三成在掙扎時把自己的傷口扯開,在加上大谷、家康那番威嚇,讓最上決定先把人送到醫院處理傷勢,確定嫌疑犯沒有發燒發炎發瘋起疹子……一切正常後才送到看守所。

然後整個下午的時間就這樣消磨掉了。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上來的突然走的也突然,一大票人像陣風般掃進掃出不留痕跡。

家康站在窗戶前目送箱型車、警車開走,直到連聲音都聽不見時,才轉身盯著元親道:「給我個解釋。」

元親嘆一口氣晃晃自己的手機道:「毛利的主意。他在看守所把松永的計畫問出六七成,簡單來說就是松永這混球設局讓你收留職業殺手──石田三成的身分我們還在查,但毛利覺得這部分松永沒說謊──然後再通知檢方過來搜查。」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個回神的是本多,他原本就在車庫後方整理汽車零件,在鐵捲門拉起來前就聽到腳步聲和交談聲,因此對於陌生人靠近早就有心理準備。

本多迅速上前擋住入侵者,雖然只有一人卻憑著過人的身高、身寬和沉默壓力讓最上檢察官與眾警察止步,一時間竟忘了自己是來做什麼的。

大谷趁這個時候把三成拉回來,用拐杖指著陽台道:「你從那邊走,我會盡量拖住他們,但別抱太大希望。」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家康出門上班時三成還在熟睡中,家康輕輕將愛人揪住衣襬的手解開,放回被子中後輕啄對方的臉頰道再見。

而和出門前的輕柔溫柔氣氛相比,局內簡直是腥風血雨都不足以比擬。

有人手拿話筒還要和兩張桌子外的同事大吼要東西,有人影印到一半後頭排隊的人就激增兩倍,有人的電腦上有五六個視窗,還有人……

M.貓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